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考 > 经历高考> 正文

恢复高考,我永恒的记忆

www.jyb.cn 2007年08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尽管“我的高考”已经过去30年了,但回忆起那段“峥嵘岁月”,至今感觉仍然历历在目。

  1972春季高中毕业后我回乡务了农。河南省许昌县是烟叶大县,到秋季烟叶成熟时,我跟老农学起了烤烟。

  我哥是大队民办教师。一天,我刚吃过午饭,我哥和同村的几个教师到烟场找我,说公社刚开了教师会,会上宣布恢复高考了,马上就要报名了!我听后,既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推荐保送上大学”的历史终于结束了,新的春天来了;害怕的是自己虽然上了两年高中,却一直被“读书无用论”

  的思潮所影响,“肚里墨水”不多,怕考不上别人笑话。后来在我哥等人的一再鼓励下,我鼓起勇气报了名。

  在昏暗的屋子里,我爬到棚子上,在那被遗忘的角落里,找到了装着我全部“家当”的学习用书。收拾了一大竹篮,绑到自行车的后座上,带到了我工作的烟场。白天我要下村指导、培训村民种烟、烤烟,晚上就拼命地复习。

  第一年恢复高考,从报名到考试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既缺少资料,又没有教师指导,复习起来难度很大。大约复习了一个月的时间,高考就来临了。高考前一天,带上妈妈给我烙好的馍和一张破席子、一条薄棉被,独自骑车到离家15公里外的蒋官池高中考点。当晚就住在附近的一所小学教室里。冬天,天很冷,当地的村民看到外乡考生睡到“光席”上,就从家里背来了麦秸,躺在松软、暖和的麦秸上,我们心里充满了感激。

  1977年12月11日,我随着全国570万热血青年一起走进了考场。我报考的是理工类,准考证号是“74187”,记得语文作文题目可以二选一,一是“我的心飞向了毛主席纪念堂”,另一个是“抓纲治国气象新”。

  高考结束后,自知肚里那点“东西”经不起检验,同时还考虑到自己是农村孩子,没有任何关系,即使分数够,怕也难录取,所以对高考没抱任何希望。没有料想到的是,1978年4月初的一天,我正在田里干活,我哥气喘吁吁地跑来,说我被录取了。当哥哥把许昌师专的录取通知书展现在我眼前时,半晌我才缓过神来。我妈用手反复抚摸着通知书,一遍一遍地说:“孩儿,真争气!”

  1978年4月15日,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天,我到许昌师专报到了。我深知,自己的文化知识是多么的贫乏,这机会来得多么不易。当年被录取的同学们,都有一段坎坷曲折的经历,“久旱逢甘霖”,大家都异常地珍惜这一学习机会。

  许昌师专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许昌县长村张高中任教。从班主任、教研组长做起,用自己的知识启迪学生。由于工作认真、踏实,教学成绩突出,我从教研组长被提升为教务主任、副校长,从中学初级教师晋升到了中学特级教师,从农村中学调到了城市重点中学。

  回想起这些,真是感慨万千。恢复高考,不仅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也是国家和时代的历史转折点。(河南许昌实验中学 从德周)

 

  《中国教育报》2007年8月22日第6版

 

 

高考30年记忆:1977年高考的一道道独特风景线 

 

1977-2007:两代人的高考轨迹 30次青春的悲欢

 

点击“高考30年”关键词:挣扎 手表 年龄

 

(责任编辑 史波涛)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中国教育新闻网所提供的招生和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高伟山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