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男孩"节节败退"教育面临危机 拯救教育很重要

www.jyb.cn 2010年01月07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新年前一天,宜欣拿到了5岁儿子壮壮的《家园联系册》,上面有老师对儿子2009年最后一周的情况描述,上面是这样写的:孩子最近心情很好,请家长适当引导。

  “心情好还要怎么引导呢?”宜欣不解,跟老师沟通后宜欣才明白,老师所说的“心情好”是指儿子很活跃、很淘气,“经常来回走动,坐在座位上常常跟相邻的小朋友打闹、说话、大声唱歌”。

  而且,宜欣从壮壮嘴里得知,就因为这个“心情好”,壮壮被几次关进了“反思室”。

  “我应该怎么引导儿子呢?他到底错在哪里?”宜欣很困惑。

  男孩的教育问题不仅困扰着宜欣。

  新年前,一个面向全体华人青少年的数学大赛上,金银奖得主几乎都是女生,到场的人不禁问:聪明的男生都跑哪去了?

  几天之后,著名青少年问题专家孙云晓的新书《拯救男孩》出版,书中历数了男孩在学业、心理、体质和社会四个方面面临的危机。

  孙云晓在书中列举了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数字,再一次印证着男孩的“节节败退”:

  2006~2007年、2007~2008年连续两个年度全国约5万名国家奖学金获得者中,大学女生人数均为男生的两倍左右;与此相对应,男性青少年网民上网成瘾比例为13.29%,女性为6.11%,男性约比女性高出7.18个百分点;男孩患多动症、自闭症、学习障碍、智力障碍等方面的比率也比女孩高。

  其实,男孩和女孩的差异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但是为什么男孩的问题今天似乎越发严重?相比女孩的成长,男孩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甚至出现了全线崩溃的景象。

  “问题出在教育上。”孙云晓说。

  男孩和女孩之间的差异比我们想象得更大

  不久前,网上曾出现了“入学年龄松绑”的争论。根据某知名教育网站的统计,有超过75%的家长赞同学校接受“将满6岁的儿童入学”,甚至“多花一点钱也要让孩子早一年读书”。

  有媒体曾经报道,每到8月,我国都有一些地方出现剖腹产高峰,相当多的准妈妈是为了让孩子不超龄读书才选择剖腹产,其中不乏有人提前一个月让孩子降生,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不比别的孩子晚上学。

  孙云晓说,提早入学对大部分男孩来说是“灾难性”的,有可能“酿成摧残男孩的悲剧”。

  “每个人有三种年龄:历法年龄、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首都师范大学心理系讲师李文道博士说。历法年龄是指一个人从母体降生开始,按年月累计的年龄,它反映了一个人出生后的时间长度。生理年龄是指人的生理实际成熟或衰老的程度。心理年龄是指人的心理实际成熟或衰老的程度。

  “男孩子在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的发育发面明显晚于女孩。”李文道说。比如,女孩的神经系统整体比男孩成熟得早一些,她们的手眼协调动作更灵活,更准确,平衡性也更好,在男孩写字还歪歪扭扭的时候,女孩早就可以写一手漂亮的字了。

  还有研究表明,5岁男孩的大脑语言区域发育水平只能达到3岁半女孩的水平。

  李文道博士介绍,2006年,美国心理卫生研究所的15名神经系统科学专家组成的一个专家小组发表了一个研究报告,该报告详细记录了大约2000个4~22岁孩子的大脑发育状况,结果表明,男孩和女孩的大脑中,很多区域的发育顺序和速度都不相同。

  “男孩和女孩之间的差异比我们想象得更大。”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助理研究员赵霞博士说。

  很多家长不了解这些差异,盲目地推着孩子往前走,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殊不知这样的做法是在违背自然规律,只能让孩子不停地体验失败。

  为什么现在的男孩做不到“后来居上”了?

  赵霞至今还记得儿时邻居家的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被大家公认为是聪明孩子,男孩的父亲便早早对他进行了智力开发,四五岁就能做简单的加减法。于是,仅仅5岁半的时候,小男孩便被送进了学校。

  刚上学的时候,小男孩的学习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随着父亲早教的储备逐渐用完,小男孩的学习问题越来越明显。他明显跟不上同学的步伐,学习成绩很快就排在了全班的最后,后来到了高年级就不得不留级了,即使这样,这个男孩的学习一直没能赶上来,勉勉强强把中学上完。

  不少家长觉得,男孩子小时候成绩不好没关系,因为他们慢慢地会赶上来的。确实如此,过去,女孩子可以称霸小学,但是到了中学男孩子就会赶上来并迅速超过女孩子,但是现在,男孩的这种后劲儿似乎没了,他们不仅在中学的时候没有赶上来,甚至到了大学仍然落后于女生。

  为什么?

  “很多男孩就这样被耽误了。”李文道博士说,孩子小的时候不会进行自我评价,他们对个体的评价主要借助于权威的评价。不少男孩子由于自身生长发育的不完善,在学习方面遇到一定的困难,这时老师或其他成人往往不能从男孩生长特点的角度客观地看待他们,武断地评价他们“笨”、“学习不好”。

  一些男孩子在年龄增长之后仍然没能“迎头赶上”,并不是他们真的不行,而是“这种失败性的评价可能已经形成他们终身性的自我评价”,李文道说,“他们把‘学习不好’看成了命运,从而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这些男孩子是输给了自己的心理,他们的自信心被打垮了。

