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视点> 正文

面对校园欺凌 我们该怎样做

www.jyb.cn 2016年12月23日   来源:现代教育报

    核心提示:

  近来,校园欺凌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热点问题,而这一潜伏在校园的“顽疾”更是无时无刻不牵动着家长的心。“欺凌”还是“玩笑”,如何界定校园欺凌?家长的“介入边界”在哪里?学校应该做些什么?家长们需要怎样的反欺凌教育……带着家长们的诸多疑惑,本报采访多位教育专家、心理专家、法律界人士等,从不同的角度分析、支招,为家长们解开心中的疑团。

  从儿童视角来评估校园欺凌

  “你知道什么是欺凌行为吗?你了解欺凌和平常的打闹及恶作剧的区别吗?”本报记者曾做过一个网络调查,近两百位家长中绝大多数表示对此的认知比较模糊。“孩子被打身体受伤了就是欺凌吧,但男孩之间免不了打闹。该如何区分呢?”“看行为是有意,还是无意吧。”……

  如果成人无法鉴定其中的区别,就无法谈及如何有效帮助孩子。反校园欺凌的前提,应该先明确什么是欺凌。儿童时代的打闹和恶作剧是常态,而欺凌是蓄意的、恶意的,甚至是有预谋的、有计划的。

  在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教育报刊社联合主办的“校园欺凌应对之策”研讨会上,北京超越青少年社工事务所驻校社工督导金超然认为,目前比较公认的定义是英国伦敦大学Smith提出的“有意的造成他人伤害的行为”,分为直接欺凌和间接欺凌。直接欺凌包括身体欺凌和言语欺凌,言语欺凌是运用言语来实施欺凌,比如说威胁、戏弄、辱骂、奚落、嘲讽和起外号;间接欺凌是通过某种中介手段来达到伤害对方的目的,比如说背后说人坏话、散布谣言、社会排斥等。

  重庆师范大学赵石屏教授提出一个重要指标,判断校园欺凌要看被欺凌者的主观感受。同一件事,有小伙伴心理支持的、有更高成就感的孩子可能觉得无所谓,这就是恶作剧;但对比较弱小、在班里没有价值感的孩子来说,可能就是欺凌,不能简单地看这种行为是一次性还是重复性。“我们更多考量的是被欺凌者的感受,孩子感觉自己受到了不正当的待遇,在心理上产生了痛苦的感受,不接受对方的‘玩笑’,基本可以判定孩子受到了欺凌。”

  当恶作剧或校园欺凌出现时,家长该如何介入?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孙云晓提出,要相信“儿童是儿童问题的专家”,孩子自己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家长应尊重孩子的看法,放手让他们自己处理。孙云晓强调,家长要引导孩子处理纠纷和冲突,也要让孩子知道所有伤害到别人的行为都要承担责任,即使没有恶意,造成伤害就必须要道歉,必须要承担后果。“如果孩子对恶作剧一直无所谓,不吸取教训,久而久之就会演变成欺凌。”

  欺凌现象背后或是家教缺失

  校园欺凌,虽然发生在校园,但面对孩子身上所出现的种种问题,家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谓追根溯源,在所有欺凌孩子的背后,一定会有一个“问题家庭”。

  在孙云晓看来,这个问题通常是“父母的教育缺失”,尤其是父亲教育的缺失。哈佛大学的研究发现,人生下来后有两个发展方向:第一亲密性,母亲有天然优势;第二独立性,则是父亲的优势和责任。最好的家庭教育是父母的联盟。2015年中国家庭调查数据显示,半数以上的家庭存在父教缺失的问题,而这可能导致的孩子责任感的缺乏、性格缺陷、暴力性行为等问题是中国下一代不容忽视的隐患,是校园欺凌事件背后可能的重要原因之一。

  父亲教育的缺失所带来的影响可能是一连串的,其中就包括孩子良好人际关系的建立。在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鹿永建看来,校园欺凌本身就是青少年不会处理人际交往中的冲突的体现。而和谐人际关系的界定,是未成年人理性面对矛盾,以建设性的方式,文明且友好地解决冲突,而非肢体或其他暴力方式。对此,鹿永建建议在家庭教育中要对孩子进行“冲突教育”。

  校园欺凌 不应该有“围观者”

