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新闻网首页
要闻   基教   高教
综合   学前   职成
人物   视觉   原创
教学   管理   风采
招考   就业   关注
资讯   社区   微博
地市动态
武汉    襄阳    宜昌    黄石    十堰    鄂州    荆门    孝感    荆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您的位置:首页 > 地方频道 > 湖北频道 > 教育人物> 正文

陈发喜:照亮山里娃的求学梦想

hb.jyb.cn 2014年07月04日  来源:湖北日报

爱,照亮山里娃的求学梦想
——乡村教师陈发喜助学31年的故事

陈发喜(右)在贫困生家中家访。(视界网 汪军 摄) 

  6月26日下午,宜昌市点军区土城小学放学了。六(2)班班主任陈发喜因重感冒打了三天点滴,说话很吃力,仍在宿舍里督促两名低年级学生做作业。家长出于信任,把贪玩的孩子托付给他管教。

  这时,二年级的高美玲、王梦婷从门口探进小脑袋:“陈爷爷,我们来看您的病好了没有。”为什么喜欢陈爷爷?她们天真地说,他经常给外面的人打电话,为大家送来文具和衣服。

  怀着感恩的念头,坚持多年助学

  陈发喜今年51岁。从1983年走上讲台至今,先后帮助了近百名贫困学生。旁人称赞他,而他认为只是平常事。“我出生于土城乡黄家岭村。以前家里很困难,吃过苦,也得到过帮助。”陈发喜对往事记忆犹新:从小学到中学,受到3位老师资助;高中期间,学校免除了学费,还提供免费食宿。点点滴滴的帮助,使他摆脱辍学的命运,也温暖了一颗少年的心。

  老师们不求回报,但活在世上要知恩、感恩。陈发喜的想法很朴素。刚工作时,每月工资不过二三十元,他省吃俭用,希望用微薄的力量帮助贫困学生。

  助学路,一走就是31年。

  陈发喜也曾苦闷、彷徨过。2004年秋,当地几所学校撤校并点,贫困生多起来,他无法一一资助。孩子们眼底的热切,灼痛了他的心。

  偶然间,陈发喜受到启发:能否通过网络汇聚社会爱心?2005年9月,他在论坛上发出第一篇帖子,引起武汉科技大学爱心社团的关注,送来一笔捐款。此后,他长期泡在各大论坛求助,为了争取信任,还邀请资助者实地考察或与受助者视频通话。

  社会各界的爱心,涌向这所山村小学。除了湖北,还有北京、山东、辽宁、青海、广东、浙江、四川、河北、福建以及香港等地的好心人,纷纷资助素昧平生的孩子们。

  少至几元,多至一两千元,自己这些年在助学上用了多少钱,陈发喜没有一笔账,也说不清楚。但是对于爱心人士的捐赠,他从不含糊,在一个专门的文件夹里,记录着贫困学生及受助信息、社会爱心人士资助款发放明细。

  说起这位同事,土城小学事务长黄代发感慨不已:“我很敬佩他。他不计回报地帮助孩子们,持之以恒。”

  黄代发代管一些孩子的生活费。记者翻开这个学年的记账本,看到大部分代管的生活费来自陈发喜。他还嘱咐黄代发,如果哪个孩子的生活费不够了,先帮忙垫上,再找他“报销”。

  目前,土城小学的776名在校生中,特别贫困的学生有30多人,在陈发喜的努力下,基本上得到一对一的资助。

  并不富裕的家庭,因爱而快乐

  陈发喜和200多名住读生住在同一栋宿舍楼。

  宿舍的卫生间里,堆着一大麻袋矿泉水瓶和不少硬纸板,都是他和妻子左学菊在校园里捡的。每次卖废品的钱并不多,主要用来奖励贫困生。

  对陈发喜的助学之举,左学菊也曾闹过意见。那时丈夫收入不高,自己没工作,还要抚养两个女儿,经济着实不宽裕。8年前,她来到土城小学工作,月工资一开始只有250元。

  然而左学菊渐渐理解了丈夫。“老陈过生日或生病的时候,小伢们买不起礼物,就画画、写上祝福送给他。”那些稚嫩而纯真的话语,熨平了左学菊的心。她觉得,丈夫做的事情是值得的。这几年,陈发喜为孩子们买的衣服、鞋子,都是她挑选的。

