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蹲点进城农民工子女上学:留下还是返乡难抉择?

www.jyb.cn 2011年09月09日   来源:人民日报

课余,满佳会在代销店里帮爷爷收拾杂货。记者 马跃峰摄

课间,房鑫茹快乐地和同学们做操。记者 马跃峰摄

  新学期伊始,成千上万的孩子们背上书包,走进绿意浓浓的校园;而为数众多的农民工子女,则像“小候鸟”一样,泪别父母,回到家乡。这些孩子去哪儿上学?将面临怎样的情况?记者走进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济南市历下区,调研两个农民工子女的求学历程。

  满佳会

  城市学校门槛高,只得重新回农村

  8月30日,山东省武城县鲁权屯镇南宋庄。14岁的满佳会仿佛忘记了开学时间,还在帮邻居带小孩。

  “妮儿,有人来了!”爷爷满开信扯起嗓子一喊,她便从隔壁“飞”了回来。一条不长的土街上,低低地扬起一溜尘雾。

  整个暑假,满佳会都在这条街上度过,洗衣、做饭、写作业、带小孩、剥棉花桃。

  满开信站在门口,笑着对我说:“进屋吧。”这时,我才注意到,爷孙俩住的是3间破砖房,墙面斑斑驳驳,地砖坑坑洼洼。屋里打一个隔断,外间作小卖铺,摆着饼干、啤酒、酱油、灭害灵、洗头膏……里间当卧室,只够放下一个桌、一张床。

  “9年前老伴走了。儿子、儿媳常年在北京打工。俩人从早到晚,忙个不停。孩子4岁时,就被送回了家。”满开信的话里有些埋怨。

  “佳会在哪儿上学?”“村小学毕业,该上初中了。”满佳会说,“四年级暑假,爸爸交了500元钱,让我到北京的私立学校补英语。当时,我们住在朝阳区金盏乡一间平房里,到学校要坐半小时公交。我跑了一个月,就想回老家。”

  电话那头,满佳会的爸爸满运坡说:“谁不想和孩子在一起?可现实条件不允许。我做玻璃钢生意赔了30多万元,又刚和老婆离婚。现在拼命挣钱还账,哪有时间管女儿?有一年暑假,佳会一个人在家。晚上,她敞着门,开着电视睡着了。那是城乡结合部,多不安全?”

  满运坡说,农民工子女在北京上学,并没有户籍方面的限制。不过,公立学校少,进门难;私立学校费用高,自己承受不了。“孩子在北京上到高中,还要回老家高考,索性就在山东上吧。”

  “以前,一到寒暑假,佳会就到村口等妈妈接她。”满开信说,今年,他们离了婚,没来接孩子。“想不想爸爸、妈妈?”“不想。有事就打电话,没事不打。”满佳会晃了晃齐眉刘海。

  有人来买2包芭兰香,满开信赶紧起身招呼。“这个代销店一天最多卖100块钱,挣10块钱。好在县里免收学杂费、教材费,上学期还发了250元贫困生补助。”

  让爷爷最担心的,并不是钱,而是孙女的健康。去年,满佳会得了慢性胃病。一连3个星期,满开信每天早上带她输液,再送到学校,特别劳累。“爷爷平时不吸烟。那段时间,他常常夹上一根,紧锁眉头……”满佳会说。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