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春节期间走基层:听听来自老百姓的教育故事

www.jyb.cn 2014年02月13日   来源:人民日报

记者深入各地基层,带回来自第一线的声音—— 

春节期间,百姓的教育故事

乡村教师:“孩子们能坚持,我怎能放弃”

  春节之际,记者随同四川省西昌市教育局领导,来到乡村教师马建华的家。  

  马建华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马鞍山乡小学茶叶村教学点教书。这是一个偏远的村落,至今未通电,到了晚上,只有蜡烛和油灯。“校长加小工,摇铃又打钟”,外面来的老师来了又走,从2008年起,这个教学点就只有马建华一个人坚守。他不喊苦,课程全部由他上,一干就是十几年。  

  然而,7年前,不幸降临到他身上。2007年,马建华感到视力下降得越来越严重,到了2008年,已经不敢独自外出。原来,他患上了无法治愈的视网膜色素变性病。学校曾多次劝马建华退下教学一线,但他一直不肯。  

  “山里孩子天不亮就来上学,在海拔超过2300米的山路上来回要走4个小时。孩子们能坚持,我怎能放弃,我又怎么舍得放弃他们?”马建华说。  

  教学点虽小,但必不可缺。他教的是彝族孩子,从小不会说汉语,没办法入读乡里的中心校,只有先在教学点接受彝汉双语教学,作为“预科”。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这些孩子就将面临失学。“我们是双语教学,就是来了北大毕业生,也当不了这里的乡村教师!”马建华脸上透着自豪。  

  眼睛看不清,不能备课,就“背课”。马建华在妻子帮助下,把要上的课程记在心里,上课时再由妻子搀着扶上讲台,一讲就是6年。

  “现在比以前好了!”马建华有些知足。“这些年,国家的‘两免一补’政策减轻了学生负担,因贫辍学减少了。”以前,为了动员老乡送孩子上学,他挨家挨户做工作,还要打几斤酒给家长送去。现在,很多家长都说“有补贴,读书当上班”,送孩子上学的积极性越来越高。  

  不但如此,这些年,乡村老师的待遇也提高了,津补贴、职称评定、评优评奖都向乡村基层学校倾斜。  

  2月16日,学校开学的日子就要到了。新学期,有什么愿望?马建华和妻子几乎异口同声:“希望能早日通上电,让孩子们告别只有蜡烛和油灯的学习生活,晚上也能亮堂堂的。”(记者 徐隽) 

  六年级小学生:“这样的作业真有趣”  

  吉林长春,素有汽车城、电影城、文化城之称。春节期间来到长春,让人耳目一新的,不仅有分外妖娆的北国风光,更有让人过目不忘的文化味儿。这不,从孩子们的寒假作业中,就能感觉出一丝别具匠心的味道。  

  唐梓萱,就读于东北师大附小六年级。谈及寒假作业,这个即将面临毕业考试的孩子并没如记者想象中那样,露出苦瓜脸、牢骚抱怨。相反,她几乎是雀跃着复述出老师布置的作业,“除了背诵古诗、坚持每天写日记,我们的作业有几个‘一’,爱上一项体育锻炼,阅读一本书,一项科技小制作,一项公益志愿活动,不像以往那么枯燥,这样的作业真有趣!而且每个同学不一样,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个性。”  

  这样的寒假作业,乍一听来似乎没什么,可是细一琢磨,还真是别致。  

  爱上一项体育锻炼,指的就是养成一项运动习惯。老师没有简单地让孩子们完成锻炼,而是鼓励孩子们找到一项自己喜爱的运动,这里面有着大智慧。清晰地记得,某媒体曾问及孩子们最擅长的体育项目,八成孩子竟然回答“广播体操”。今天,老师们已认识到体育锻炼对体质、性格乃至意志品质的重要影响,这项作业让孩子寻找心爱的运动,独具匠心。  

  阅读一本书,其意义不言而喻。课堂上,老师所传授的知识是有限的,但通过养成阅读习惯,孩子们将打开一扇知识宝库的大门。有书的冬天不会冷,最是书香能致远。不是吗?  

