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视点> 正文

十级孩子无法即兴弹奏 老师和克莱德曼论应试

www.jyb.cn 2009年12月14日   来源:浙江在线

  对于理查德·克莱德曼来说,中国或许是除法国外他最有好感的国度,“钢琴王子”和中国乐迷之间的交流,从来都不存在着“大师”这道隔阂。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把这位金发碧眼的钢琴家,当作了学琴、练琴方面的良师益友。

  得知明年1月3日克莱德曼将来杭州演奏的消息,前几天记者接连收到了两封特殊的读者来信——白领陈婕去年曾专程赶到北京“追看”了克莱德曼的演出,她在信中的措辞是“我简直找不到比他更迷人的家伙”;杭州钢琴教师王安颀则希望和“王子”讨论钢琴教学中的种种问题:“现在很多孩子都只会应试考级,不知道克莱德曼怎么看这个问题。”读完这两封信,你会突然发现,克莱德曼的魅力是多么难以估量。

  两位读者给克莱德曼的信

  一位白领自曝曾“打飞的”去捧场:“这家伙实在太迷人了”

  一位杭州的钢琴老师想和他讨论“应试钢琴”

  为什么钢琴十级的孩子无法即兴弹奏

  第一封信:

  来自陈婕,32岁,白领+钢琴爱好者

  我不知道“小克”能不能看到这封信,但我还是决定要写一些东西,告诉每个喜欢他的人,这家伙真的太迷人了。否则,我也不会疯狂到请假飞北京去看他的音乐会。

  演出那天正好是圣诞节,北京的路上盖满了积雪,像是特意为音乐会营造的氛围。出了机场已经近4点,谢天谢地,打车赶到体育馆,正好赶上演出开始。中央是个旋转舞台,摆着一架豪华三角钢琴,周围则摆着近50架立式钢琴,大有阅兵式的气势。

  刚拿出相机,四周的灯光就暗了下来,一阵安静后,“小克”来了,穿着他最喜欢的蓝色西服,一贯的头型,一贯的微笑,像是个我们认识很久的朋友。看得出来,“小克”是个活泼幽默的人,尽管语言不通,但他在用音乐和我们交流,和我们打招呼。一小段轻快的前奏,全场立刻掌声雷动。此时,没有任何语言,但心和心却一下子靠近了。

  随后,舞台的灯光突然变成忧郁的蓝,一片片落叶的投影飘洒在整个音乐厅。是熟悉的《秋日私语》,每个音符像潺潺的小溪,轻柔地诉说着心事,恍然发现,听了那么多演奏会,“小克”的钢琴声才是最接近自然的声音。

  还在沉醉,强有力的《命运交响曲》猛然把我从梦中唤醒。紧接着,一曲曲耳熟能详的钢琴曲在耳畔回荡。《我心永恒》已经被当成流行歌曲来听了,可在“小克”的演绎下,却真的让人感觉到了男女主人公在船头浪漫,船欲沉时慌乱,慢慢沉下去时的无奈、无望。

  “小克”的确是能感染人的音乐大师,他欢快时,让观众和着,舒缓的时候,让人也随着忧伤,观众的心总能随着他的手指舞动。让人意外的是,“小克”还邀请了中国“国乐天骄”女子民乐团和他合演,其中陈悦的萧和他的钢琴合奏了《乱红》,让人想起一段话:“一地红叶,数株泪竹,满头黑发随风飘起。”钢琴弹起,仿佛是泪水溅落红叶;箫声响过,又像是哭声掠过竹林,让思绪跟着风中的红叶去向远方……

  陶醉中,却已经到尾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克”换上了红色的西装,在“We wish you Merry Christmas”的祝福声中与每个人微笑告别。走出音乐厅,依旧是冰天雪地,但心里却是春意盎然。

  第二封信:

  来自王安颀,42岁,钢琴教师

  克莱德曼先生您好,作为专业从事钢琴教学的老师,我经常在思考一个问题,对于普通人(尤其是孩子)学习钢琴,除了人们普遍能想到的:掌握钢琴技巧能体验音乐魅力以外,学习钢琴究竟还可以对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我想这是很多家长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在我看来,既然绝大多数的孩子学习钢琴不是为了日后作为一个职业,那么学习钢琴的更大意义就应该体现在素质教育,而不是仅仅停留在技能教育的层面上。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应该着重培养孩子对音乐的想象力,因为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个从小就习惯想象的孩子,将来才会有创造力。

  您也说过,自己从来不逼两个儿子练琴,我也非常赞同您的观点——如果能够将老师的引导转变成孩子自己的思考能力和实践能力,这将使孩子受益一生。

  我觉得,无论是一个平凡的人,还是伟大的人,都首先应该是一个心智健康的人,一个快乐的人。对学琴的小孩也一样,快乐远比其他物质成就更重要。

  您也来过中国很多次,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如今的一个怪现象——每年都有很多孩子通过8级、10级的钢琴考试,但这只需要死记硬背几首曲谱就能做到。然而,一旦把他们放到即兴弹奏的环境下,这些孩子都会像无头苍蝇一样。我不知道在欧美是否也有这样的事,也希望能听听您的看法。

  说了这么多,都只是一些拙见而已,希望在杭州音乐会的当天能碰到你,相信我们能聊上很久。祝一切顺利! (陈宇浩)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