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37名科技界政协委员联名回应“钱学森之问”

www.jyb.cn 2010年03月1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三十七名科技界政协委员联名回应“钱学森之问”

“一冒尖就当官”会毁掉创新人才

  本报记者 张晨

  “提议处于创新高峰期的拔尖科研人才不当官。”在全国政协科技界第31组的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科院院士李邦河提出自己的观点后,引起了小组委员们的热烈讨论。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李邦河委员的发言从引起社会广泛讨论的“钱学森之问”开始。他认为,培养杰出人才不仅仅是学校的事情,在学校打好基础后,还要在创新实践中长期努力。

  “‘研而优则仕’或者说‘一冒尖就当官’的现象,在近十年来成为风气。至少就我熟悉的数学界而言,在人才较少的单位,但凡冒出拔尖青年人才,不久就会听说他们已经当上官了,此后,他们的科研成就也就不大听得到了。”对此,李邦河委员忧心忡忡:“有希望成为国际一流科学家的年轻人才十分难得,是我国的稀有资源,必须十分珍惜。”

  菲尔茨奖被誉为数学界的“诺贝尔奖”,它只授予40岁以下的青年数学家。李邦河向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在48位菲尔茨奖得主中,担任过所长、系主任、科研主管、院长、校长的有13位,其中9人在得奖至少9年后任职,且任职时间大多仅3年。“由此可见,大数学家是几乎不在创新的高峰期当官的。”李邦河说。

  李邦河说:“不要以当官的形式来‘奖励’处于高峰期的优秀青年科学家。因为这虽然使他们获得了地位和金钱,但却牺牲了大量搞科研的时间,使他们不能最终成为大师,这对国家来说是重大的损失。”

  成为大师的条件是什么?前辈大数学家陈省身的一句话语让李邦河印象深刻:大数学家每天都工作10多个小时。“任何重大成果,都是长时间潜心研究的结果。没有长时间全力以赴的努力,能成为大师吗?”在李邦河看来,“时间就是成果。”

  “无疑,我们国家需要一批兼具管理才能的优秀科学家去做行政管理工作,但应在他们过了创新的高峰期之后。”李邦河建议,对处于创造高峰期的优秀青年科研人才,政府应以其他方式给他们精神和物质的鼓励,“如我们研究院设立的‘华罗庚冠名’研究员等,既有名誉又有物质,是对不当官的年轻人的极大奖励”。

  全国政协委员、载人航天工程载人飞船系统原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戚发轫在发言时指出,现在科研机构官本位气氛很浓,只有拥有行政职务,才能享受相应的待遇,这使得年轻科研人员更愿意担任行政领导职务,而不愿潜心研究。

  讨论中,委员们决定将李邦河委员的发言与其他委员的讨论结果综合起来,以小组的名义提交一份提案,建议解决教育、科研领域里存在的行政化问题。

  “小组38名委员中,除一名委员请假缺席本次政协会议外,其余37人全部在提案上签了名。”小组组长、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监会原副主席邵秉仁告诉记者。

  “我们小组也有不少大学校长、科研院所所长,他们中不少也是‘研而优则仕’。但大家一致认为,教育、科研领域的行政化问题,已经阻碍了科技创新和创新人才特别是一流科学家的产生,同时也很容易滋生学术腐败。”邵秉仁委员说。

  在这份只有600余字的提案中,37名科技界政协委员联名呼吁:

  ——从根本的选拔制度入手,解决官本位思想的问题。为管理型人才与科研型人才设计不同的人才培养渠道与选拔标准,不要以提拔为行政官员作为对人才的奖励。

  ——在教学科研上充分发挥教授、科学家的主导作用,在教学、科研资源分配方面,特别是科研经费的配置上,应由专家教授组成的学术委员会决定。

  ——在社会形成一种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的环境和氛围,使得潜心研究的科研、教学人员赢得社会的尊重。

  ——提高在一线从事科研教学人才,特别是优秀人才的待遇,将科研、教学人员的待遇与行政职务、级别脱钩,建立适用于科研、教学人员的待遇体系。

  《中国教育报》2010年3月12日第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盛颖霞}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