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临时工替考生改成绩:“内鬼”只承认作案一起

www.jyb.cn 2010年01月08日   来源:京华时报

  《考试院临时工替考生改成绩》追踪

  原北京教育考试院临时工孟令建涉嫌利用木马程序进入网上证书查询系统,为考生篡改考试成绩(本报1月6日曾报道)。7日,孟令建在丰台法院出庭受审,他当庭承认确为一名女性考生改过成绩,但否认谋利,称该考生只是通过QQ送给他一件网上衣服。

  黑客受审改口认罪

  7日上午9点20分左右,30岁的孟令建被带上法庭,出庭前一直不承认自己有“黑客”行为的他,忽然改口表示愿意认罪。“我以前太害怕了,所以不敢承认,但证据证明确实是我做的,我没法再逃避了,我对我的行为感到后悔。”

  根据检方指控,2008年12月9日,孟令建利用木马病毒程序进入北京教育考试院网上证书查询系统,为考生高某篡改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成绩,其行为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对此,孟令建表示认可。他说,自己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毕业后到北京市教育考试院社会考试办公室计算机科工作,负责汇总和统计各考点的报名数据。大概在2007年8月,他“出于个人爱好”,使用网上免费下载的扫描程序,扫描了考试院的网上证书查询系统,结果发现里面有一个可加入考生成绩的木马病毒。孟令建当庭承认,他没有进入网上证书查询系统的权限,发现病毒后,他也没有向领导汇报,“我没有这个职责。”

  称仅收一件QQ衣服

  对于为高某改成绩一事,孟令建说,他是通过QQ认识的高某,“她说找工作想要个证书,知道我在考试院工作,就想让我给她办一个,于是我就通过木马程序进入系统给她增加了证书内容。”孟令建还表示,他没见过高某,帮她这个忙也没得到什么实质的好处,对方只是通过QQ送给他一件网上衣服。

  对于孟令建的这一说法,检察官虽然存有疑问,但并无证据反驳。在高某提供的证言中,她不承认孟令建为自己改过成绩。高某说,2007年4月,她到北京找工作,并通过小广告参加了位于海淀区的一家培训机构的培训,后在北京参加了计算机等级考试。不过,高某并不能说明培训机构的名称和地点,也说不出准考证领取时间及考场具体情况,甚至都忘了证书是邮寄的还是其他方式收到的。

  对此,孟令建当庭解释称,“她当时通过QQ和我说过,出了事也不会把我供出来。”

  否认改过其他数据

  技术人员在调查时发现,2007年,考试院网上证书查询系统的数据库中增加了200余条异常数据。警方在孟令建的电脑中发现了多个考试数据,其家中有很多空白计算机等级考试证书,而且其家庭财产与其收入明显不符。

  对此,孟令建坚持称自己只为高某一个人改过考试成绩,其他数据被修改与自己无关。他也不承认自己有谋利行为,称家里的存款由妻子负责保管,房子是贷款买的。而家里存放的考试证书,他说是在一次单位搬家时,不知道谁放进了他的箱子,他后来搬回家也没有细看。

  孟令建希望法庭看在他初犯、偶犯以及家里父亲年岁已高、孩子才两岁的分儿上,对他从轻处理。

  此案未当庭宣判。

  作案科技含量高难查证

  庭后,此案的公诉人、丰台检察院检察官肖伟告诉记者,虽然有理由推定孟令建与考生有利益关系,但因孟令建与考生对此都不供认,因此很难查证。

  肖伟说,对于案件涉及的其他200余条被修改数据,他们也曾让北京市公安局网管处等部门一一协助调查,但限于网络的时效性、当事人不配合指认等诸多因素,最终都没有结果。“科技含量比较高的作案手段,确实给侦查造成一定难度。”因缺乏足够证据,没有达到起诉标准,他们暂时放弃公诉。

  肖伟说,这起案件与街头贩卖假证的没有实质区别,“不过是升级了的卖假证翻版”。他表示,尽管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段不断翻新,但司法机关打击犯罪的手段也在翻新。

  事发后,北京教育考试院做了相关补救措施,对于重要的应用服务器,加了入侵检测安全系统,对于各种攻击进行主动性的防护,对相关技术人员加强安全意识的培训教育。(裴晓兰)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