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鄂尔多斯建立公益普惠科学规范的早教服务体系

www.jyb.cn 2015年07月05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迈不开步与不敢迈开步

——鄂尔多斯市公立早教试点透视

鄂尔多斯市早教中心与社区合作开展医教结合亲子运动会。(李臻昊 摄)

  自2012年成为全国首批14个0-3岁早教试点地区之一以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积极探索建立公益普惠、科学规范的早教服务体系,到2015年,全市共建起36个公立早教中心,每个旗县区至少有两个。但在这次摸着石头过河的实践中,鄂尔多斯市经历了迈不开步的现实困境,也怀揣着“不专业不提供”的敬畏之心不敢迈开步。 

  提升婴幼儿家庭科学育儿水平 

  随着南非世界杯主题曲响起,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第一幼儿园朵朵班的早教课堂沸腾了,家长和孩子们系着报纸和手摇铃做成的草裙,手拿沙锤欢快地跳起了舞,但25个月大的小虎旦儿一直没有动,偶尔咬一下手指,看着舞动的人们。在刚才亲子手工活动中,他大多时候也只是看着别人做,而他妈妈自始至终都没有硬拽着他参与。 

  “刚开始,看他不动就着急,生怕不如别人家孩子表现好,但每次老师都禁止家长强求宝宝参与,说孩子个性不同,对事物的关注点也不同。”小虎旦儿的妈妈解释说,“后来,我发现他不动手,但是在观察,回家后和我一起做,我做错时他还会纠正。”她告诉记者,别看自己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其实之前根本不了解孩子,所以教育起孩子总是感觉吃力不讨好。比如,之前孩子咬手,她喊骂、打手制止都不管用,后来才知道那是孩子正在经历口腔探索敏感期。 

  “2012年起,鄂尔多斯市积极探索构建公益普惠、科学规范的早期教育服务体系,提升区域内0-3岁婴幼儿家长和看护人员科学育儿整体水平。”鄂尔多斯市教育局副局长郑军说,按照规划,到2020年,全市城镇开展早期教育率要达到95%、苏木乡镇要达到80%。 

  实践中,鄂尔多斯市首先建立起政府统一领导、教育部门主管,卫计委、妇联、财政等六个部门协调配合的工作机制。将市卫生计生委所属的“婴幼儿早期发展管理中心”划归市教育局,负责全市早教的管理工作,同时成立“早期教育指导中心”,为全市早教机构提供专业指导。同时,明确严格按照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原则,核定标准收费,最终让群众享受到就近、能消费得起的早教服务。目前,鄂尔多斯市私立早教机构的收费标准是每节课100-150元,公立的是60元。 

  周日下午4点,在东胜区伊克昭幼儿园诃额仑办事处早教中心点,丹丹老师边环视正在亲子阅读的家长们边提醒说:“要让宝宝一次翻一页,在家里也要坚持这样做,这是对孩子前阅读习惯的培养。”记者注意到,一节课中,老师在每个重要环节都有延伸到家庭教育的要点提示。 

  园长柴凤英告诉记者,伊克昭幼儿园是东胜区最早探索提供普惠性早教服务的公立幼儿园,每学期都要开展免费“送教”进社区活动。由于活动反响很好,2014年,诃额仑办事处主动与幼儿园合作,在社区设立早教中心。最近,又有三个办事处找幼儿园要合作办早教中心。 

  迈不开步的现实困境 

  早教课程一结束,小虎旦儿就奔向体能活动中心上爬下跳,但不到10分钟,妈妈硬把他带走了,因为下一堂早教课马上要开始了。伊金霍洛旗第一幼儿园园长王巧梅告诉记者,目前幼儿园早教中心只能服务周边六个社区,因为要首先保障3-6岁儿童享有学前教育资源。 

  鄂尔多斯市教育局托幼管理办公室主任高俊志介绍说,目前全市公立早教机构的布点主要以幼儿园开设早教中心、早教点和亲子园的模式为主。但是,不挤占3-6岁学前教育资源,是公立幼儿园开设早教服务中心的一个前提条件。近年来,鄂尔多斯市不断扩大公办学前教育资源,截至2015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94.6%以上,可是中心城区的公办园学位依然紧张,没有多余场地和师资提供早教服务,这也是鄂尔多斯市构建公益普惠性早教服务体系无法迈开步的现实困境。 

