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记者调查:远郊乡镇校外活动站为何难敞大门?

www.jyb.cn 2012年09月1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建立乡镇校外活动站的初衷是立足本校、面向全体、常年开放,方便农村未成年人参加课外、校外活动。然而,由于各种条件的制约,现实运行中的状况并非如此——  

乡镇校外活动站为何难敞大门

  ■本报记者 纪秀君   

  “假如我们面向外校招纳学生,肯定有愿意来的。但我们只有一位马头琴老师,教不过来。再说,一把马头琴要2400至2500元,校内学生可以免费用,校外的孩子得自己买,要不然这维修费用怎么出?”北京市密云县檀营满族蒙古族小学校长郭永勤说,该校校外活动站自2009年成立至今,还没向外校开放过,“因为我们做不了”。  

  早在去年全国大范围地推进乡村学校少年宫建设之前,北京市从2007年开始,已经逐步在远郊县支持建设了一批乡镇校外活动站。为统筹规范农村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北京市教委今年对部分校外活动站进行了调研评估,为今年将在北京落地的7所乡村学校少年宫提供参考。6月底至7月初,记者随调研评估小组一行,了解到部分乡镇校外活动站的发展情况。  

  如果把乡镇校外活动站看成是乡村学校少年宫的“马前卒”,那么,前者发展中遇到的问题,能否触动后者的神经,以避免后者在发展道路上走偏?  

  1 追求特色品牌还是做好普及?  

  北京密云县果园小学校外活动站的参与人数,经历了起起落落的过程。  

  早在1998年,果园小学就成立了民乐队,并且是当时密云县教育系统唯一的一支民乐队伍。悠久的历史使得密云县教委在选择活动站布点时,理所当然地瞄向了这里。  

  能够挂牌为校外活动站,就意味着可以得到彩票公益金20万至30万元的经费支持,同时可得到专项经费的支持。果园小学作为“幸运儿”之一,在2011年,利用彩票公益金30万元,购进了一批民族乐器,加上原有的,达到了开展活动的设施设备数量和种类的要求。  

  有了较完善的活动场地,乐器数量也能满足学生需求,可学生参与率却让校长李云柱直挠头。活动站建立之初,较完善的管理制度吸引了很多学生参与。“最高峰时,本校学生参与率达35%,并有周边学校学生报名参加。”李云柱感慨地说,“说实话,这是往日的成绩,中间起起落落,目前参与人数又有所滑坡。”虽然果园小学向周边学校开放活动站,并做了适当宣传,但李云柱发现,没有学生愿意来。  

  同处密云县的檀营满族蒙古族小学,2009年成立校外活动站,组建了学生民族艺术团和民族体育队,并用23万元彩票公益金购置了相关乐器、器材和设备。学校有618名学生,参加民族艺术团和民族体育队的学生有209人。近两年,学校在艺术体育方面有16项团体节目获得全国、市县奖励。  

  校长郭永勤说,活动站推动了学校的发展,今年9月,学校将搬到新校区,到时候,马头琴将有专用教室存放,孩子活动场地也会更好。“将来,我们想把活动站的特色项目延伸到中学。”  

  当郭校长畅谈将来活动站的发展时,记者问起周边学校学生来参与的情况,郭校长坦陈:“现在我们还没尝试过向外校开放,因为我们做不了。”  

  位于顺义区边远地区的北石槽中学,是一所科技教育传统学校。学校从小种植、小养殖实践活动做起,逐步提升到开展创新项目。2009年被评为活动站后,学校逐步构建起“一区(绿化区)、两室(数字化温室和科技实验室)、两园(科技种植园和科技养殖园)、三廊(科技种植长廊、绿色长廊、科技宣传长廊)”的活动场地和设施格局。副校长张金秋说,由于活动站跟课程教学和兴趣小组结合,本校学生参与率达100%。  

  也许是种植和养殖比较有吸引力,且学校负担的成本不高,学校每学期接待两到三次校外学生。“他们来主要是参与种植,我们留了块地给他们,来得最多的是旁边的学校。”张金秋说,一般是外校主动联系,学校主动联系的不多。“我们人少活儿多,太忙。”  

