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公益频道 > 公益播报> 正文

“中国青年志愿者公益圆梦行动”火热招募中

www.jyb.cn 2012年10月19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因为不想让梦想“变质”,在不止一次放弃实现公益梦想的机会后,“90后”男生尹畅成为“2012年度中国青年志愿者公益圆梦行动”的参赛者之一。

  2012年,中国公益行业进入“自公益”时期,普通人发起成立的“草根”公益组织如雨后春笋。但草根公益“易发芽,难茁壮”的现状,却仍有待破题。

  近日启动的“2012年度中国青年志愿者公益圆梦行动”,就是一次破题的全新尝试。这一活动由共青团中央志愿者工作部、中国青年报社、复地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设立总额100万元的志愿者公益圆梦基金,帮助志愿者实现“情之所系,心之所在,力所不及”的公益梦想。

  公益非得和商业捆绑吗

  现实已经数次打击了尹畅,虽然他的公益梦想并不大。

  春季是传染病、红眼病的流行期。在江苏省徐州医学院学习的尹畅曾经计划走进社区,义务发放医疗品,宣传医疗卫生,却陷入没有经费的苦恼。

  终于,当地的一家消毒湿巾制造厂商答应赞助公益活动。当拿到这笔赞助时,他非常兴奋,“感到社会认可我们了,我所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

  但在活动现场,这个大三学生傻了眼。厂商违反了最初的协议,“公益活动”的现场充斥着“××牌”湿巾的广告和宣传品。本来只是合作方的厂商,却摇身变成了主角。“一场公益活动变成了商业推广会,这和我的理想落差太大了。如果企业的商业要求有损公益,我宁愿放弃这个项目。”

  这次参加“2012年度中国青年志愿者公益圆梦行动”,尹畅带来的是“公益实验室”计划。他想建立一个公益性质的活动室,为孤儿和自闭症儿童提供免费照顾和临时托管服务,并和当地的青少年脊柱关爱协会合作,组织相关培训。

  其实,这个计划曾一度实施过,但他赞助的老板只想吸引更多的消费,更关注盈利而不是公益,尹畅只好选择了停止合作。此后,他多次和网站、企业的赞助谈判失败,“公益实验室”一再搁浅。

  “不和商业捆绑,就走不下去吗?”这是不少“草根”公益人的疑问。相比一次性的公益活动,要维持持续性的公益项目,这方面面临的困难更大。民间公益机构注册难,导致无法开具正式捐赠发票,很难从企业筹集到大额的捐助。由于没有正式资质,公益项目大都只能以CSR(企业社会责任——记者注)的方式来找到偶然的资金来源,“如果我们的项目刚好和企业想做的吻合,就能临时合作一下”。

  “2012年度中国青年志愿者公益圆梦行动”正是为破解这一困局而来。

  “企业这些年做了很多的公益事业,也做得很艰苦,我们一方面希望集团参与的每一项公益事业都效益最大化,另一方面也缺乏人手和精力,所以我们真的是在寻找志同道合者,希望能和专业团队合作。”复地公司副总裁聂振民说。

  “圆梦行动的出现,让我们青年志愿者振奋不已。它为我们普通志愿者提供了一个圆梦的舞台,促进了志愿者与企业之间的互动。”北京林业大学志愿者马蕾说。

  “2012年度中国青年志愿者公益圆梦行动”从8月21日正式启动,梦想征集截止到10月31日。至今为止,主办方已收集到来自全国各地青年的100多个公益梦想。

  “缺钱”和“缺人”

  “在西部做公益,太多难处了。”来自青海的草根公益人侯成军一言难尽。

  从2010年起,作为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侯成军一直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铁盖乡志愿服务。他和伙伴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缺钱”。

  “当地政府一直支持志愿者的活动,但是他们的资金毕竟有限,特别有限!因此很多帮扶工作也没办法长期进行。铁盖乡的唯一一次关爱农民工子女活动,是我们一点一点把钱凑了起来,就开展了那么一次,再也无力为继。”

  “没有资金,再好的活动也没办法搞出来。”侯成军说。

  “缺人”是又一大挑战。

  “缺人”一方面是人员数量不足。在关爱留守儿童活动中,侯成军曾设想一对一地长期帮扶学校里的36名留守儿童,然而几个志愿者根本照顾不了这么多的学生,只好作罢。

  “缺人”另一方面是人员素质不高,缺乏专业技能和相关经验。侯成军说:“组织和搞公益活动都是慢慢探索出来的,有些人缺乏经验,就是没有一些专业人员给我们一些指导!”而在和留守儿童交流时,志愿者们也缺乏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就是比较浅薄地了解一下,没有深入地了解”。

  第三个挑战则令青年志愿者灰心:西部本地人缺乏对公益事业的认识。

  “很多当地干部感觉公益活动没啥意义,还浪费精力。”侯成军曾策划过一次创业就业、服务青年的活动计划,但是在和县相关部门协调时就被一票否决,对方只撂下一句“没有可实施性”,没有更多的解释,侯成军和他的朋友至今也想不通原因。

  准备报名本次“公益圆梦行动”时,侯成军就问乡里学校:“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项目?”可当地的有些干部“根本不相信外面的人会无缘无故送几万块钱”。

  即便侯成军找来资料给他们证明活动的真实性,有些干部仍然抱有疑问。“思想不够开放,对外界的了解不够充分,经济落后地区的公益活动就需要克服更大困难”。

  100万元“圆梦基金”全透明

  “2012年度中国青年志愿者公益圆梦行动”是一次“自公益”的全新尝试,主办方坚持的原则是“活动组织实施及传播成本,与直接用于公益项目经费完全分离”。

  “我们保证100万元的‘圆梦基金’全部用于公益项目本身,每一分钱都不会被截留或滥用,这里面也不包含任何形式的管理费支出。对此,我们尤其欢迎社会各界监督。”主办方的工作人员说。

  同时,公益项目的直接执行人也必须经受住“透明公益”的考验。

  他们必须填写详尽的预算计划、自律承诺书,接受第三方机构及公众监督。在专家评审团评选后,2012年11月下旬到2013年3月1日,获得“中国青年志愿者公益圆梦基金”的志愿者及团队,必须定期通过网络平台、微博或视频等方式向社会展示受助项目实际进展。

  “不要让年轻人的公益只是梦想。作为一个纯透明、纯资助、纯帮扶的项目,我们期待,让更多青年的梦想照进现实。”活动组织者说。(记者 庄庆鸿 实习生 陶旺波)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庄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