  此外,作为试点地区,突破一些制度障碍是更大的难题。如:明确收费标准的问题,公办早教机构收费标准在国家层面就没有进入发改部门的收费目录,鄂尔多斯市教育局从自治区到地方多次与相关部门协调,直到2015年,市政府出台《关于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指导工作的实施意见》,才明确提出: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负责制定早期教育机构收费项目与标准。至此,解决收费问题才有了希望。 

  而对于已经迈开步的公立早教机构来说,探索路上同样步履蹒跚。“我们现在还谈不上改变家长育儿行为,刚刚开始改变家长的理念。”伊克昭幼儿园早教中心主任张玲直言。记者了解到,对于公立早教机构来说,每年为散居儿童提供至少两次免费早教服务不是难事,难的是提高服务散居儿童家庭覆盖率,有的家长根本不参加免费早教活动。 

  “我们小时候没上过早教、幼儿园,照样成长得很好啊。”这是不认可早教的家长最普遍的说法。 

  “其实这种说法很对。过去在农村牧区广阔田野中长大的孩子,正是享受了很好的早期教育环境。”鄂尔多斯市早教中心主任刘洁说,“因为婴幼儿就是通过身体感官在大自然中的体验、探索来认识世界的,是通过玩耍驱动大脑发育、实现成长的。但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已经不适合孩子成长。”孩子接触大自然的机会太少,在电子产品环境和人工娱乐场所度过的时间太多,再加上孩子被过度保护、过度溺爱、过度陪伴,自我探索的成长体验严重缺失,家庭养育亟须引导。 

  “现在,转变家长整体育儿理念,只靠早教中心,力量太薄弱。”刘洁说,2015年6月,鄂尔多斯市早教中心与社区、卫生、妇联、新闻媒体等部门合作开展了4次专门服务散居儿童的“医教结合大型亲子运动会”,探索调动社会更多力量支持早期教育。 

  不专业的早教不如不提供 

  “上学期,一位妈妈带着孩子来上试听课,一进屋,孩子像小猫一样轻手轻脚走着直线,看着就让人心疼。”鄂尔多斯市早教中心李老师说。经了解,这个孩子之前在某早教机构上了一年课,该早教机构称以某知名幼儿教育理念培养孩子的行为习惯,对孩子过度强化规则,将孩子一切行为活动标准化。“这是投家长所好,误读幼儿教育理念,看似培养了一个乖巧的孩子,但却束缚了孩子的天性。”李老师说。 

  “对于0-3岁孩子的教育,不是塑造和灌输知识的阶段,而是激发其内在感知、体验能力的阶段。”刘洁说,“如果这个阶段刻意培养孩子某一方面的能力,就是把幼儿园教育甚至是小学教育前置到了0-3岁,这对孩子成长来说是一场灾难。”  

  刘洁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在鄂尔多斯市早教中心,每次试听课后,常有家长理直气壮地向老师们质疑:“为什么在你们的早教课上,孩子什么也学不到?不教唱歌、不教跳舞、连识数也不教!”  

  “早教必须符合婴幼儿身心发展特点,不能违背教育规律,不专业的早教不如不提供。”高俊志说,“尽管目前距离普及目标还有很大差距,但我们也不敢放开门槛推动这项工作。” 

  在鄂尔多斯市早教服务体系建设中,有两个限定词,一个是“公益普惠”,另一个是“科学规范”。在早教机构的设立中,鄂尔多斯市严格执行早教机构准入制度,凡举办招收0-3岁婴幼儿的早教机构,均需先经旗区教育行政部门初审,报市教育局验收合格后方可实施。同时,出台《早期教育机构设置标准》,对早教机构的设施配置、人员配备、经费管理、机构管理等作出明确规定。 

  2015年春季开学起,伊克昭幼儿园亲子早教中心将早教课从45分钟延长到90分钟,保证每节课至少有30分钟的分散活动,在此期间老师要逐一观察孩子,并有针对性地与家长沟通。“这是对我们过去‘高控制式’课堂的一次改革探索。”早教中心张玲介绍说。 

  从开设亲子早教课程起,伊克昭幼儿园就积极开展早教课程的开发与研究,并每年派教师到北京、上海等地见习培训。同伊克昭幼儿园一样,除了加强教师培训,为了保证每节课的质量,鄂尔多斯市早教中心建立“集体过课”制度,每位老师每节课程设置都需要提前经过全园教师集体“检验”。2015年起,鄂尔多斯市本级财政每年拨付10万元,专项用于全市早教教师培训,加大对教师专业培训的力度。(记者 郝文婷) 

  《中国教育报》2015年7月5日第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