  记者走访了密云县、顺义区、通州区的几所校外活动站,基本上以面向本校学生为主,即使能够向周边开放的,也只限于活动场地使用或者成本消耗不大的活动项目。  

  直接参与当地活动站布点建设的顺义区少年宫主任贾福歧说,目前,顺义的活动站更多的是在承担或参与一些活动中,发挥着辐射示范作用。“我们建的时候提要求,要发挥辐射作用,要面向周边学校开展活动。但教育的事不能急,需要一个过程,先去做,做的过程中会总结出一些东西来。”  

  在北京市教委网站,记者看到一份《北京市乡镇校外活动站建设与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有一条普及实用原则,即坚持面向全体,常年开放,提高利用率,方便农村未成年人参加课外、校外活动。在日常运行与活动内容中也提出,要吸收周边中小学的学生参加活动。可见,对外开放是校外活动站应有之义。  

  参与此次调研评估工作的北京市教委体卫艺处的崔向红说,建立校外活动站的初衷是立足本校学生、有条件地吸纳周边地区学生参加。  

  可是,为什么活动站的大门难敞开呢?  

  2 师资难解决 这边唱那边谁和?  

  檀营满族蒙古族小学的马头琴乐队能够打出名气,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学校招聘了一位优秀教师。2010年,学校远赴内蒙古,自主引进了内蒙古师范大学毕业生王锁柱。带着感恩之心的王老师,每天按时带着学生训练,甚至把双休日改成休一天,并且自费学习修琴技术,无偿为学校修琴。  

  校长郭永勤说,学校也曾外聘老师,但感到时间上难保证。学校距离市区远,老师从市里来,路上得两三个小时。到了后,因为对孩子不熟悉,得组织教学,实际上用于专业指导的时间根本不够用。常常是教两个小时,起码得用一天。“我们自己的老师就不一样了,可以给他加量安排。”  

  马头琴乐队发展起来后,目前一位老师已经不能满足需要,这也是学校无法对外开放的原因之一。“我们就这一位老师,满足校内需求尚且吃力。如果外聘老师,也只能带10多人,不会像王老师那样带40多人。而且,外聘老师的费用也带来不小的压力。”  

  专业师资匮乏是大多数活动站面临的共同问题。檀营满族蒙古族小学能够引进马头琴教师,是因为学校编制有空位。而大多数学校只能采取一方面请少年宫培训本校师资,一方面外聘师资的办法。  

  怀柔区实验小学的活动站是与学校“2+1”选修课和俱乐部融合发展的。学校设置了3大类22门选修课,共有46位老师。其中,34位是学校自己的老师,12位是学校外聘的。  

  能够外聘到合适的老师实属万幸,通州区台湖学校校长张士东正为招不到高水平教师而纠结。“学校有非常好的机器人设备,但没有高水平的老师,明年将参加一项大赛,只能把选出来的学生送到区科协培训。”  

  张士东还想招一名专业的羽毛球教师,但发现太难了。无奈之下,学校只能是有什么特长的老师就开什么活动项目。最近,他得知有位体育老师的爱人是学体操的,正想挖过来。  

  北京市校外教育研究室副主任武迎选,看了大兴区两所校外活动站后也认为,师资是个大问题。解决师资问题,志愿者很重要。很多院校退休的专业老师愿意来,但是需要搭桥,也需要专项经费。“有的老师说不要钱,但人家来一次,路费得给吧,人家来了一天,得请人顿午饭吧。如果要持续发展,没有专项经费很难。”  

  实际上,需要什么样的师资恰恰体现着活动站的定位。崔向红说,校外活动站师资来源应以学校教师、社会志愿者,特别是学校周边民间艺人、科技专业人士及本区县少年宫、活动中心教师为主,所开展的活动应定位在普及各种课外、校外活动上,而不是以提高学生特长为主要目的。  

  3 资金有压力 能否坚持公益性?  