  在一起校园欺凌事件中,通常,欺凌者往往不是一个人,有人欺凌,有人助威,有人拍摄,甚至将欺凌过程发到网上,在欺凌他人的同时更多的是炫耀。在这一过程中,除了欺凌方、被欺凌方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群体就是“围观者”。有研究发现,围观者在欺凌事件中占有重要地位,当没有围观者的时候,欺凌事件的恶劣性质会下降,欺凌时间也会缩短;围观人数越多,欺凌者的快感和被欺凌者的痛苦也就越大。

  关于校园欺凌,金超然所在的北京超越青少年社工事务所,曾在北京7所学校随机抽取初二或高一年级的学生进行随机调查,最终共有10个班级的561名学生参与调查。其中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欺凌事件中的“局外人”占到44.4%,这一比例远超欺凌者、被欺凌者等人群。所谓“局外人”,是没有直接参与到欺凌的过程,但有可能是旁观者的这部分孩子。“旁观者也是非常需要去注意的群体,在校园欺凌中,旁观者看到欺凌事件时的态度、反应,影响着欺凌事件的发展。”

  四川省家长学校总校长赵柯介绍说,美国对于校园欺凌事件的处理非常严格,《反欺凌法》规定围观也是犯罪。“美国的法律不会因为是从犯而降低惩罚,在伙伴的陪同壮胆下,一些孩子就敢去干无法无天的事了,这需要家长和学校引起重视。”有专家表示,中国孩子的公民教育、心理教育、法制教育的意识还很淡薄,这对于学校教育而言,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其实受罚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让学生们意识到,作为一个社会公民应该怎么做:你受到欺负了应该怎么做,你看到别人受到欺负了你该怎么做,这就是所谓的‘公民教育’。”北京市中小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温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我们在想做好家庭工作的同时,也再次呼吁,要正确培养孩子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让孩子知道什么是道德、什么是爱,让孩子知道什么是法律的底线、什么是行为的边界。”赵柯说,“对于校园欺凌事件的预防,需要学校、家庭、社会的多方参与,这三者就像一条完美的链子,任何一方的脱节都会影响到整个链子的完整性。”

  良好人际 为孩子竖起保护屏

  “被别人打了,就要狠狠地打回去!”“不打赢他,你就不是我儿子!”这是当下很多父母的教育理念。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心理科主任黄薛冰说,以暴制暴不是良好的人际模式。很多欺凌者其实本身就是受害者。因为这是一种恶的倾向,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与人相处时,处处要占上风。长此以往,他在人际关系方面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而在前面所提到的561个学生样本调查中,相比其他孩子,欺凌者处理同学冲突的方式最差,无论是“心平气和地与对方讨论”,还是“主动让步道歉”,欺凌者的比率都是最低的。此外,与其他孩子发生冲突时,采取“没有任何解决行动”这种消极方式的比例也最高。对此,金超然呼吁,要加强对孩子们的人际交往的训练。“不仅是对欺凌者,也对受欺凌者和对所有的学生进行人际交往的训练。”

  鹿永建也强调,比欺凌更常见的是青少年的人际冲突现象。“偶发的、显性的、伤害严重的校园欺凌,常常来自隐性的、常见的、容易被忽视的一般人际冲突,是后者累积和恶化的后果。”他认为预防校园欺凌的治本之策,是帮助学校、父母、学生智慧地化解人际冲突,减少校园欺凌滋生的机会。

  具体到每个家庭中,父母可以建设和维护夫妻关系、致力于提升亲子关系质量,不仅有利于家庭和亲子关系本身,也可大大减少青少年之间人际冲突发生的可能性。通过持续增强夫妻关系,给子女提供一个温馨的成长环境和可供学习的男女交往模式;通过强化亲子联结,提高亲子互动的质量,供给青少年在亲子关系中的美好享受,让孩子在情感需求上得到长期而充分的满足,从而使他们在自身体验中习得一种良性、友好、亲善、互利的人际交往模式。

  鹿永建呼吁可以形成学校和家庭教育中的“冲突教育”视角,引导青少年认识和了解人际关系中常见的人际冲突现象,习得人际冲突的解决之道,未来孩子才能成长为建设性处理人际冲突的公民、家庭成员。

