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考 > 名师点拨> 正文

麻辣教师卢涛:带着学生朝梦想奔跑

www.jyb.cn 2014年06月26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又到了高考填报志愿的时节,对于很多学生来说,选择什么样的学校和专业,是高考之后面临的又一场考验。

  毕业于广西柳州高中的小慧,4年前也曾面临同样的烦恼,拿到志愿表后,家长、亲戚、老师、朋友纷纷给她建议:哪所学校名气大、哪个专业热门、在哪里读书有利于找人帮忙就业……但惟独没人考虑过她的兴趣和梦想。

  直到志愿填报指导课上,班主任卢涛问了她两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读大学?你内心想要的是什么?这两个问题令她当天晚上彻夜痛哭,“上了十几年学,我竟然从没想过自己想要什么!”

  几天思索后,她作出决定:填报吉林大学政治与行政学——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热门的专业。

  “这次自我拷问对我影响很大,让我思考‘自我’并学会‘选择’。”小慧说,是“涛哥”的鼓励让她找到了自己,有了追寻梦想的勇气。

  被学生称为“涛哥”的柳州高中语文教师卢涛,其实是个爱唱摇滚的女老师。但在学生眼中,她不仅是个性十足的麻辣教师,更是能带着学生朝梦想奔跑的领路人。

  梦想没有高低,只有远近

  摇滚、排球、舞蹈、书法、摄影、旅游、出小说……在柳州高中校园内,留着齐额刘海,衣着时尚得体,活力四射如大学生般的卢涛,是一道流动的风景线。

  “当老师是我从小的梦想,如今梦想成真,我非常享受当下的生活。”卢涛说,“我们的学生受了多年教育,到头来却不知道想要什么,或者明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被世俗打压,最终随波逐流,一生碌碌无为。”她觉得,梦想没有高低,只有远近,“只要孩子们为了他们的梦想,不断地付出汗水与努力,就值得鼓励。”

  一个叫如英的女生到了高三突然要改学画画,父母却不同意。父母是做汽配生意的,母亲还经营着一家美容院。他们希望女儿能选择一个企业管理之类的专业,以后毕业了好回来打理公司。

  一开始卢涛也担心,后来,有一次她悄悄到如英所在的画室,看到她正在画一大片麦田,金黄色的麦穗非常惹眼,她开始坚定地支持她。

  “她有这个能力,所谓独立思考是要在审时度势的基础上确认梦想,再通过坚持来积蓄力量,先保证生存,再学会生活,最后释放生命。”

  虽然选择梦想之路常会遭遇更多的困难,但卢涛认为,屈从世俗做事一样会遭遇艰难,为了追求梦想心态不一样,会心甘情愿地全力以赴,反而更容易取得成功。

  故事的结局当然是好的,如英的父母同意了她的选择。最终,如英考上了北京某院校的美术专业。

  “梦想是一件神奇的宝贝,它会让人产生巨大的能量,足以抵挡任何风雨。”卢涛说,就像高晓松说的,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呵护想象力,有梦的孩子才有未来

  “老师,现在该怎么写诗?”一位即将上大学的学生来探望卢涛,问了这个问题,一时间,她竟然像做错事情的孩童一样手足无措。

  她决心重新唤起孩子们诗意的心。2012年,她任教的2011级(14)班出版了第一本原创的小说集《天亮了》,里面有上万字的武侠小说,有先锋寓言,有悬疑推理,有文艺小清新,还有仿《狂人日记》式的小说……

  “钱理群先生曾说‘我们的文学教育就应该唤起人的一种想象力,一种探索的热情,或者说是一种浪漫主义精神’。”卢涛认为,只有走近真实的心灵,只有呵护稀缺的想象力,孩子才能有梦,才会有未来。

  她第一年当班主任的做法就非常有想象力。在学生考试时放摇滚乐,还是重金属型的,因为他们常抱怨考试时环境太吵、静不下心,她干脆锻炼他们的抗干扰能力。毕业多年的学生回来看她时还会念叨起这件事:“你当年放的那是什么音乐啊,聒噪得要死。”

  她教完小说单元后,干脆停课一周,给学生上阅读课。带着学生读国内的余华、王小波、莫言、王蒙,读国外的荒诞派、意识流派、魔幻派、西德废墟派。课堂上,大家甚至会分成两大阵营,争论起同是写童年,到底是余华的《我在医院的童年》写得好,还是莫言的《会唱歌的猫》写得好。

  “我的成长经历就不是靠死读书的,我渴望把个性带到课堂,让孩子也成为有个性、有想象力的人。”卢涛说,而且素质能力出来了,再辅之以适当的应试技巧,必胜于应试。果然,她的学生语文成绩在年级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老师讲话可以不听,兄弟说的能不听吗?

  90后的确比80后更有想象力,更个性张扬,但有时也会叛逆,如何才能跟他们有效对话,将他们的未来导向正途呢?卢涛的秘诀是平等相待,用朋友的亲切代替师长的威严。

  2009年,她遭遇了一个史上最有个性的班级,一年之内,该班换了4个班主任。

  班上有个叫小西的女孩,是年级有名的“刺儿头”,纪律散漫、特立独行,甚至跟前任班主任拍桌子对骂:“你们谁都不要管我!”

  卢涛却一见面就喜欢,“有个性!跟我很像!”后来卢涛慢慢了解到,她来自单亲家庭,孤独又渴望被尊重,所有怪异行为背后其实是希望获得关注。

  她于是跟她做起了朋友。知道她喜欢披头士,便与她唱起:“Hey Jude, don't make it bad,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 (嘿朱迪!别沮丧,找一首哀伤的歌把它唱得更快乐)……”

  “知道吗?摇滚只是形式叛逆,它的原质精神是责任与爱。”卢涛告诉她。

  后来小西主动担任了她的语文课代表,高考后入读中央财经大学。

  “90后比80后更有个性,自我意识强,这反而是优势。”卢涛说,“出现问题是由于情感等因素导致,老师只要找到原因,善于引导就能帮他们走出来。”

  班上另一个标志性人物东东,也在她的带领下走出了青春的泥沼。

  东东说自己曾经“学习很烂,全校垫底,又调皮”,但在卢涛看来,他街舞跳得很好,为人仗义,极具领袖气质。她觉得他像“不是班长的班长”,周围团结了一批极具个性的学生,因此形成了如此独特的班风。

  “擒贼先擒王”,卢涛觉得只要能把他导向正途,班级工作就好做得多了,但要注重方式方法。

  比如她在班上宣布了不准迟到,而东东是外宿生,有一次出门晚了,正好撞见她。她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让他坐到自己电动车后座上,把他载到了学校。

  还有一次,他逃课又被她撞上了。她问他为什么,他说被外面的蓝天白云吸引住了。他以为她也会像一般老师那样笑他傻,没想到她却说“希望你能走远点去看世界”,末了又补充一句:“但是最好不要上课时间乱跑,考试会不过”。

  后来东东跟她成了“兄弟”,他说,老师讲话可以不听,兄弟说的能不听吗?

  如今,东东在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大学读硕士,真的走到了他向往的远方。而本来成绩倒数的这个班在高考时一本上线率也跃居年级前列。

  虽然卢涛从未刻意追求世俗的褒奖,但有些东西却不经意间到来:2012年,她获得高级教师职称,成为全广西最年轻的获得者之一;她撰写的教学论文和随笔,公开发表和获奖的已有170多篇;编写出版书籍7部,参与主持两项国家级重点课题。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卢涛用摇滚的音符唱出了读书人的姿态。(本报记者 谢洋 通讯员 庞王霞)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中国教育新闻网所提供的招生和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李烨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