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地方频道 > 湖北频道-废 > 高等教育> 正文

江边嬉水酿悲剧 4名准大学生花样年华凋谢在江水

www.jyb.cn 2012年08月28日  来源: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讯(本报记者 满达)这本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他们的前途也本该美好,因为吃完升学宴,他们将在亲友的祝福声中踏上求学之路,成为父母永远的骄傲。

  但所有的一切,都在升学宴当天下午戛然而止。

  5名准大学生,升学宴后结伴到长江戏水,结果其中4人溺亡。截至昨日(27日)傍晚,搜救人员已打捞起3名遇难者的遗体。茫茫江水,陪伴着亲属的悲伤、泪水。

  升学宴当天,喜剧变悲剧

  26日,新洲区双柳街涨渡湖林场的徐安永一大早就起床忙前忙后。

  当天,对于徐家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19岁的儿子徐凯从麻城一中毕业,考上黄冈师范学院。开学在即,徐安永准备在家里为儿子办一场升学宴。

  这栋离长江只有3公里远的平房,随着亲朋的到来,逐渐热闹起来。

  当天早上7点,家住麻城三河镇的李永早早起床,赶往麻城市区,准备和同学黄家成、小陈、小张会合。4人在麻城租了一辆面包车,赶往同学徐凯的家中赴宴。

  徐安永说,之前徐凯有同学在麻城举办升学宴,徐凯也去过。这次给徐凯办酒席,他得知徐凯的同学要来,担心他们坐客车不安全,就叮嘱儿子,让他同学包一辆车过来,好当天送回去。

  中午宴席,一共摆了5桌。徐安永说,酒席上,徐凯和同学们都喝了点酒。午宴过后,徐凯和同学对他说,到附近逛一逛,5个孩子随后出了门。

  徐安永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去,儿子就再也没有回来。

  徐安永回忆到,临近下午4时,见儿子还没回来,就拨打他的手机,但无人接听。10多分钟后再次拨打,电话那头是徐凯的同学小张的声音。

  徐安永问,他们在哪玩?小张说,徐凯他们4个人在长江里游泳,自己在岸边玩手机。通话间,小张朝江边看了一眼,却没有了同学的人影。

  徐安永担心事情不妙,挂断电话,便叫上哥哥徐忠永,坐面包车赶到陈路村9队的江边。当时,小张一个人站在江堤上,朝江边张望。江边一滩涂处有几件衣服,小张说,徐凯等同学就在此处下水,然后往上游走了。

  徐安永和哥哥以及面包车司机分头寻找,他们沿着江岸找了1公里,花了近40分钟,也未能找到这4名孩子。下午5时许,徐安永觉得事情不妙,打电话报警。

  一夜打捞,搜寻到三具遗体

  接到报警后,林场、街道、派出所、区公安局等单位的人员赶到事发地点。

  经林场相关负责人联系,晚上8时许,专业打捞人员从团风赶来,他们在下游水域设置拦截网,驾驶打捞船只在4名孩子最初下水的水域打捞。

  得知发生意外,李永、黄家成和小陈的家人急忙从麻城赶来双柳。当晚,这几个孩子的家长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昨日凌晨5时30分,打捞人员在孩子初次下水处上游100米的采砂码头,发现了徐凯的裤子和眼镜。这个已经停工的采砂码头,离岸10米处的水域,有一条水泥船。船与江岸之间的水域,表面看上去波澜不惊,水下却暗流涌动。附近村民介绍,该水域虽然靠近岸边,但深的地方近3米,在此游泳非常危险。

  四条打捞船在水面盘桓,搜救人员用竹篙在水面下不停打探。而岸边的家长们揪心不已。上午8时30分许,黄家成的遗体找到;1小时后,小陈的遗体也被捞出水面。

  一天前还活生生的孩子,在踏入大学门槛的前夕,竟这样突然离开人世。两名孩子的父母悲恸不已,泪洒江边。

  中午12时许,打捞队员仍未搜寻到李永和徐凯。随后,专业的潜水员从团风赶来。下午1时许,蛙人开始下水搜人。

  10分钟、20分钟过去了,蛙人潜下去又浮出来,仍然一无所获。水泥船上、码头上,徐凯和李永的家人望着江面,焦急地等待着。

  又过了20分钟,搜救人员突然大喊:找到了。随后,一具遗体被拖出水面,这是19岁的李永。亲人用床单将李永抬起,移到殡仪车边上。李永的父母从面包车上下来,被亲人搀扶着走到李永身边,看着黑色的裹尸布缓缓合上,夫妻二人身子发抖,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江边。

  4名下水的孩子,还剩下徐凯。徐凯的伯父焦急地守在码头上,蛙人继续下水打捞。但直至傍晚6时许打捞中止,亲人们还是没能等到徐凯的遗体。

  4名溺水者其中3人是独子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

  9月4日,19岁的徐凯将进入黄冈师范学院,成为该校生物工程专业的一名新生。

  徐安永说,2010年后,妻子身体一直很不好,全靠他一个人种棉花养家。因既要照顾妻子,还要忙农活,独子徐凯读小学四年级时,徐安永就将他送到离老家近的麻城读书。

  看着父母整日操劳,徐凯时刻没忘感恩:放假时,会帮着家里干农活;母亲发病时,会给妈妈喂饭、擦药;高考填志愿时,他表示要当医生,将来治好妈妈的病,为此,他第一志愿填了湖北中医药大学,只是后来没有上档。

  多年的辛苦,终于有了收获,徐安永很是欣慰;可造化弄人,滔滔江水,在瞬间将这一切吞噬。“没有了儿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痛失爱子,徐安永夫妇感觉天空都变了颜色。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

  19岁的黄家成将进入三峡大学,成为该校物理专业的新生。

  为了庆祝他升学,远在上海打工的父亲特意赶了回来。今日,本来是黄家成家里举办升学宴的日子,可黄家成却躺在新洲殡仪馆里。

  黄家成的母亲陶女士说,因为来自麻城农村,她和丈夫常年在上海打工。今年正月,考虑到儿子快高考了,她便在麻城一中附近租了一间房,每天给儿子做饭。高考结束后,黄家成还和堂兄一起到苏州一家电子厂打了40天暑期工,挣了3000块。

  前日早饭过后,见儿子打工回来后一直没理发,父亲便给了黄家成350元,让他去麻城市区理个发,买件新衣裳,在升学宴当天穿。9时许,黄先生骑摩托车将儿子送到106国道,目送他上了开往麻城市区的车。临行前,他还叮嘱儿子:下午4点要回来。

  没想到,这个父子之间的约定竟已成空。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

  17岁的小陈会进入湖北中医药大学。他家两代单传,小陈从小被爷爷带大,是爷爷的宝贝孙子。小陈的死讯,家人至今不敢告诉年迈的爷爷。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

  19岁的李永会进入三峡大学。他的父亲是中学老师,母亲没有工作,姐姐今年刚大学毕业。在叔叔眼中,李永乖巧懂事,乐于帮助别人。

  这4名孩子中,有3人是独子。长江之畔,4条生命就此消逝,留给4个家庭的是无尽的伤痛。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杨楠 }

联系我们

更多

张 琪:18627087777
张致远:13971386769
监督电话:(010)82296570
Email:jyxwhb@126.com

版权声明

  

  凡本频道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湖北频道”的所有作品,或没注明来源,但明确署有作者单位、姓名的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湖北频道”。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邮箱:zgjyxww@21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