  陈发喜的电脑桌面,是外孙女的照片。外孙女出生5年了,除了大女儿偶尔带回家乡,他只在去年暑假到北京看望过一次。“我当然也想外孙女,但一去一来路费好贵。”陈发喜从2011年起,月工资涨到了2360元,对自己仍然“抠门”。

  看到父亲多年用着老掉牙的手机,大女儿陈燕灵5月寄来一部智能手机,拍照、上网很方便。陈发喜周末上山家访时,现场拍照片发给资助者,平时则舍不得用手机上网。他心疼地说:“传了几张照片,20M流量就没有了。”

  比起这部手机,更让陈发喜高兴的是,陈燕灵汇来2000元,让父母用于助学。“两个女儿都有同情心。”他欣慰地说,身在北京、福建的两姐妹时常帮忙转载求助信息。

  其实,陈发喜直到现在还欠着债。

  生活并不富裕,陈发喜却说:“帮学生,能做多少是多少。”

  孩子们的心,被他捂热了

  少年时代的陈发喜,感受着老师们的温暖。如今,他也用爱捂热孩子们的心。

  五年级的小月很爱笑。无邪的笑容里,很难看出童年的阴影。

  小月家住土城乡三岔口村。3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离家出走,她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奶奶患有肾病,全靠爷爷干农活来维持生计。幸运的是,她从读一年级起,一直得到陈发喜的帮助。一次家访,小姑娘拉着他的手说:“等我长大了,一定报答您。”陈发喜这样回答:“不用回报我,回报社会吧。”

  雨后初霁的校园里,六年级的小兰穿着漂亮的新凉鞋。“这是叔叔阿姨给我买的。”她不知道这群叔叔阿姨是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有好多好多人”。

  小兰的父亲黄昌才已有63岁,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家境拮据。在陈发喜的带动下,宜昌爱心联盟“春晖行动”向这个家庭伸出温暖的手。去年12月,志愿者们还来到小兰家里,为她装扮房间。

  房顶垂下油布,地面铺上土砖,墙壁贴上海报,再支起一张床垫,搭起一个简易衣柜。这支“工程队”的手艺并不好,然而小兰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间和自己的床,第一次有了明星海报和布娃娃。她笑了,又哭了。

  傍晚7点多,记者来到三岔口村。未通公路的山坳里,有一座孤零零的土坯房,便是小兰的家。小路在乡间蜿蜒,雨后泥泞难行。孩子在这样的山路上,年复一年,用脚步丈量着贫困与梦想之间的距离。

  土坯房黑暗潮湿,时有漏雨。装扮过的小兰房间依然简陋,却是最“豪华”的一间,小书桌上放着《格林童话》《新华字典》。黄昌才镌刻着岁月沧桑的脸上,满是笑意:“兰兰能读上书,我们感到幸福。”

  屋前的田地里,作物长势正好,过去却是荒地。“这是‘爱心农场’,好心人租下3亩地,一年6000元,请我种玉米、土豆、红薯,种子和农资也由他们出钱。”黄昌才说,自己把这些关怀都放在了心里。

  一根火柴,点燃了更多人的爱心。

  采访中,记者未能见到“春晖行动”志愿者,只在陈发喜宿舍的墙上,见到了他们在6月父亲节送来的一面锦旗,亲昵地称他为“爱心爸爸”。(记者 韩晓玲)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楠}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特别推荐

更多

课改激活一方教育生态

  洪山区教育局推进区域课改虽然只有短短一年的...详情

“每月一星”学习宣传活动

  从2010年教师节起,教育部每年都组织开展“全...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