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视点> 正文

教育焦虑根在比拼

www.jyb.cn 2016年12月01日   来源:浙江教育报

  对培优机构学而思的不停追问,再一次把家长们的教育焦虑逼真地呈现在全社会面前,这是一个多么纠结、矛盾、痛并快乐着的群体啊!

  在年初的热播剧《小别离》里,那些拼命为孩子寻找出路的家长已经带出了一个颇为沉重与辛酸的话题:现在的父母到底怎么啦?他们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而如今满屏的有关学而思的争议更是将这种反思引向了深处——应试教育如何与商业利益“合谋”,一步一步地绑架学校、家庭和孩子,形成了一个几乎难以解开的死结。

  不管“要不要给孩子报学而思”“不上学而思会掉队吗”“学生压力大究竟该由谁担责”等讨论多么激烈,就像有人调侃的那样,最后都会以“乖乖买保单、加入培优者行列”收场。没有几个家庭能例外,因为没有几个家长愿意毫无保留地为孩子打造一个无拘无束、自由烂漫的童年,哪怕考试成绩下降、年级排名滑落也在所不惜。

  恢复高考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大多对教育有美好的回忆。他们是躲过了千军万马的挤踏,穿过了那根险峻的独木桥,才实现向上的阶层流动,拥有现在的一切。因此,要他们像古希腊人一样,把“学校”与“闲暇”划上等号,斩断学习与谋生、求职之间的联系,把学习作为摆脱了生存忙碌之后纯属陶冶性情与品行的一件事,简直太难了。

  “落后就要挨打”“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既是他们的学习经验,更是人生信条。尤其在知识经济时代,每个人心里都清楚,教育在改变孩子命运上的分量不是轻了,而是重了。所以,教育焦虑说穿了就是一种前途焦虑、生存焦虑,是这一代父母面对不确定性时所产生的自然反应。

  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人口膨胀、资源短缺的转型年代,害怕失去既得的利益,担忧从一开始就陷入龟兔赛跑式的不公平竞争,成为那个可怜又可鄙的掉队者。这些年,教育最大的变化是从个体性修身不断异化为人与人之间的大比拼,变成了一种争夺稀缺资源的工具,使得原初的松弛与宁馨荡然无存。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样涵养心灵、一团和气的育人场景显然已经落伍。而与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美好的品质相比,奥数奖牌、等级证书、竞赛成绩、名校文凭等反倒越来越受追捧,因为它们更具辨识度,更有所谓“看得见的公平”,能多快好省地将孩子分出三六九等,更接近时下流行的“成功学”。

  只要看看国考年复一年“爆棚”的场景,再想想那些只向985、211高校毕业生开放的“好单位”,你就不会揶揄热衷各类培优、学前阶段便“抢跑”的家长。所有非理性的教育现象背后,其实都是一个个无比理性的需求。往小了说是“拼利益”,往大了说是“拼生存”。此刻你或许会明白,劝一些家长回归教育本源、回归孩子的学习兴趣,为何总是绵软无力。

  对于一个重教的民族来说,如果不改变“压力山大”的生存环境,不降低教育竞争的残酷性,那么就很难真正缓释家长的焦虑情绪,把他们从“囚徒困境”中拯救出来。但对于所有独立的个体来说,我们也有不争的智慧,而教育恰恰是最忌讳个体间拼争的。总是把视线聚集在超越别人上,一定要比过谁,最容易失去自我。

  即便很多比拼是被动的、无奈的、不由自主也不可避免的,但孩子去不去培优的决定权不是掌握在你手里吗?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