  一项科技小制作,旨在培养动手能力。缺乏实践作为基础的知识学习,犹如无本之木,空中楼阁。在动手过程中,能加强孩子们的空间想象能力、独立思考能力,以及与人协作的能力。多培养一些具有创作能力、创新思维的青少年,这不正是国家所需要的吗?  

  一项公益志愿活动,带给孩子们的影响,或将受益终身,让孩子们从小养成善待他人、帮助他人、爱护他人的习惯,带给社会与民族的影响,也将是无尽的。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在孩子的脸上,能够读到世界的未来,对吗?  

  新春到长春,从一个六年级小学生的作业中,看到了一番科学教育的大乾坤,有关健康、有关阅读、有关创新、有关爱。(记者 赵婀娜) 

农村小学校长:“希望能有更多培训机会”

  “希望能有更多培训机会!”正月初六,杨志伟对记者念叨着。杨志伟是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晋祠镇王郭中心小学校长,一大早,他就来到学校,为新学期开学做些准备。一路上,他不停地念叨着,农村教学质量是个大问题。  

  从1997年走上乡村小学的三尺讲台,杨志伟就没离开过。“现在家家都重视教育,希望儿女成龙成凤。但是,梦想和现实还有一定距离,”杨志伟说,特别是在农村地区,教育资源有限,家长素质又不高,再加上这些年外出务工的父母越来越多,教育孩子的重担几乎全压在老师肩上。  

  为了把孩子培养成才,学校煞费苦心:让“优秀电影进课堂”,增进学生对外面世界的了解;“晨读午诵”,增加学生阅读量;开设“网上课堂”,让孩子们与名师面对面……  

  但是,再多的想法,都需要人来实现。一方面,生源逐渐萎缩;另一方面,农村学校分布不均匀。慢慢地,一些农村学校“缩小”,甚至成了教学点,很多教师一人在岗,教育任务繁重。  

  更让杨志伟挠头的是,学校缺乏专业化师资。“比如,教美术的只懂简笔,教音乐的只会儿童歌曲。同时,农村教师大部分年龄偏大,敬业心足但能力不强,导致教育方法单调,教育效果不明显。”  

  怎么办?以前大家都抱怨乡村老师待遇低,吸引不到优秀教师,在乡下的老师也不安心教书。  

  “其实,教学16年来,我的工资翻了5番,加上绩效考核工资,年收入3万多。”杨志伟欣慰地说,社会对老师的尊重和认可也不断增多,一些社会团体直接帮助解决教师生活问题,一些年轻人甚至心甘情愿献身农村教育事业。  

  农村中小学不仅要配齐教师,还需要素质好、水平高的教师。杨志伟知道,要想让孩子成才,教学质量至关重要。“希望各级政府制定的教师培训计划多向农村地区倾斜,也希望知名的专家学者经常上门给我们培训,给学校的教学质量加把劲。” (记者 张洋) 

支教志愿者:“自己在做一件有用的事”  

  早上醒来时,刘慧经常以为自己还在大营盘村。春节前几天,她刚刚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那个大山深处的麻风病村支教回来,晚上一闭眼,都是那些山里的孩子们。  

  刘慧是郑州师范学院的大四学生,毕业前,她参加了“绿城一叶”志愿支教队伍。  

  麻风病在上世纪50年代的凉山彝族自治州肆虐,数百病人聚集隔离,形成远近避之不及的麻风病村。10余年后,政府派出的医疗人员进村施治,患者陆续康复,但旧观念很难改,村子还是受歧视,被边缘化。  

