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综合报道> 正文

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留守儿童都认为生活很美好

www.jyb.cn 2007年08月24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调查发现,一些学校班里的前10名大部分是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不等于“问题儿童”

    “作为一线教师,我们应该如何去教育留守的学生?”听完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雷万鹏教授的课后,许多乡村教师向雷教授提出了同样的疑问。

    日前,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等举办的“2007年星巴克乡村教师培训班”在昆明举行。来自云南、宁夏、四川、陕西、重庆的500名乡村教师参加了培训。

    据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秘书长李宁介绍,本次乡村教师培训增加了关于留守儿童教育的课程,以帮助乡村教师掌握维护留守儿童心理健康和行为矫正的方式方法。“这是我们首次将留守儿童的教育列入乡村教师的培训计划。”

    父母外出没有影响留守儿童对学习兴趣、家庭幸福和人生期望的认同

    雷万鹏在培训中指出,目前一些对留守儿童的调查研究和媒体报道存在误区,常常先入为主,用有色眼镜选择适合研究假设的素材,很多研究是局部的,“把留守儿童妖魔化”,影响了政策的制定。实际有些问题不仅仅出现在留守儿童中,也出现在非留守儿童中。“没有全面的研究,就很难制定出有针对性的政策。”雷万鹏说。

    为了获得比较完整的数据,2006年,雷万鹏和他的工作小组在湖北、河南、安徽、河北、四川进行了问卷调查,除留守儿童外,非留守儿童也在调查范围内。此外,为了获得调查者的内心想法,除问卷调查外,研究小组还和孩子们交谈,看他们的作文和成绩单,以获取全面的信息。

    调查显示,超过一半以上的农村孩子是留守儿童,占53.8%;经济越不发达、地域越偏僻,农村留守儿童的比例越高;小学低年级比小学高年级留守儿童多,小学比初中留守儿童多。

    调查显示,留守儿童的生活和学习处于正常状态。在学习兴趣方面,留守儿童和非留守儿童没有差别,都认为学习很重要;在上学纪律方面,留守儿童比非留守儿童好,这与留守儿童寄宿在学校有关。

    在与同伴交往中,留守儿童和非留守儿童没有差异,有好朋友的留守儿童为91.6%,非留守儿童为92.1%。绝大多数留守儿童和非留守儿童都认为自己“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都“认为生活很美好”,“对生活充满希望”。留守儿童和非留守儿童都有“好好学习回报父母”的感恩心态,但对这一选项回答“非常同意”的留守儿童比非留守儿童比例较高。研究分析认为这与父母外出,孩子较早体验世事艰难,更早有自尊自强的意识有关。

    调查还显示,非常同意“我经常感到孤独”的留守儿童有10.5%,非留守儿童为7.5%;另有21.3%的留守儿童认为常受人欺负,79.7%的认为没有受人欺负;而非留守儿童的认为常被欺负的为16%,没有的为84%。由此可见,父母外出,一定程度上还是使留守儿童的安全受到影响。

    “相对非留守儿童而言,农村留守儿童是一个弱势群体。由于父母不在身边,孩子每天遇到的困难得不到解决。在儿童成长过程中,亲情缺失本身就是对儿童正常情感需求的剥夺和伤害。”雷万鹏说:“但是,农村留守儿童并不等于是‘问题群体’或者‘问题儿童’。留守儿童需要社会关注、关爱、支持和干预,但这种关爱和干预不能脱离儿童成长的自然环境,既不能低估留守儿童发展中面临的困难,也不要过分地夸大留守儿童问题的严重性,给留守儿童贴上标签。”

    要农村教师关注留守儿童首先要关注农村教师的生存状态

    雷万鹏说,他们在调查中发现,农村教师对留守儿童的认识和孩子自我认识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许多教师认为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严重,难以管教,不爱学习。但在问卷调查中,留守儿童的回答更多显示出乐观向上的心态。“我们曾在几个学校让班主任拿出花名册,告诉我们班上前10名学生中,哪些是留守儿童,结果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有一个班甚至前10名全是留守儿童。”他说。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异?雷万鹏认为,这与老师对留守儿童的关注有关。“但是我们老师的工作繁重,上课、备课、改作业,此外还要应对班上的很多事,我们的精力顾不过来。”有老师向雷万鹏反映。

    “这正是问题所在。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是中国现代化和农村教育固有矛盾的反映,农村教育投入不足,农村教师数量不够、压力过大,实际上这些问题以前就存在,只不过如今农村人口流动激化和加剧了这种矛盾。”雷万鹏说。

    他指出,要让农村教师关注留守儿童,首先要关注农村教师的生存状态,要知道他们是怎么生活的。

    “我们在调查中看到,农村教师的压力很大,要接受教学评估,要为保住饭碗而努力;新课程改革过于急进,让农村教师力不从心。”雷万鹏说,学校和教师负担过重,无力对留守儿童给予特别关注。“现行的有些政策由于过多考虑教师质量标准和教师专业化发展规范,较少考虑教师的生存、生活。这导致自上而下的教师政策并不一定符合农村教育发展实际。”

    “留守儿童的问题需要政府、学校、社区共同干预,没有一个好的机制,即使老师有良好的愿望也难以如愿。”雷万鹏说:“只有解决了农村教师的问题,才能解决农村教师教育留守儿童的困惑。中国农村的教育仍然要依赖大量有爱心的本土教师。”   (记者 张文凌)

(责任编辑 李红)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红}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