  外聘教师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这对不少活动站来说,是压在胸口的一块大石头。  

  负责怀柔区实验小学活动站日常工作的副校长罗士臣拿管乐团举例说:“管乐团的外聘教师一小时150元。一位教师一年的费用为2500至3000元。如果请演奏家过来,远远不止这个数。我粗略一算,去年外聘师资的费用至少得5万元。”为补充学校的开支,学校和体育局合作,在对外开放的俱乐部中开设了一些体育、艺术项目,向外来人员收取少量费用。  

  无独有偶,密云县果园小学也承受着沉重的资金压力。民乐队乐器种类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须聘请专业人士来指导。“民乐队建立之初,各方面都比较重视,跟市里艺术团体联系比较紧密,市里专家特别敬业,挤公共汽车来,挤公共汽车走。我们按专家层次给课时费,一上午大概支付300多元。后来,艺术团体持久的支持难以为继。现在请的主要是高校学生,一上午大概支付200多元。”校长李云柱说。  

  即便如此,果园小学每年请老师的经费也要十一二万元。学校无力承受之下,就和少年宫联办,向学生收取一定的培训费。“我们收来的钱用于支付聘请老师的费用。孩子少的时候就不够了。过去,我们曾申请到6万多元经费。目前基本处于维持状态。”李云柱说。  

  缺乏专项经费不仅使学校外聘师资有困难,也使得学校不能放开手脚让更多学生享受到活动站的资源。  

  在顺义区马坡第二小学活动站21个大大小小的项目中,舞龙是最吸引眼球的。学校申报舞龙项目被市教委批准后,用13万多元支持经费建起了一支舞龙队。校长王阔指着各种道具,掐着指头跟记者算:“我们有20多条龙,一条龙造价约3000元,还有200套服装,一套衣服要300至500元。虽然区教委、镇里、少年宫给了很多政策支持,但舞龙队外出展演,多是公益性的,学校支出有压力。一去好几十个孩子,吃住行都得花钱,如果没有专项的经费,过多投入就挤占别的经费了。”  

  正像马头琴无法让外校孩子免费使用一样,舞龙队也只招收本校五六年级的学生。因为在学校看来,光是设备耗损和维护的费用就成问题。  

  4 城乡孩子何时能同享校外教育?  

  让乡村孩子享受与城市孩子同等的校外教育,是建立乡镇校外活动站的初衷,也是乡村学校少年宫的宗旨。  

  记者了解到,“十二五”期间,中央文明办、财政部、教育部将支持全国各地建设8000所乡村学校少年宫。据2011年8月中央文明办、教育部下发的《乡村学校少年宫使用管理办法》,乡村学校少年宫是指依托农村中小学校现有场地、教室和设施,进行修缮并配备必要的设备器材,依靠学校教师和志愿者进行管理,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组织开展普及性课外活动的公益性活动场所。  

  少年宫在我国已有几十年历史,并以公益性原则和面向广大未成年人为服务宗旨。然而,受经济条件制约,不少公众质疑,少年宫渐渐变成了收费的培训机构。  

  今年,北京市将在对乡镇校外活动站调研评估的基础上,确定7所乡村学校少年宫花落谁家。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受师资和资金双重压力的制约,不少乡镇校外活动站开放度很小或根本不开放,甚至个别活动站用联办的方式,采取了少量收费的方法。  

  乡村学校少年宫能从城区少年宫的发展过程中得到哪些启示?如何寻找合适的体制和机制,使其充分发挥促进农村地区学生丰富课余文化生活、培养创新精神和提升综合素质的作用,从而进一步缩小城乡教育差距?  

  “我倒是不建议把活动站发展为培养孩子特长的小少年宫,让孩子学这技能、那技能。请高水准专业教师来提高水平,发展到一定阶段是必要的,但是,让更多的孩子高高兴兴地参与,这种普及应该是发展方向,先普及再去考虑提高。如果活动站不以活动为主,而以培训为主,恐怕要走偏。”调研评估专家陈俊良说,如果没有相关的配套支持,活动站对外开放很难,“我觉得校长的压力太大了,又得进人又得管,还不能收费,这真是难为校长了。”  

  “建立校外活动站对农村孩子来说是大好事,他们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啊!”北京通州区教委副主任袁静华心中有一个牵挂,那就是像觅子店村这样偏远的地方何时能建起活动站。“通州区现有4个活动站,我觉得11个乡镇都应该有,偏远村子是最需要活动站的地方,这也体现着教育均衡。国家给了政策,剩下的就是我们的执行力问题了。”  

  《中国教育报》2012年9月11日第2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