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代表委员再问课外培训班:谁的需求?哪儿的市场?

www.jyb.cn 2016年03月0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代表委员再问课外培训班——谁的需求?哪儿的市场? 

  “课外培训、补课的事情尽管一抓再抓,可还是堵不住。”3月6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李延芝在小组审议会场上一抛出补课的话题,会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热烈、忧虑、无奈。

  3月5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李翔利用小组讨论的间隙,到走廊上打了个电话,问朋友哪个英语培训班靠谱,新学期开学,他正准备给孩子报个培训班。“有需求,培训班就有市场。”李翔说。

  这是记者在两会现场捕捉到的两个场景。

  明补禁止了,转到“地下”了

  李延芝代表抛出补课话题后,代表们都有话要说。

  “教育部门三令五申,发通知、下文件、监督检查、通报处理,明面上的补课现象被遏止了,可都转移到地下了,变成了‘暗补’,原来的大班变成小班,小班变成一对一。”全国人大代表、齐齐哈尔市农委农技推广中心研究员谭志娟有些气愤地说。

  “为什么要报辅导班?一个是体制问题,一个是家长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成都市武侯区副区长杨建德说,自己和一些朋友就没有给孩子们报辅导班。在他看来,孩子身体好、性格好、心理健康是最重要的,知识是随时可以学的。

  “学习习惯,特别是运动习惯和阅读习惯的养成比上培训班更重要。现在,家长把孩子身体整垮了,补课越多孩子可能越厌学。”杨建德说。

  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说:“把孩子时间填满的父母是最傻的父母,应该留给孩子自己去读书、去探索、去成长。”

  课外培训的市场超千亿元

  “我报了3个课外培训班。”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朝晖实验小学五年级(2)班学生黄嘉卉说。黄嘉卉是这次两会报道的小记者,提起课外培训班,她有话说。“我报3个辅导班算少的,其他同学都是五六个。我们基本没有时间去玩儿。”黄嘉卉说,本来寒假约了同学去玩,但是约了一个寒假都没约上,因为大家都在上培训班。

  调查显示,一些大中城市有近70%的小学生和50%的中学生参加各种形式课外培训。这股热潮已由城市蔓延到农村,许多农村家庭也开始热衷于将孩子送到课外培训机构。目前,全国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达10万多家,其中上市机构10余家。据粗略估计,全国中小学课外培训市场“蛋糕”超过1000亿元。

  减负不会耽误孩子变聪明

  “我举双手赞成给孩子减负,减负不会耽误孩子未来变得更聪明的机会。”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说。

  俞敏洪认为,老百姓想让孩子接受更优质教育,眼睛只能紧盯着分数。“在学校,能拿高分又不用上辅导班的孩子,可能只有10%。怎么办?家长就很焦虑,结果就是将孩子交给课外培训班”。

  “今后,培训市场仍然会存在,但应该是更加个性化、多元化的,不能是针对考试、针对主要学科的补差性教育。今后培训市场应该更多面向每个孩子不同的个性、不同的需求,培养他们的多元化、特征化。这是我们培训市场应该努力建构的。”朱永新说。

  朱永新同时认为,培训市场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对教育质量是一个提醒。“这说明学校的教育质量要提升。学校的教育质量提升到一定程度,课外培训市场就很有限了”。(本报北京3月6日电 记者 张春铭 曹曦)

    《中国教育报》2016年3月7日第3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