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综合报道> 正文

[新闻视点]公办幼儿园承包为何引发纠纷?

www.jyb.cn 2006年12月3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在我国,公办幼儿园、学校,其资产原本属于国有。可是,在湖南省衡阳市,两所办了数十年的公办幼儿园,却被私人几乎“无偿承包”了10至30年,而且相关部门还将事业单位法人代表资格,也慷慨“送”给了承包商!随着承包商经营活动的展开,不但国有资产正面临流失的危险,教师的切身利益也一再遭到侵害。人们禁不住追问——

  [最近一段时间,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迪尼幼稚园的6名教师寝食难安。因为,她们还在担心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即将开庭审理的幼儿园承包合法性案件,是否又如此前的几次申诉一样,以失败告终。倘若如此,这不仅意味着她们两年多的法律维权行动将付诸东流,还预示着她们服务了20年的公办幼儿园,将由私人承包商去“合法掌管”其未来命运。

  无独有偶。在距离衡阳市不足25公里的衡东县机关幼儿园,29名教师最近也在诚惶诚恐地等待衡东县法院的最终裁决。

  同一地区的两所公办幼儿园,为何先后被私人承包?承包后其资产为何面临变相流失的危险?事件的缘起,还得从两份承包合同的签订说起。]

  匆忙签订的两份合同 

  创办于1986年的衡阳市迪尼幼稚园,原名西湖一村幼儿园,是当年该市房地局为解决小区居民子女就近入学,而配套兴建的一所公办幼儿园,后划拨给衡阳市石鼓区青山街办管理。这样,该幼儿园从“出生”起,便是青山街办下属的一家非营利性质的事业单位,其资产属于国有。

  但是,2000年12月20日,当时的青山街办党委以幼儿园效益差为由,与时任石鼓区卫生防疫站的副站长姜辉香签订了长达10年的承包合同。

  按常理,既然是承包,承包方理应缴纳一笔承包金。而对于“承包金”,合同却明确规定,承包方除“投资20万元用于幼儿园软硬件建设”外,所谓的“承包金”却是:承包期间按时支付现有6名教师的工资,以及“交纳自合同生效期间的养老保险金和医疗保险金及失业保险金”。并且这6名教师的工资待遇,还得“与本园的办园质量和经济效益挂钩”。

  而作为养活园内6名教师的“代价”,合同规定,承包期间,不仅“甲方(幼儿园———编者注)向乙方(承包方———编者注)无偿提供校舍、场地及现有设施”,而且“乙方在承包期间,对幼儿园的人事、劳动、工资、福利待遇、教学等实行自主管理,甲方不得无故干预。幼儿园现有的6名教师,全部实行合同制管理,如承包期间,教师违反法律法规及本园制度或发生重大责任事故或造成4000元以上经济损失时,乙方可以解聘”。

  随着这份合同的签订,该园6名教师和幼儿园未来10年的命运,也宣告全部交由承包商主宰。因为,承包方接管后,如果想甩掉养活6名教师这一“包袱”,在合同赋予的权利范围内是不难做到的。

  不知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在隶属于衡阳市的衡东县,一所由当地县妇联主管、有着40年办学历史、校园面积数十亩的直属机关幼儿园,也在所谓的“招商引资”大潮中,终未逃脱被私人承包经营的命运。

  与迪尼幼稚园不同的是,衡东县机关幼儿园既是目前该县唯一一所享受财政全额拨款的公办幼儿园,也是该县唯一的省级先进幼儿园。其40年积累下来的无形资产,在该县乃至衡阳市都是独一无二的!

  然而,就在2005年3月15日,一份名为《引进外资完善县直属机关幼儿园的可行性分析报告》,送到了县委县政府。

  在“报告”呈送后的8天内,从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到分管经济、国土、物价、教育等部门的5位县领导,不仅先后作出“同意立项”的批示,而且每份批示还明确指示:“国土、建设、房产等相关部门要在办理各项手续中给予优惠和支持”。甚至有的批示还针对性地写着:“鉴于该项目的特殊性,请发改局予以大力支持,免费办理有关手续。”

  紧接着,围绕幼儿园的改造扩建工作,3月16日,衡东县县委召集县纪委、法院、编办、国土局、物价局和教育局等11个职能部门,专门召开书记办公会部署相关工作。

  与此同时,县妇联和幼儿园领导也紧急召集教职工,口头宣读即将签订的租赁协议,并以“租赁后大家的待遇一定比现在好”为说辞,劝说职工顾全大局。在提高待遇的“诱惑”下,所谓的教工民主决策当场以全票通过了租赁提议。

  3月27日,由时任衡东县妇联主席的谭春兰、幼儿园园长康正秋,与该县一位在广东经营餐饮业的私人业主胡定国,正式签订了长达30年的《租赁协议》。协议规定,租赁期间,“幼儿园场地和一切设备设施出租给承包方管理经营”。

  至于租金,《协议》规定:“乙方投资500万元,全面规划扩建、完善配套设施。承包的前10年,乙方除补齐退休和在编在岗教职工财政拨款余下的工资缺口部分经费及相关福利待遇外,不再上缴租金,从第11年起,乙方每年除补齐教师工资缺口部分经费及相关福利待遇外,每年向甲方上缴租金2万元。”

  为了加快幼儿园招商引资项目的实施进度,就在协议签订后的第三天,该县县委再次召集建设局、国税局、地税局、非税局和劳保局等19个职能部门,召开“圆桌会议”,部署具体的实施工作。

  由于有县妇联和多个部门的鼎力“协助”,就在租赁协议正式签订后的不到15天内,私人餐饮业主胡定国正式接管了这家老牌的公办幼儿园,并在园内开始动工兴建一栋建筑面积近3000平方米的教学楼。

  在各方的合力下,两所公办幼儿园就这样先后被承包商掌“舵”。

  采访中,当时主管两所幼儿园的上级部门均宣称,之所以以如此优惠的条件承包给私人,都是因幼儿园经费紧张,正常的教学难以为继。情况果真如此吗?

  我们先来看看衡阳市迪尼幼稚园承包前的运转情况。据主管该幼儿园财务的原出纳蒋秋介绍,承包前除了教师工资等开支外,幼儿园不仅每年节余两三万元,而且此前运转一直都很正常。据石鼓区教育局分管基础教育的一位负责人证实,迪尼幼稚园承包前一直是全区比较好的幼儿园。

  再来看看衡东县直属机关幼儿园。据前任幼儿园园长罗俊平介绍,她在1986年至2002年担任幼儿园负责人的16年间,机关幼儿园不仅一直维持着400名学生的办学规模,而且从不担心生源,担心的只是学校没地方容纳更多学生。尤其在1987年成为湖南省百强幼儿园后,减去幼儿园各项正常开支后,一般每年都能节余3万多元。“以我在这所幼儿园工作22年的记忆,幼儿园并未出现过入不敷出的现象。而且在我2002年退休时,园内还有20多万元的净盈余。”罗俊平说。

  显然,这两所幼儿园承包前均不存在“难以为继”的问题。如果说两所幼儿园运转状况不理想,那么,承包商为何还要不惜耗费一笔不小数目的资金来承包呢?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庄元}

阅读排行

更多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