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视点> 正文

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三为主”让入园难成为往事

www.jyb.cn 2016年11月2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三为主”让入园难成为往事

  ——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学前教育发展纪实  

  学前三年毛入园率100%,公办园占比和公办园入园幼儿占比双双达到70%以上。在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过去每年秋季家长们通宵排长队为孩子入园报名的情景,如今已成往事。

  “入园难、入园贵,根本原因在于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供给不足。自2011年起,我区不断强化政府主导责任,落实‘三为主’,即以政府和集体办园为主、以公办教师为主、以政府和集体投入为主的学前教育发展模式,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难题。”路北区教育局局长姚久满说。

  推行“四种模式”,扩容公办园

  作为主城区,路北区存在着一批拥有良好口碑的老牌公办幼儿园,但这些幼儿园建园较早,规模较小。近几年,随着人们对学前教育的重视和入园需求的增加,这些老园被迫连年刷新“超载”纪录,同时,由于地处老城区,寸土寸金,想要扩张园区规模却无从下手。

  始建于1982年的第五幼儿园就是其中一个代表。早些年,容纳200名幼儿的规模能够满足当时需要,但随着居民数量倍增,新增适龄儿童入园成了“老大难”。

  2012年,借着旧城改造的契机,区政府投资1500万元,将旧园整体推倒后并在原址上重建了一所高标准、现代化的幼儿园。

  “新园的建筑面积增加了一倍多,最直接的收获是可容纳幼儿数量增加到了500名。”园长谢志清高兴地说。

  同样是身处老城区的老牌公办园,花苗幼儿园却没有五幼那般幸运赶上旧城改造。虽然在拥挤的老旧居民区难以大兴土木,不过,区教育局还是给像“花苗”这样的幼儿园有针对性地开出了“药方”:扩建。

  花苗幼儿园园长刘辉告诉记者,教育局投入200万元扩建园区1100平方米,幼儿园从8个班增加到12个班,现在可以基本保证周边小区的孩子都能就近入园。

  除了通过新建、扩建扩大公办园园区规模外,路北区还利用闲置小学改建幼儿园、利用闲置小学校舍发展小学附属幼儿园,增加公办园总量。

  据统计,近3年,路北区共投资1200余万元,新建小学附属幼儿园4所,扩建小学附属幼儿园10所。同时,该区6年间投资4300万元,实现了29所公办园的扩容提档。

  打破体制隔阂,“收编”集体园

  集体性质幼儿园是我国幼儿园的重要组成部分,为群众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然而,与其所发挥的重要功能不相匹配的是,该类幼儿园存在体制障碍、投入不足、师资羸弱等诸多问题,最终导致了办园困境。

  这种现象在路北区也相当普遍。第七幼儿园原名团结楼幼儿园,属于集体性质幼儿园,最早由集体自筹自支办园。最辉煌时,曾经承担唐山市一部分外事任务,很多前国家领导人都曾到访。时过境迁,该园失去了当年集体的资金支持,连续32年没有再更新过设备设施。幼儿园招生陷入困境,最惨淡的时候,全园孩子只有39人。区内其他几个集体园同命相怜。

  由此形成了这样的情况:一方面这些集体园门可罗雀,另一方面国办园却人满为患。

  失去了集体园,就相当于丢掉了普惠性幼儿园的半壁江山。正是考虑到集体园所承担的公益性的学前教育服务功能,路北区决定从当地优质公办园挑选精兵强将为集体园“输血”。

  一纸调令,路北区第一幼儿园副园长丁志伟,带着丰富办园经验,来到集体园七幼任园长。

  尽管知道自己是来收拾“烂摊子”的,早有心理准备,但当她发现连给老师们开工资都成为一大问题时,还是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开始时每个月给老师们发一半工资压着一半,后来连一半工资都拿不出来了,就有多少发多少,最后实在是一分钱也拿不出来了,我就给老师们打欠条。”说着,丁志伟从书柜里翻出一本封皮有些发黄的笔记本,这个本子被她自嘲为“赊账本”,上面满满记录着给老师们打的欠条。

  万般艰难之际,第一轮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启动,国家对学前教育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投入。在区委、区政府共同努力下,该区集体园的体制隔阂正式被打破,政府直接投入办园,既给人又给钱,集体园享受到了“准公办园”的待遇。

  身份上的转变,也成为七幼历史性转折的关键。区政府不仅结清了所有拖欠教师的工资,还对幼儿园进行整体改造升级。不经意间,一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幼儿园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水电暖全套更新改造,土操场披上了人造草坪,旱厕被推倒后的原址上建起一间绘本馆……

  如今,七幼回归鼎盛,在园幼儿达到405人,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优质园。

  成功“逆袭”的集体园还有八幼、九幼、十幼、十一幼。其中,七幼、八幼、九幼和十一幼先后被评为省级示范性幼儿园。

  以普惠性为导向,扶持民办园

  民办园作为公办园的补充,能满足群众的多样化需求,是区域学前教育发展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但面对“自收自支”的民办园,一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的态度不尽相同:管,还是不管?管多少,怎么管?有的地方干脆选择“放手”:办园是经营者的事,只要不去踩政策红线,就可以自由地“做生意”。

  路北区教育局副局长王志良对这种行为并不认可。“教育不是纯粹的生意,完全市场化下的民办园必然引发诸多问题。如果民办园不规范办园,破坏的将是本地区学前教育生态。”

  从2012年起,路北区教育局对包括民办园在内的各类幼儿园实行统一评价,统一研训,统一指导,统一管理。

  在这种情况下,路北区民办园的教育理念、师资队伍、教育科研等方面能够与公办园保持“步调一致”,违规办园和小学化倾向等问题也鲜有发生。

  “前不久,教育局带着我们去上海参加一次培训,获益很多,培训费用也是教育局承担,没用我们出钱。”金色摇篮幼儿园园长陈学梅说。

  “以前,民办园的办园条件比公办园好,随着区政府对学前教育投入持续增加,这种优势出现了反转。如果民办园的软实力再跟不上,就有可能被淘汰,所以我们组织的活动民办园也特别愿意参加,大家都是一路跟着跑。”路北区教育局幼教科科长吴妍荣说。

  同时,该区教育局结合本地实际,制定《路北区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认定及财政扶持管理办法》,对被认定为普惠性民办园的幼儿园每年补助资金3-5万元,引导推进普惠性民办园建设。

  一石激起千层浪。看到被认定为普惠性民办园的幼儿园尝到了甜头,更多的民办园开始摩拳擦掌。截至目前,全区普惠性民办园数量已经达到了民办园总数的60%。

  “经过多年来不懈努力,如今,路北区形成了以公办园为主,公办民办并举,健康有序的普惠性幼儿园为主导的学前教育格局,让当地群众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姚久满说。

  2014年,河北省首次评选学前教育先进区,唐山市路北区赫然在列。(本报记者 周洪松 通讯员 张海涛 熊朝阳)

  《中国教育报》2016年11月27日第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