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长春市宽城区:让学校从"跟团游"变成"自驾游"

www.jyb.cn 2013年12月20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长春市宽城区教育局近年来推进现代学校制度建设,带来的一大改变,用该局德艺体卫科科长马岩的话说,学校已经从“跟团游”变成了“自驾游”。

  她说,教育局原有的“指令性管理模式”,就是让所有学校都坐在教育行政部门驾驶的一辆大巴上,由我们带着学校前行,“会规定你在哪里下车看景、拍照、购物,不管是否需要、是否适合,行程是既定的,学校只能被动的‘跟团游’。”现在,宽城区的学校已经从那辆大巴上走下来,开上了各自的小轿车,按照自己的意愿“自驾游”了。马岩说,学校不再需要强制性的导游,而是需要智能型的导航,教育局的导航职责就是帮学校明确行驶的方向和目标,让他们按需选择行驶的线路,起点不同的学校会自主行驶在不同的路上,但共同的目标是:现代学校。

  12月8日,在中国教育学会宽城教改实验区工作阶段总结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盛赞宽城区的探索,认为值得向全国推荐。

  宽城区三年前启动的现代学校制度建设,也成了该区教育局局长周红的研究课题,她还是东北师范大学的博士生。她带领同事们所做的调研发现了不少问题:尽管此前教育局的区域引领有成效,却造成了学校主体性缺位、自主意识淡漠、自主能力不强;强校大校的示范,造成文化覆盖,学校同质化现状明显,缺乏特色与活力;校长的强势管理、民主意识的淡漠,学校内部治理结构不健全;封闭的办学方式,使家长、社区、社会难于参与学校管理;不遵章依法、不遵循规律的现象层出不穷。“如何让每一所起点不同、积淀不同的学校结合地域特点,自主发展?如何变‘被动输血’为‘自主造血’?”周红说,这要求我们必须启动现代学校制度建设。

  他们逐渐形成共识:自主办学才是唯一的出路,而学生则是一切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周红说,教育行政部门的角色应该从管理转变为主导性的服务,“从原来的宏观、中观、微观的一管到底,到放权后的宏观调适”。一些大校、名校的校长流动到了农村学校和薄弱学校,教育局还在城区学校遴选了一批优秀的教学副校长到村小工作。校长们被松绑了,并得到了有效的帮助,教育局花了大约一年时间,请来多位专家,指导他们把脉、诊断、开方,制定学校三年发展规划。

  从教育局的大巴上走下来的天津路小学探索的是,如何让学生真正成为学校的中心。校长魏志杰去年的某一天经过一间教室时,听到了哭声,原来一位非常喜欢画画的小女孩,忘记带美术课要用的水彩和毛笔了。她抽泣着对校长说:“要是有一间专门的美术教室,里面放着各种美术文具,那该多好啊。”这句话促成学校召开会议,决定为美术、音乐和阅览各建三间资源教室。学校想在教学楼每层东北拐角的空地上,设置人文雕塑,征求意见时,大多数人却认为:学生第一,学生的需求优先。于是,空地变成了一个个小舞台,作为学生演出展示之地。

  “我们希望激发学校在螺旋上升中,从自律之办学向自主之发展、自觉之行为、自由之教育递进。”周红说,自由之教育是教育的“理想国”,是我们对教育高远的价值追求。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