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浙江杭州上城区:"基于学生发展"助推教育升级

www.jyb.cn 2015年05月27日   来源:人民日报

历时5年,杭州上城区在全国率先试点区域教育质量提升

“基于学生发展”助推教育升级

  绿色评价是教育质量评价与检测的方向,改变传统的以应试教育为指挥棒、以分数论“英雄”的教育质量评价观,需要一套绿色评价的理念与体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曾发布我国首个区域教育质量健康指数,涵盖了品德发展水平、学业发展水平、身心发展水平和学业负担状况,提出了区域教育质量健康体检的新概念。

  对于这套全新的理念,创新中心与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不谋而合,从2009年至今,经过5年合作,在我国进行了唯一一个区域教育质量提升试点,探索一种真正“基于学生发展”的教育模式。25日,成果在京发布。

  整体教育水平已位列上游,测评中却发现不少问题

  时间追溯到5年前,2009年,上城区与北京师范大学合作启动《基于学生发展的区域教育质量提升》项目,旨在通过第三方评价对区域内学生发展状况进行深入分析,诊断制约学生发展的关键症结,并谋求在制度层面的进一步改革。

  不过,在大多数人眼里,上城区的整体教育水平在整个浙江省也算位列上游,改革从何处突破?

  项目组首先对上城区教育进行了测评。结果显示:在学业表现方面,上城区学生的认知能力和学习成绩总体水平较高,但学生成绩校间差异较大,相对于其他区县,初中阶段名次后1/3学生成绩也比较低;在社会性发展方面,随着年级的升高,上城区学生的“生活满意度”和“幸福感”逐渐下降,“孤独感”和“焦虑”却逐渐上升。

  经过进一步深入分析发现: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来自多个层面,其中最深层次的症结是区域教育治理不善——教育行政机关层级较多,职能不明确,分工不尽合理;管理人员服务意识不够,活动缺乏计划和统筹;中小学要参加行政部门组织的大量活动,接受很多检查评比,还要经常“被服务”,办学自主权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上城区教育局局长项海刚举例说,“学校被服务现象在以前就很常见,教研员开展教研活动,常常是自己定个主题,学校被动接受,未必符合学校教学实际情况。还有校园食品安全问题,常常涉及义务教育科、后勤管理科等多个部门,分工不明确,易造成安全隐患。”

  给予充分自主权、引入第三方评价,教育局理顺跟学校的关系

  上城区教育局在国内率先进行了“管办助评,各归其位”教育治理新体系探索。管办评分离,是一直以来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放哪些权?放权后,基层学校如何进行有效管理?这些难题都亟待攻克。

  上城区教育局都放了哪些权?首先给予学校充分的办学自主权。学校的办学目标、发展思路和主要措施,由各校按照自己的现状、条件自主决定。在时间安排上,教育局减少、整合低效甚至无效的会议、检查时间,让学校能够集中精力完成自己的任务。上城区还改变了原来由教育行政部门直接对学校进行考核评估办法,而是由督导部门或者引入第三方对学校进行评价。比如,在2015年,对学校进行家长满意度、课业负担等多项评价内容,均直接引入社会机构进行评定。

  当然,简政放权并不是教育行政权力单纯的“放”,也包括必要的“收”。比如,收回以前让渡给业务部门的教师晋职、评优评先活动等行政管理职权。上城区还进一步加强了结果问责。三年发展规划的终结性评价结果,与校长任免、教师绩效挂钩,保证学校办学的方向和效果。

  改革后,管理部门与学校的关系明晰了,学校的自主权明显增强,教育局的管理和服务也更有针对性。“现在的办学自主权更多的体现在‘可选择性大了’。对于教育局给出的方向性制度,以前学校要不折不扣地执行,现在则可以选择执行:可以采取‘拿来主义’直接使用,可以部分使用,可以改造使用。”胜利小学校长张浩强说。

  改变评价标准,关注学生基本素养,改革成效体现在学生的发展上

  在不少专家眼中,教育改革的方向有很多,但教育教学评价能起到导向作用。只有改变评价标准,才能改变唯分数论英雄的固有观念。为此上城区专门成立了督导与评价中心,5年来,评价中心为全区、学校、教师和班级提供了共约3.2万份反馈报告。

  测评学生不仅要关注学生的学业成绩、学习兴趣、学习态度,更要关注情绪情感、价值观、社会公正、社会信任、法律意识等基本素养。通过这些测评数据,教师和家长读到的不仅是冷冰冰的作为学习个体的学生,更是一个鲜活的完整的个体,一个健全的人。

  评价标准的改变对学校也产生了巨大影响。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学校成了明星,比如清泰实验学校,这所生源不理想的学校,原来按成绩排名,常常排在最后。“如今全区学校开展发展性评价,看进步看变化,我们的增量连续3年成了全区第一,学校、教师、学生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原校长章建祥说。

  “过去,评价学校要综合考虑很多因素,像学校硬件、升学率、骨干教师数量、教师发表论文等等。现在,我们在众多指标中确定了关键绩效指标,那就是学生发展。学校在多大程度上促进了全体学生的全面发展,以及做了哪些有利于学生发展的工作,对学生发展的贡献有多大,是衡量学校工作的重要依据。”上城区政府教育督导室主任周常生说。

  改革的成效最终也体现在学生发展上。据了解,5年来,上城区学生学业水平提升明显,初三学生在全市初中毕业生学业能力水平抽测中提高显著,排名后1/3学生的成绩也于2012、2013两年在全市各区县中名列前茅。项目组连续多年收集的学生发展追踪数据显示,学生们的幸福感、积极社会信念、社会公正感等逐年提高,孤独、焦虑和抑郁情绪等逐年下降。

  项海刚说,我们秉持“以学生发展为本”的理念,对区域教育进行整体改进,探索出“管办助评”各归其位的教育治理新模式。改革也遇到了不少的难题,“目前的改革仍局限于义务教育阶段,如何有效地与高中阶段相衔接,是未来需要探索的方向。”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