  学校不喜欢男孩 男孩不喜欢学校

  不清楚男孩与女孩在成长上的差异,使得男孩无法得到更科学的对待;而以升学为主要目标的学校教育则对男孩造成了致命的打击。

  柳虹的儿子小弟刚刚上小学,小家伙从小就聪明伶俐,深得家人喜爱。但是自从小弟上了学,柳虹就再也没有安生过。

  柳虹总是接到老师的告状电话:前天是在楼道里打闹,碰碎了楼道墙壁上的画;昨天是上课不注意听讲总鼓捣自己的书包或者用胳膊肘不停地碰同桌;今天又是中午不好好在教室里休息,偷偷地跑到操场上玩……

  在学校老师眼里,小弟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差生”。

  “男孩和女孩不一样,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在教育过程中,学校教育却常常漠视男孩和女孩的差异,对于体内有高出女孩15倍之多的睾丸素的男孩,却要求他们保持与女孩一样的规矩,不要打打闹闹。”孙云晓说,“当一个男孩体内的每一根神经都催促他去跑去跳时,他却必须坐得端端正正,把手背在后面,听上8小时课,这是一种摧残。”

  很多男孩子被无情地贴上了“差生”的标签。

  现行的教育制度是一种工业化的教育制度,秩序、纪律是刚性的法则,显而易见的,这些法则与男孩子的天性是格格不入的。

  李文道博士介绍,人类大脑由左右两个半球组成,一个主要负责语言和推理,另一个主要负责运动、情感及空间关系。联系两个半球的是被称为胼胝体的神经纤维。研究发现,男女两性的胼胝体在形状、大小以及大脑偏侧化方面存在显著差别,女性的胼胝体多于男性。

  所以,女孩在做事情时往往同时使用大脑的两侧,而男孩往往只使用右侧,运动是他们的优势,再加上他们体内好斗的激素环境,男孩子需要更多的活动来消耗更多的体力和精力。“一个男孩每天至少需要4次较为充足的户外活动。”孙云晓说。

  学校不喜欢男孩。男孩更不喜欢学校。

  在应试教育向更宽更广范围蔓延的今天,男孩的教育更是雪上加霜了。

  以前,被束缚的男孩子还可以在放学以后、周末和假期彻底解放,在尽情的游戏中释放那些被捆绑的手脚,同时,在游戏中发挥优势、塑造个性、培养创造才能。

  但是,面对越来越重的升学压力,很多学生周末也被排满了各种补习班。这使得本来在学校就得不到运动机会的男孩更加“被束缚”了,而且很多男孩子由于成绩不好会被束缚得更牢、更紧。

  正像一位友人向孙云晓抱怨的那样,现在束缚孩子的已经不是绳索了,而是一根根的钢条。

  男孩的生存空间被一点点地蚕食殆尽,他们根本无力翻身。

  父教缺失造就“娘娘腔”城市女教师比例高达80%

  男孩的问题不仅出在学校,家庭教育的责任同样重大。

  阳阳已经上初中了,第一眼看到他的人一定会有些困惑,阳阳虽然留着寸头,但是异常秀气的面庞和文静的举止,让他看起来更像个女孩子。

  阳阳刚出生的时候,爸爸不在北京工作,阳阳跟着妈妈和外婆一起生活,后来爸爸回到北京了,又由于跟妈妈闹矛盾长期不住在家里。

  一个全“阴柔”的环境让阳阳的女性气质越来越明显。在越来越异样的目光的包围下,阳阳已经不敢跟同性接触了。

  面对“特殊”的儿子,阳阳的父母终于站到了一起,但是,很多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

  “一个人性别形成的主要机制是模仿”,李文道说。男孩子要从榜样身上学习宽广和包容,学会坚强和果断,感受男子汉的气质,学习成为一个男人。因此,在男孩子成长过程中如果缺少正确的男性榜样,将会给男孩子的成长带来灾难性的打击。

  父亲是男孩子一生中第一个榜样,也是最重要的榜样,但现在,不少年轻的父亲由于过大的生存压力,或者由于自己心智的不成熟,不能很好地承担父亲的职责。

  父教缺失的现象在当今的中国城市中还是很普遍的。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08年开展的“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比较研究”显示,当遇到烦恼时,日韩美三国高中生把父母均列为前五位的倾诉对象,而中国的高中生只把母亲排在第三位,而把父亲排位5名之外,名列“网友”之后。

  父教缺失了,学校也无法弥补这样的缺失。《国家教育督导报告2008》显示,我国女教师比例远高于男教师,尤其是城市女教师的比例高达79%。

  男性榜样的缺失使得不少男孩子终身“缺钙”:少了阳刚气,多了“娘娘腔”。

  因“性”施教,适当按男女分班

  男孩面临的问题并不是无解的,因为男孩的这些特点是与生俱来的,他们是男孩子独特的“资产”,是我们在教育的过程中把男孩的“资产”当成了“负债”。

  针对这种问题,孙云晓提出“因性施教”的观点。学校教育在因材施教的基础上,更大限度地发挥男孩和女孩不同的优势。

  孙云晓提出可以在现在男女同校的制度下,适当的进行男女分班,至少可以在某些课程上按照性别进行分班。这样可以照顾到男生女生不同的性别特点,更好地因材施教。

  另外,孙云晓提出小学阶段在选拔班干部时,能否给出一个男女生恰当的比例,这样可以避免男孩子在小学中总是处下风的局面。

  其实,男孩女孩都是大自然的产物,他们有各自性别的优势,也有各自性别的劣势。正因为这些差异的存在我们的生存环境才会丰富多彩。我们要做的是为男孩和女孩提供适合他们的教育。

  现在的问题是,以升学为目标的应试教育正在压抑孩子的个性,受害者不仅有男孩也有女孩,只是女孩的性别特点使她们更能适应这样的环境。因此,男孩所遇到的危机其实是一场教育的危机。

  正像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在《拯救男孩》的序言中写道的:“需要拯救的不仅仅是男孩,更需要拯救的,是我们的教育。”(记者 樊未晨 实习生 温爽)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