  如今的大营盘村,教育落后。学校尽管有近200名学生,可直到2008年,才有人第一次考进高中。“90后”刘慧和志愿者们来到这里时,惊呆了。没有水,吃的是山上蓄的雨水;没有床,用棉絮打地铺;上厕所,要走上一里地;屋顶不挡雨,搬到仓库里住;天冷了,耳朵和手冻烂了,还要帮孩子们洗衣服……初到两周,大家的嗓子全发炎了,嘴角烂开口子。  

  可慢慢的,这种想都想不出来的生活,刘慧习惯了。她负责教外语,每天课前唱一首英语歌,培养气氛。“这里封闭,孩子们大都内向,英语几乎零基础。一开始,没人愿意开口说英语。”在刘慧带动下,孩子们逐渐消除了紧张,把嘴张开了,甚至主动用英语打招呼。

  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让刘慧感到震撼。一个大雨滂沱的周一,刘慧想,周末回家的孩子肯定要迟到了。谁知不到7点,教室里竟然传出琅琅书声!“这些孩子手脚健全,即使生了疥疮,只要讲卫生,也不会感染。”想起孩子们眼中闪烁的光,刘慧说:“我发自内心地想为孩子们做点事,最起码,可以用知识改变命运。”  

  熟了以后,孩子们跟刘慧特别亲。课下,有女孩子跑来,把自己的小秘密告诉她。最后一堂课上,孩子们突然站起来,合唱了一首英语歌。刘慧哭了,心里想着,孩子们不知为此排练了多少次。  

  如今,学校里再没有麻风病传染的事发生,可师资力量仍然不够,需要一茬接一茬的志愿者来为孩子们讲课。刘慧很怀念那段支教的日子,“山里生活很纯净,我内心里知道,自己在做一件有用的事……” (王汉超 张妍文) 

 留守儿童父母:“下一代不能走我们的老路”

  “过年一回家就给儿子买了这个,希望他能提高成绩。”正月初八早晨,山东省单县终兴镇时寨村,31岁的王文轩指着花2800元买来的小学生平板电脑告诉记者。王文轩两口子都在外打工,最牵挂的就是儿子的学习,“我们一家人的希望都在儿子身上”。  

  乐呵呵地堆了一阵子雪人,王文轩、刘霞夫妇马上把儿子王旭阳拉到书桌前,研究起学习机怎么用。刘霞说:“在家只能待十来天,既想多陪他玩玩,又想赶紧给他补习功课,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孩子累,我们更累。”  

  “出外挣钱都是为了阳阳,他能上好学,怎么都行!”王文轩说。阳阳争气,书桌上方挂着这学期的奖状。可王文轩还是发愁,时寨小学就快停办了,三年级去哪儿还没着落。他愁得直抽烟,隔壁村的小学质量差,去城里上学,孩子又没人照看。  

  “无论如何,下一代不能走我们的老路。”这是王文轩的心愿,也是很多打工父母对在老家留守的孩子的最大期望。  

  山东省菏泽市留守儿童示范校单县希望学校教师杨文倩观察,留守儿童教育有“三缺”:一缺家庭教育,祖父母们普遍没有文化;二缺优质师资,村办小学留不住好教师;三缺社会教育,从学校到家之间存在教育的空白。因此,很多孩子“义务教育阶段一结束,就辍学打工去了”。  

  “多数父母回来过年,只想着用金钱补偿孩子,买这买那,却不知道孩子最缺的是父母的言传身教。”杨文倩对此深有感触,因为“很多孩子开学了就互相攀比”。  

  在单县时楼镇孙庄小学校长李留柱看来,孩子们学习不如意,跟农村学校的“没落”有很大关系。以这所辐射11个村庄的小学为例,10年来,没有新进任何专科学历以上的教师,学生数量也从2006年的400多人降到现在的24人。  

  阳阳下学期怎么办?刘霞希望儿子能去县里的希望小学,但是王文轩担心,“学校里都是留守儿童,跟在农村上学有啥区别?”据介绍,这家位于县城的民办学校,1/3的学生属于留守儿童。(记者 程远州)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