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2016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观察:教育难点如何攻?

www.jyb.cn 2016年01月1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2016,教育难点如何攻?

——2016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观察(下)

  学校“乡弱城挤”,师资结构性短缺,民办教育亟待规范发展……  

  在2016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的分组讨论会上,这些教育改革发展中的难点和群众关切的热点,一直是各地教育部门“当家人”和教育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关注的焦点。  

  2016年,“十三五”的开局之年。一些教育领域体制性、制度性的障碍需要“破冰”,一些教育热点难点问题亟待“破解”。这,正是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根本动力。  

教师缺编咋办?

把招聘权交给教育部门

  “放开二孩”之后,教育怎么接招?这个问题,对地方教育部门来说,最直接的挑战,是即刻出现的教师短缺问题。  

  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说:“对学校来说,入学问题可能会晚几年出现,但是教师的问题,现在就需要重视。我建议适当增加编制,增配教师。”  

  新建了学校却没有教师,这样的尴尬在外来人口居多的广东更加突出。“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每次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去协调教师编制,省编制部门都拿中央来说事。  

  可是,罗伟其也有一肚子委屈:“教师编制的计算并不是按照学生实际的人数,而是按照2012年的编制基数,而且我们一些欠发达地区本来就没有配足,当时请了很多代课老师,清退了这些教师之后,空出了一些编制,按照标准补齐这部分,编制部门也不同意。”  

  天津市教委主任王璟说:“‘十二五’期间,天津人口以每年五六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速度增长,面临的问题是教育资源永远是短缺的,怎么建怎么不够。教师队伍建设提升空间很大,农村小科教师结构性缺编。”  

  在分组讨论中,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王定华说:“教育部正在牵头研究统筹城乡一体化教育相关政策,大家关心的与人社部门、财政部门的协作,也有一定的突破。尽管将来教师编制的总额还是人社部门说了算,但是招聘的权力归教育部门,在岗位协调上,以县为主进行统筹。”(记者 刘博智 柴葳 高靓 万玉凤) 

“乡弱城挤”咋解?

优化结构做大城镇教育做强乡村教育

  “有条件的孩子都去城市读书,进城市公办幼儿园都要摇号了。”在2016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分组讨论会上,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出现的城镇学校“大班额”、乡村学校萎缩的问题,被江西省教育工委书记黄小华形容为“计划赶不上变化”。  

  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厅长秦斌也算了一笔账:广西现有9000多个教学点,因为村小人口缩小后开不齐班萎缩成教学点,教学点数量呈现增长趋势。  

  农村资源不能撤,空壳学校、麻雀学校该向何处去?城镇学校还可以接纳多少学生?对这个让人头疼的新难题,厅长们晒出了各自的“药方”。  

  在山东,解决城镇中小学“大班额”被列为基础教育重点工作,省财政拟安排奖补资金20亿元以上,希望在2017年底前解决,目前已下达各地“大班额”补助资金3亿元。“省长和每个市的市长都签了责任书!”山东省教育厅厅长左敏介绍,山东将抓住“人、地、钱”等关键环节,推进解决“大班额”项目融资工作,并实行月调度和通报制度。  

  “实现教育结构优化要补齐短板,转变城乡差别和校际差别。”秦斌介绍说,广西将新建、改扩建一批学校,进一步改善办学条件,扩大教育资源总量。  

  “新型城镇化的浪潮凶猛而来,义务教育首当其冲。”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表示,教育部正在牵头研究统筹城乡一体化教育相关政策,主要内容是做大城镇教育,做强乡村教育,经费统筹,钱随人走,精准发力,精准扶贫。(记者 陈少远 柴葳 高靓 万玉凤 董鲁皖龙) 

民办教育咋规范?

“在含着沙砾的金矿里慢慢淘出真金”

  “现在既要鼓励社会力量办学,但是对它所存在的问题也要深入探讨。民办教育的复杂程度远比我们想象得高。民办教育是金矿,但是这里面含着沙砾,需要我们慢慢淘,淘出真金。”在2016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分组讨论中,安徽省教育厅厅长程艺如此表示。 

  程艺建议,要下决心深入研究当前民办教育发展面临的问题,“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虽然民办高等教育问题比较突出,但不能仅仅着眼高等教育”。 

  像程艺一样,还有不少厅长将民办教育工作纳入施政视野。黑龙江省教育厅厅长徐梅表示,对民办教育要给予重视,但支持并不是无原则。尤其是民办高等教育,现在到了“立范”的时候了。要注意到民营企业趋利性是必然的,和发达国家用民间资金、社会资金支持学校不一样,目前我们不乏民办学校来回转卖学校赚钱的例子,更别说抽逃资金问题。 

  徐梅建议,到了规范民办教育的时候了,该支持还是要支持,但要做一次大规模的规范检查或是评估,哪些学校是依法依规保障质量的学校,哪些学校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该来清清账了。 

  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说,发展民办教育,现在不是解决有没有的问题,如果定位还停留在补公办教育不足的定位上,那就是无休止的抢生源。他表示,不鼓励一般的民办教育,还要严防地方政府打着发展民办教育的旗号甩政府办教育的包袱,特别是在现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记者 万玉凤 高靓) 

  《中国教育报》2016年1月19日第1版

  2016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观察(上):今年,教育的劲儿往哪使?

  刚刚走过“十二五”,面对接踵而来的“十三五”,2016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1月15日至16日在北京召开。在会议分组讨论上,各省(区、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计划单列市教育部门的“当家人”,以及教育部机关和直属单位负责人,围绕这些教育发展改革中的问题各抒己见,集聚众智,共同求解。>>>详细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