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视点> 正文

班级读书会 班级会读书

www.jyb.cn 2016年10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1995年起,我的师傅赵镜中与吴敏而博士陪着我们几个小学老师,隔周读读、聊聊、议议,有时也进课堂看我们教学,或带我们进别的老师课堂去思考、去学习。每次聚会,基本上已分不清是研究项目的进展、教材编辑的构思、教学困惑的解疑、专家教授与课堂教师的相互促成,甚或是朋友茶馆聚聊。在持续十几年的教育研究与现场教学的碰撞聚会中,有一样是每次都会做的,那就是“聊书”。

  1995年,我带一年级的班。当时连“班级读书会”这个词语都没听过,更没有如何运作的概念,学校也还没有给老师提供配套的培训与阅读材料。但是“教学实践”干的就是理念先行的活儿!只要老师“想”,什么困难最终都不成困难。但如果老师并非决心“要”推动,困难肯定会在不同关卡出现,吓退老师。当时,我影印了报纸上讨论空间比较大的文本(简言之,越不像课文的文本越好),童话、故事、专题、科普……采用的是1993─2003年十年期间的,杨茂秀教授开发的“合作思考”师徒教练(Coaching)培训方式,陪伴班上学生阅读、思考与讨论。回首30年的教学生涯,将我的教学生涯切分成两段的切点正是:班级读书会的认识与践行。

  班级读书会的需求脉络

  由于条件与环境的不足,一些问题之间互相作用,更显现出班级读书会存在的重要。

  1.语文教材远离真实的儿童经验与深邃的童心 从语文老师的角度来看,那薄薄的一本,说真心话,缺乏挑战、刻板单一、远离实际,动不动就教化,就要强行攻占儿童大脑与心灵的语文教材,怎能满足相应年纪的儿童。

  2.语文教材既厚且薄 语文教材太“厚”是指,内地不同版本语文教材的课文篇数,约是台湾的1.5-3倍。(台湾小学语文课文所有版本一学期都是12篇精读,2篇略读);太“薄”是指,课文概念内涵固定单一,如低段课文《骆驼与羊》,骆驼与羊争论着究竟是高好还是矮好。全文以老牛的评理做结束:“你们各有各的长处和短处,只看到自己的长处,看不到自己的短处,是不对的。”我认为课文只揭示了一个方面的寓意,无助学生活化与拓宽思路。

  真的不太明白,课文所叙明寓意究竟想向学生揭示什么人生道理?

  3.语文教学评价遗忘“如何”与“为何” 我在内地所见,对于课文内容(What)的把握,已到追杀的地步。“追”是学生必须紧追语文老师深挖细究,“杀”是每课有相应不可漏失的知识点要巩固落实,要抓考分、稳名次。我深知,我只是来自海峡对岸的隔岸同胞,我对内地的考试评价还充分不甚理解。但谁能告诉我,学生阅读《蝙蝠和雷达》这篇科学小品文时必须分辨:“在漆黑的夜里,飞机怎么能安全飞行呢?”与“难道蝙蝠的眼睛特別敏锐,能在漆黑的夜里看清楚所有的东西吗?”分别究竟是疑问句还是反问句?这个知识点对学生的阅读理解、把握所读、阅读表达、实践运用、思维等,究竟起什么作用?发挥什么意义?

  语文课,老师必须教许多知识(What),限于课时有限,没有足够的时间习得方法(How),常缺少探究为何(Why)的机会。班级读书会让读者透过一本本一篇篇作品本身散发的新知、情节、内涵、议题等,全班或小组相互激荡,追问探究。

  4.放过孩子吧 “放过孩子”看似消极,却又极其积极。只要老师不过度“导读”“主导”“教导”,班级读书会虽不一定是什么儿童乐园,但至少可以是每个人屋后一角“祖父的园子”,想怎样就怎样。语文老师,愿意是那个慈祥包容的祖父吗?

  班级读书会的路径

  我每日给学生出的第一项回家功课一定是阅读。阅读很重要,不能只是口头说说。在班上推广阅读与讨论,必须务实循序、长期规划、系统实践。

  让学生稳定持续的大量阅读,是阅读讨论的前提。学生的阅读量,应该是班级读书讨论所读的五倍、甚至十倍以上,撑住阅读讨论的主要还是阅读量、思想内容。确保学生的阅读量后,学生有了思维的储存,有了讨论的运思材料,读书会的讨论运作就不会沦于形式。

  路径一、经营书香班级 班级必须有很多书,老师要建立并经营书香班级。因此,你的学生,或在抽屉、或在书包、或在桌上,随身总有一本“正在读”的书。无论是募来的、求来的、捡来的,鼓励前一届学生留下来,提早向即将退休老师央求与预约他班上的书……让一本一本姿态各异、内容不同的书,前仆后继成为孩子的语文老师。

  路径二、读进去,说出来 在每年100本“班级共读书目”中,我会鼓励学生最少要能说出其中的40本。主要是因为一学期约有20周,一学年约有40周,让学生以一周至少一本的稳定速度累积,我认为:说得出,是读进去最粗浅的证明。

  路径三、隔周一节读书会 隔周安排一节读书会,让学生逐渐参与推荐共读的书目。阅读讨论有不同的取向:有时旨在深化议题,有时注重拓展概念内涵的;有时以读者为本,有时以深究作者用意为旨趣;有时以阅读策略为主要学习目的,有时聊聊就好;有时提问本身就是目的,有时问题的相关思路必须弄个明白……因此,有相应多样的阅读讨论形式。

  班级读书会的核心

  班级读书会基本上是学生阅读后的交流与讨论活动。践行班级读书会近20年,与初试时相较,我此刻对班级读书会的理解有以下三点体会:

  1.班级读书会是为了相互聆听 读书会的重点不只在发表、口语交际,读书会的前提是“当自己”,问自己:我的想法是什么?接着,透过聆听,听取别人的想法,并将别人的想法放在心上,丰富自己的想法。

  2.班级读书会是为了互为学伴 班级读书会是为了让同班同学,相互倾听、相互关连、相互回应、相互促成。因此,读书会必须教学生积极倾听、有回应的倾听、倾听后有回应、有实质的回应语言。由于老师不可能同时照顾到每个学生,因此,更要让每个学生都积极扮演学习者的角色,承担学习的责任。能相互倾听、相互合作、协同学习的学生,才可能有优质的读书讨论。

  3.班级读书会是为了“去中心化” 老师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渐渐可以不必存在,透过阅读进程的规划、正向积极聆听的指导、小组互为学伴,最终目的是让老师消失。终究,读书是个人的事,读书会是同学间的事。

  哪天,教材编制得到优化;哪天,语文教学更贴近理解与运用;哪天,语文评价得到合理的改善;哪天,课时可以再宽裕些……到那时,我们就不必像今天如此强调班级读书会了。(作者系台湾阅读典范教师、台北市教育局阅读访视委员)

  《中国教育报》2016年10月10日第1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