  ■马上就访

校园欺凌 做好预防很重要

  对于校园欺凌而言,如何预防,是很重要的,也是非常难的。在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宗春山看来,暴力或者说是欺凌,是后期习得的,往往是在家庭当中、在成人当中、在学校里获得的,而且很多受欺凌者后来变成欺凌者,就是从被害变成加害的转变,所以先看看我们的家庭里面,家庭的暴力不管是暴力还是冷暴力;班级里面有没有歧视,有没有对学习不好的孩子的边缘化……“这是非常关键的内容,正是因为有了被边缘化的人群所以才有可能发生欺凌现象。”

  从学校的角度来看,做好校园欺凌的预防工作也很重要。宗春山举例说,在台湾和香港地区,对每个老师都有40个小时的培训,尤其是在开学之初要对他们进行这方面的专门训练,另外还有危机转移系统,包括校长、医生、家长社工等全套系统,一旦发生之后,这个系统就启动了,所以是非常完善的严谨的秩序。这也值得我们借鉴。

  他认为,如何预防校园欺凌,最重要的是要开展相关教育,一方面是像欧洲和美国已经开展过的教育,我们可以学习借鉴。另一方面,要对孩子人际交往的训练,不仅是对欺凌者,也是对受欺凌者和对所有学生进行人际交往的训练。“其中,包括如何勇敢表达自己的感受,如何直接表达自己的不满,如何表达自己愤怒的情绪,如何帮助受欺凌的人,怎样减少这方面欺凌等。而这些,也需要经过一些专门的课程去训练才能完成。”

  ■专家观点

消除校园欺凌 先要驱除崇尚暴力的意识

  储朝晖(中国教科院研究员):要从根本上消除校园欺凌,首先要驱除成人社会崇尚暴力的意识。生活中的隐形欺凌事实在是太多了,审视整个社会,我们会发现很多孩子的暴力,其实,根都在成人,包括他的父母,包括他身边所接触到的其他成人。而这一代人,所有的人都在崇尚暴力文化,认为暴力是能够解决问题的,认为暴力是有效的,暴力是能够出人头地能够战胜别人的。

  当下,为了能够找出校园欺凌的中国问题,需要找出中国的解决方案。首先就要从教材之中把有暴力的东西清理出去,当然也包括其他渠道的暴力内容。同时,还要引导引导孩子学会与人交流,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和平等的意识,学会互助,建立健康的自主平等、相互互助的环境,遇到问题和分歧用商量的方式来解决,更有效地保证每个人的尊严。

  实际上,校园暴力的第一个关键性环节是在家庭,如果家庭这一关把住了,校园欺凌就不可能发生。很多参与校园欺凌的孩子,大多是和父母有一定关系,通常父母是强势的人,这个孩子欺凌别人的可能性就大得多,如果父母是有暴力行为的人,包括对这个孩子使用暴力,这个孩子对别人使用暴力的几率也大得多。从这一层面来说,如果能够把家庭环节的问题解决了,我认为至少是现在的校园欺凌,就会消失的。

治理校园欺凌 仍需加强政策供给

  蒋建华(首都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院副院长):今年11月份,教育部联合多个部委印发了《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其原则性还是比较强的,已经成为行为的指导,但还不能够成为行为的规范。国家层面的政策已经有了,而且是关于学校方面的政策,调整各方的权利和利益关系,包括儿童的权利,儿童与儿童之间的权利,儿童和学校之间的权利,学校和家庭之间的权利等,这样的政策供给是非常有必要的。

  具体来讲,学校在校园欺凌的综合治理上要发挥主导作用。教师要站在反欺凌的第一线,在教学中能够育人,而且是德育为先。如果学校能有相应的校本教材等,给老师一些抓手,关于学生之间怎样相处?出了什么问题,怎样处理?学校可出台一些立场坚定、原则清晰的行为准则规范,平衡各方权利利益、第一时间作出反应等,且学校和老师都要认识到,对学生身体和心理安全的保护要放在教育的第一位。

  治理校园欺凌,家庭也负有必不可少的责任。孩子所受到的教育和家庭教育很有关系,家长太“强”或太“弱”都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家长应该在了解教育政策的基础上,对自己的责任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不要缺位于孩子的成长,也不要一味地将责任都推给学校。(本报记者 娄雪 王小艾 胡畔)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