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视点> 正文

“诚信哥”王星钢:穷我一生之力,定当一一偿还

www.jyb.cn 2016年04月17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十年前网上筹款救父 十年后不忘寻人还钱

  甲:转账给乙。

  乙:什么情况?

  甲:这是10年前给我爸治病借您的钱,感谢您的帮助。

  乙:我都不记得还有这事,你让我如何是好?

  甲:非常感谢您的帮助,10年了才来处理这事,很惭愧!

  这是一段微信中的对话,“甲”是40岁的重庆男子王星钢,“乙”是10年前帮过他的陌生网友。

  10年前,为了救治病重的父亲,王星钢在网上发帖借款;10年后,在多数借钱者已经忘记此事的时候,王星钢正苦苦寻找当年的好心人还钱。“这份承诺迟到了10年,我想用行动去感恩当年的好心网友。”

  2006年4月,王星钢60岁的父亲颈部出现淋巴结,后被确诊为颈部淋巴结转移性腺癌。

  当时,老人生活得并不宽裕,加上老伴已离他而去,让老人长时间拒绝到医院治疗。当年5月,在王星钢的多次恳求之下,父亲才答应到医院接受治疗。

  当时,老人因腺癌转移并伴肾衰迹象,只得靠透析维持。这意味着一笔巨大的治疗费用,超出了王星钢的承受能力。

  王星钢是国内最早的一批互联网创业者,但也和大多数早期创业的IT人一样经历了失败与贫困。

  病魔吞噬着父亲的健康,也将他的积蓄消耗殆尽。那时,王星钢每个月只有2000多元的收入,而这仅能支撑两三天的治疗费用。

  王星钢想到了在网上求助:“我不希望像其他人一样接受捐助,只想网友能借钱给我,帮父亲闯过生命难关。”

  抱着试试的心态,2006年6月29日,王星钢在社交媒体“DONEWS”上,发布了一篇《兄弟连摄客管理员老农民紧急求助》的帖子。

  至今,该网帖还留在网站上。他写道:“家父罹患绝症,已查实为腺癌转移,并伴肾衰迹象,但原发灶不明,目前只得头疼医头,以透析维持。可恨我虽多年潜心互联网产品,自问优秀作品迭出,也曾名噪一时,却由于年少愚笨不懂经营,一次次起落,终究徒得虚名,家无多金。加之父亲失业多年,无医保支持,入院不久我竟已无法支持父亲治疗费用。可怜我父老无所养,方悔我不孝至极!”

  或许是因为王星钢的“江湖地位”,或许是因为他的帖子打动人心,也或许是纯粹的机缘巧合,这则求助帖发出后,产生了在当时少见的积极反馈:当年6月29日至7月14日的10多天时间里,王星钢共收到44424.52元。其中,最大的一笔借款达到1万元。

  网友转来的每一笔钱,王星钢都做了记录。他整理后发现,捐款者中,一部分是自己平时在论坛上的朋友,一部分人素昧平生。他将每一笔捐款都在自己的帖子下公布。

  当地媒体也报道了他的求助信息。后来,某企业老总感念他的孝心,借了5万元给他,他还卖了自己位于重庆市渝北区两路龙升街的房子,支持父亲后续的治疗费用。

  网友的善心,帮助他的父亲坚持了3年。其间,在征得网友的同意后,他还曾将父亲治病剩下的4000多元,转捐给了一个靠乞讨筹钱救母的小学生,希望将网友的爱心以另一种方式传递下去。

  2010年2月,王星钢在求助帖的最后“一楼”里写道:“经过3年多与癌魔的抗争,父亲已于2009年10月去世,沉痛之余,在此感谢各位在星钢最困难的时刻给予的无私帮助,让我得以在今生与父亲多享了3年时光。”

  回忆起这3年时光,他说:“网友的帮助让我改变了对人生的看法,一直心怀感恩地生活。”

  时光匆匆,王星钢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过几年的辗转奋斗,他成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但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当初在求助帖中留下的承诺:“愿意借款的网友,金额不限,请均留下实名与联系地址、电话,虽不敢承诺还款日期,但穷我一生之力,定当一一偿还。”

  尽管,当初给他帮助的人没有一个人要求还款。可是这些年来,“不能让好心人寒心”的念头在他心里越来越强烈,尤其看到新闻里“开着豪车求助”的报道时,他觉得“再也不能拖了”,一定要履行自己当初的承诺,“我们需要告诉世界,还是好人多,真正在困难时受助的人会一辈子记得他们的好。”

  3年前,王星钢偿还了向亲友和企业老总的借款,并坚持寻找当年借钱的网友。

  “非常惭愧,拖了几年,才找到网友还款。”在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交流中,王星钢反复提及自己“非常惭愧”。他说,其实前两年就有能力还清,但因为当时记录的信息不详细,还有一部分人的信息发生了变化,“很多好心人很难找到,有的网友加了QQ,但是时间太久了,很多人都换了名字,接洽不上了,还有很多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好心人,真的很难找到。”

  目前,王星钢已经找到29人,其中一人一直不愿意接受还款,“我当年只是想帮助他,并没有要求还款,所以今天也坚决不能收下”。但王星钢还在积极和对方沟通,希望她能收下这笔钱。

  很多人一开始都不愿意接受他的还款,表示自己当年只是对身处困境的人伸了一把手,努力说服后,大部分人才决定收下他的还款。

  网友mrli对王星钢还钱的行为表示:“这事你不提我早就忘记了,难得你能一直记着这个,有情有义。”

  在王星钢当年的“账本”上,一共登记有66名网友,还剩下37人要继续寻找。其中,有借500元的网友“贝儿”、借660元的网友“上善若水”、借50元的网友“怕瓦落地”,还有为数不少没有留下任何个人信息的匿名者。

  “我一定要找到他们,也希望当年的好心人看到报道,能给我表达谢意的机会。这个社会曾给过我的善意,我永远都会记得。”王星钢说。(实习生 谭陈佳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田文生)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张春铭}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