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入园为什么变得如此奢侈? 寻找属于他们的幼儿园

www.jyb.cn 2011年09月08日   来源:光明日报

幼儿园没有了,哥哥姐姐上学了,小明凡只能独自玩耍。姚尧摄 

  一场关停风波让北京打工子弟的新学期备受瞩目。9月1日,根据北京市教委的承诺,“符合分流条件”的孩子们走进了校园。而对于“不符合分流条件”的学龄前儿童而言,幼儿园没有了、学前班不见了,哥哥姐姐们有新学校了,“自谋出路”的他们成为关停大潮中被遗忘的人,“有学上”的幸福变得更加无处找寻。 

  开学了,我们的幸福哪里找? 

  “我也想在漂亮的教室里上课。”开学日的一大早,海淀区肖家河小学树村分校门口,5岁半的黄帅帅背着小书包,望着飞奔进校门的哥哥黄文文,眼神里写满了羡慕。原本和哥哥同在绿园小学就读的他因为不到上学年龄,不能分流安置,只能在哥哥开学的日子里被关在校门外。 

  “8月26日,我们在绿园小学登记了相关情况,校长说会向政府反映,但直到开学前两天才知道学前班的孩子不能分流。”望着儿子失望的小脸,严女士无奈地说,“原本想让两人在一起上学有个照应,但不符合条件的孩子都拿不到分流单,现在只能抓紧给孩子找个附近的打工学校或者幼儿园,争取明年能来这里读书。” 

  后八家村的小奥运家里则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4岁的钟奥运原本在新希望幼儿园上学,学校的一夜关停让一家人都慌了神。虽然刚一拆迁,不少幼儿园就纷纷涌来拉生源,但平均每月700多元的学费还是让钟先生望而却步,只得将母亲从老家接来照顾孩子。“原来在新希望幼儿园每月只交380元,现在这些幼儿园虽然也是办给打工子弟的,可路远了,条件没变好,价钱却涨了一倍。”钟先生皱起了眉头,“反正公办的幼儿园是怎么也进不去的,民办的也学不到什么东西,还不如让孩子在家里待着安全,等到上小学再说吧。”在小奥运居住的大杂院里,因为有奶奶看管,他变成了大家羡慕的对象,很多学龄前的孩子不是被父母锁在家里,就是跑到院子里疯玩。 

  在最近的打工子弟学校关停风波中,黄帅帅、钟奥运这样被迫失学的学龄前儿童并不罕见:朝阳区将台乡3所被关闭的打工子弟学校均设有学前班,学生总计300余人,但在分流学校报名点的名册上,仅120人可就读一年级,剩余学龄前儿童没了着落;海淀区绿园小学200多名学前班学生中,学龄前儿童达百名之多;大兴区西红门镇31家打工子弟幼儿园收到关停通知,要求在9月1日之前关停,否则将面临强制执行,数千名幼儿在开学前夕无学可上……因为没有得到任何安置分流通知,家长们只能自谋出路:或将孩子送到远一些的打工幼儿园看管,或将孩子“圈养”在家中,还有的被迫将孩子送回老家。 

  “妈妈说我是小燕子变的,如果表现好就能在每年的暑假飞到北京和他们在一起了。”5岁的娟娟还不懂什么是“候鸟娃娃”,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