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视点> 正文

谁该为19岁少女惨死“戒网瘾”学校负责?

www.jyb.cn 2014年06月19日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郑州6月19日电(记者李亚楠)近期发生在郑州一所“戒网瘾”学校内的少女加训惨死事件令人愤慨。虽然该学校已被撤销办学资质,5名相关人员也已被刑拘。但这样一所问题重重的学校为何能连续7年过审?教育部门的日常监管何在?家长为何愿意将孩子送往这样一所“魔鬼”学校?

  19岁少女连续被虐两小时

  今年4月6日,河南新乡的19岁少女玲玲(化名)因厌学被母亲送到郑州搏强新概念培训学校接受矫治。5月19日,玲玲却满身伤痕死在了这所被母亲寄予厚望的学校里。这所学校因称能帮助学生戒网瘾而在当地小有名气。

  5月21日,警方刑拘了玲玲所在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马某、学校副校长孔某以及3名教官,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警方的尸检报告显示,玲玲是因为头部与质地较硬的物体接触,致颅脑损伤而死亡。

  19日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据郑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案件侦办大队调查,当晚9点左右,玲玲被其心理辅导老师马某喊到宿舍楼前的硬地上做加训,加训内容是“前倒”“后倒”,当时一同在场的,还有一名副校长和3名教官。

  据介绍,所谓“前倒”“后倒”就是借助外力让学生强制性往前或往后倒下去。警方称,当晚一直到11点多的两个小时,玲玲都在加训。“晚上11点多,玲玲趴在地上不动,有人说听到了她类似于打呼噜的声音。”案件侦办大队一中队指导员张新锋说。

  随即,玲玲被抬到宿舍,嘴角有血,嘴唇和面部颜色都不正常。20日凌晨,玲玲被送到河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抢救,最终没抢救过来。院方出具的相关证明显示,玲玲为“院前死亡”。

  据记者了解,当晚和玲玲一起进行加训的还有另外一名14岁女孩。这名女孩也因在此次加训中受伤而被送往医院治疗,其父亲在医院见到她时,她的胳膊、腿和脖子上都有淤青和伤痕。

  警方称,将尽快把案件移交给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相关嫌疑人。

  问题学校连续7年过审,30%的文化课老师没有资质

  搏强新概念培训学校位于郑州市南郊。17日,记者赶去采访时,发现学校大门紧锁,门牌也已摘下,校内也没了学生和老师。看守大门的老人说,学校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他和另外一名做饭的老人。

  搏强学校所在的郑州市管城区教体局称,事情发生后,他们认为这所学校管理混乱,法律意识淡薄,已经撤销了该校的办学资质。然而,在此之前,这所学校却是拥有办学资质的合法民办培训机构。

  据搏强学校网站介绍,这是一家针对上网无度、厌学、离家出走、自闭等青少年采用心理辅导为主的特殊教育培训学校。网站还称,学校先后成功转化“不良行为”少年3000余人,被誉为“问题少年中原教育第一品牌”。

  记者多次联系搏强学校校长王淇,其两部手机均无法打通。不过,王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学校有30%的文化课老师没有资质。管城区教体局也承认,当晚进行加训致玲玲死亡的3名教官并没有教师资格证。河南当地媒体早在2009年也曾对这所学校的体罚行为进行过曝光。

  可就是这样一所存在种种问题的学校,却能够连续7年年审过关。据管城区教体局教育科相关负责人介绍,搏强学校于2007年9月被批准办学,教育部门每年都对学校进行年审,年审内容包括办学行为、教学管理,师德师风等。管城区教体局相关负责人说,他们在此前的检查中并没有发现搏强学校存在体罚打骂学生的行为,对于如何进行日常监管,他们则没有明确回应。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樊明认为,当前,对类似搏强学校这种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确实存在推诿和空白,一些地方对这些机构处于不管不问状态,一些地方只管审批不负责监管,应明确对此类机构的监管部门,加强规范指导,一旦出了问题也应该对监管部门进行追责。

  父母难辞其咎,有家长称为矫治缺点进行体罚应该

  类似的戒网瘾致人死亡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2007年,重庆一家网瘾戒治机构有一个孩子跳楼;2008年,新疆有个孩子在训练中死去;2009年,广西一名网瘾少年参加训练营被殴打致死;当年曾以“电击治疗网瘾”闻名的杨永信网戒中心也早已成为众矢之的。

  悲剧为何重复上演?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一些家长对此类学校的需求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他说,网瘾本身是一个有争议的概念,但是很多孩子因为上网过多荒废学业的现象也是客观存在的,一些家长缺乏这方面的教育知识,加上这些培训机构的夸张宣传,导致很多家长错误地认为,通过简单粗暴的手段可以解决网瘾等孩子身上存在的一些不良习惯。

  记者的采访也证实了这点。玲玲死亡事件发生后,不少家长将自己的孩子从学校接了回去,但仍有50多名孩子继续在这里接受矫治,直至几天前,学校停办,这些学生才陆续离开。一些家长甚至认为,为了矫治孩子身上的缺点,进行必要的体罚是应该的。

  据了解,目前全国类似的拯救“问题少年”“网瘾少年”的训练营、培训班可谓五花八门,不过,其主要手段无外乎简单粗暴的军事训练、体罚等,甚至此前还有一些培训机构采取强制灌服中药、电击治疗、催眠等手段。

  储朝晖说,现在的戒网瘾学校或者问题少年矫治机构其方式手段大多缺少科学依据,方法简单粗暴,不仅达不到矫治效果,还很可能会对孩子造成新的伤害。“一般使用某个干扰因素的时候,一定要首先了解孩子的个性、忍耐力、身体状况等,不能千篇一律采取同一种方法,对这些,很多家长和培训机构都不了解。”

  储朝晖认为,发生这种悲剧,除了要追究学校和主管部门的责任外,也应为家长敲响警钟。“孩子出现问题的因素是复杂的,很多时候是家长没有尽到责任,比如室外活动太少、家庭生活不和谐等,家长应该多了解教育孩子知识,多同孩子交流沟通,不应该迷信本身就不科学的行为矫治学校。”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