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大家】高等教育学界的“常青树”

  虽然已经94岁了,但潘懋元仍然在开讲座、带博士生,从15岁开始从教,至今已有79载。上世纪80年代初,高等教育学正式成为独立学科,潘懋元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学的开拓者。【详情

【钻研教学】痴迷于“人民教师”的称谓

  没做过老师的人,想必难以理解为人师的那份感受。对于潘懋元来说,与“一代宗师”的称谓相比,他更偏爱“人民教师”。潘懋元一生简单,唯教书为其大爱。【详情

【爱生如子】教导学生“欲为学先做人”

  爱生如子,不只是弟子们对先生的中肯评价,更是先生数十年如一日用爱与行动躬身践行的人生操守。学生说:“我父亲‘弄错了’一件事,他把学生当儿子,把儿子当学生。”【详情

·我只是个普通教师。我一生最欣慰的事,是我的名字能名列教师的队伍中。
·我既是“播种者”,又是“收获者”,在个人物质生活上我已经没有什么可追求的了,得英才而育之,这是一名老师的最大快乐。

·为师所以传道、授业、解惑,在此基础上,还有一个境界,那就是发现“人的价值”,发现学生的价值,尊重学生的选择,这样才能发挥他们的创造力。

  学生说:先生常向我们提起,理论研究中切忌‘大、空、洋’。‘大’就是题目大、口气大;‘空’即研究的结论纯粹是由理论推导出来,空话连篇;‘洋’就是喜欢搬洋人的话。

  学生说:我有一个硕士师弟,家境贫寒。先生就把我叫到家里,给我一个信封让我转交给他,里面是厚厚一沓人民币。先生就是这样把每个学生都牵挂在心里。

  记者说:潘先生教育学生不随声附和,不刻意追求“高深”。唯如此,才能在为人、为学的过程中,体现质朴简约的为学之本。大道至简,在充斥浮躁与喧嚣的当下,是最宝贵的吧。

  记者说:在潘先生身上,“权威”有了新的诠释,不是利用“权”来发“威”,来对别人的东西指指点点。真正的权威应该是治学品德上的权威,用学术品德来服人、凝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