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四川金堂经验:如何消除留守学生的监护盲区

www.jyb.cn 2015年06月17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今年5月,四川省江油市,六年级留守学生露露(化名)向老师请假,回家亲手对奶奶下毒,后饮下农药自杀。露露经抢救无效死亡,奶奶获救。

  6月,贵州省毕节市,四兄妹疑似集体喝农药自杀,年纪最大的哥哥13岁,三个妹妹分别为9岁、8岁和5岁,成为震惊全国的悲剧。

  发生在留守学生身上的这些悲剧,让团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委书记蒲天乐意识到,关爱留守学生的工作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他刚刚决定,马上启动一项调研工作,看看现有的工作落实得怎么样、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

  事实上,作为外出务工大县,金堂的党委、政府在近几年间做了大量的工作,推动留守学生关爱工作,填补了许多留守学生监护环节的空白。

  大量的留守学生对教育来说是个严峻的课题

  14岁的薛兰(化名)是金堂县福兴镇初级中学的学生。她出生10天的时候就被亲生父母遗弃在养父家门口,因此她一直对亲生父母心怀怨恨。养父母长期在外打工,一年难得见几次面,她常年和养父家的奶奶生活在一起。薛兰认为养父母偏心,更喜欢大她十几天的哥哥。

  老师总结了她的行为表现:学习缺乏主动性;行为习惯不好;课堂上爱调皮捣蛋,总跟老师对着干;性格倔强固执,缺乏自制力。

  薛兰的表现在留守学生群体中具有普遍性。金堂县教育局局长刘斌说,大量的留守学生对教育来说是个严峻的课题,毕竟教育是需要社会、家庭、学校三位一体的。

  对薛兰情况的掌握不仅来自她在学校的表现,更多的是来自于老师在家访中的了解,学校对她的了解甚至具体到其被遗弃的细节。据校方介绍,因为被遗弃的当晚被老鼠抓咬,薛兰的脸上至今还留有疤痕。

  基于对学生的了解,校方为薛兰指定了专门的心理教师,帮助她通过网络与养父母保持经常性的联络,增进亲情。经过长期细致的帮助,老师们注意到,薛兰与养父母的沟通顺畅了,与同学关系融洽了,也不再与老师对着干了,心态也更加阳光了。

  当地团组织则在教育系统的基础上,开展了以“关爱留守学生一个都不能少”为原则的留守学生关爱行动。他们在全县21个乡镇、45所学校开通亲情连线,设置亲情电话70余部,为留守学生提供亲情沟通服务。团县委还多次举办“用爱浇灌 用心呵护”留守学生监护人培训班,组织大学生志愿者利用暑期和周末陪伴留守学生开展活动。

  13部门联动开展留守学生保护试点

  金堂是一个典型的劳务输出大县。全县89万人口中,常年在外务工的达18万人。在号称全国打工第一镇的金堂县竹篙镇,5万多人口中,常年在外务工的多达1.2万人,另有季节性外出务工的约7000人。

  大量的劳务输出产生了一个庞大的留守学生群体。数据显示,全县从小学到高中阶段的留守学生有2.5万人。其中,父母双亲均常年在外务工的留守学生达9000多人,大约占成都全市的一半。在竹篙镇,双亲在外的留守学生有1400人。

  据金堂县竹篙镇小学的统计,留守学生占全校学生总数的31%,其中男生占18%,女生占13%。他们大多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者委托监护人监护。

  2012年,金堂县委办公室、县政府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深入开展留守儿童、空巢老人和外出创业就业人员关爱行动的意见》,要求建立动态管理机制,深入开展关爱留守儿童、空巢老人和外出创业就业人员“十大行动”。

  其中,涉及关爱留守学生的包括:配齐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建立校外心理辅导员队伍,加强能力培训,做好心理疏导,做实心灵关爱,确保留守儿童100%接受心理辅导;建立学校亲情连线、亲情视频电话,确保100%的留守儿童有条件与父母网络见面,开展“爱的团聚夏令营”活动,让留守儿童与父母共享家的温暖;一镇建一个标准志愿者服务站、一个乡村少年宫,一村一支志愿者服务队,一校一个“留守儿童之家”、一个寸草心家园。

  2014年,金堂县法院、教育局、公安局、民政局、司法局、财政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城管局、卫生局、总工会、团县委、妇联、残联等13个部门联合印发了《金堂县困境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工作实施方案》。

  这个方案建立了动态监测发现、报告响应处理、社会力量参与、专家督导评估、试点工作保障、信息共享联动等六大机制,启动了家庭监护、社区网络、生活救助、教育联动、司法维权五大保护机制。

  按照上述方案,团县委在全县范围开展了留守学生基本信息调查工作,建立了“留守学生信息管理系统”,将全县留守学生的基本信息、学校信息及关爱人员信息、受关爱信息逐条录入,实现留守学生电子档案动态管理和“个性化”服务。

  近几年没有因为父母不在身边而发生留守学生意外事故

  今年1月30日,金堂云合镇初级中学校长肖方玖率领11个小组,深入全镇的学生家庭,了解掌握留守学生的监护情况。

  而在6月15日召开的学校家长委员会的会上,肖方玖就提到了毕节悲剧。他对40多位家长代表说,希望家长们强化监护意识,不能光顾着挣钱,而要尽到家长的监护责任。

  在云合镇初中,全校单亲外出务工的留守学生大约占学生总数的60%,双亲在外的留守学生占30%。肖方玖说,学校每学期都要更新留守学生档案信息,确认家长及其他监护人的联系方式。

  云合镇初中的老师会通过周末作业的完成情况来判断留守学生监护人是否尽到了监护责任,一旦出现异常情况,老师就要去家访了解。“我们希望借助这些工作,确保留守学生监护环节不留空白。”肖方玖说。

  “如果出现没有监护人的学生,我们要向乡镇政府报告,民政部门、所在村级组织会落实代理监护人的工作。”肖方玖介绍说,“不过,目前全校除了两位孤儿外,还没有出现没有监护人的留守学生案例。”

  考虑到留守学生群体的家庭结构特征,从2014年起,金堂县教育局还要求,教师要更多地走进留守学生的家中,把家长会开到学生家里去。

  金堂县教育局局长刘斌说,正因为全力贯彻了县委、县政府的要求,近几年,金堂县没有因为父母不在身边而发生留守学生意外事故。(记者 王鑫昕)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