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大学生婚育政策从堵到疏 两地高校态度大相径庭

www.jyb.cn 2007年08月13日  来源:新华网

  在校大学生的婚育政策,由于一份三部委《意见》的出台,从而完成了从堵到疏的改变。学者认为,《意见》的出台是各部门政策形成衔接的表现。然而,高校却因此面临更为复杂的管理局面,他们对《意见》的态度迥异。

  《意见》出台的冷与热

  2007年8月2日,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官方网站上,悄然出现了一条消息,国家计生委、教育部、公安部三部委发布《关于高等学校在校学生计划生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这条信息静静地躺在网页上,后来偶然被记者发现并报道,它的舆论效应被瞬间放大。

  《意见》规定,对已婚学生合法生育,学校不得以其生育为由予以退学。

  这时,一位已经淡出公众记忆近5年的女大学生的故事,又被媒体“回放”:2002年10月,重庆邮电大学大二学生李静(化名)在校医院检查出宫外孕,她和男友张军都被校方“勒令退学”。两人因对学校的处分不服,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后来,他们的起诉被驳回。

  在《意见》公布之后,不少人为李静和张军感到遗憾,他们似乎有些“生不逢时”。“他们如果晚上几年大学,还会被勒令退学吗?”有网友在校园论坛上问。

  《意见》迅速掀起全社会热烈的讨论。舆论回应之快,也许在发文部委的意料之中,此后,他们再度选择以低调的态度应对舆论。

  《意见》公布翌日,教育部法制办公室主任孙霄兵简单回应媒体的热议。他说,结婚生子是每一名适龄公民的基本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赞成大学生结婚生子。解除对大学生结婚的限制并不是鼓励学生滥用此种权利。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的表述与孙霄兵几乎一致。本报记者8月7日致电教育部时,教育部办公厅的官员只是一再重复王旭明的观点:对已婚学生合法生育,学校不得以其生育为由予以退学,这是对大学生权益的尊重,同时也是针对实际情况的合理和妥善安排。但他也表示,政策允许的,并不是必然选择,大学生仍应集中精力学习。

  《意见》发布后,国家计生委最为低调,那里的官员并没有在公开场合对这个政策发表看法。本报记者联系国家计生委时,宣传司负责人婉拒了采访。

  8月7日,北京市计生委主任邓行舟对本报记者谈到政策出台背景时说,这个政策综合考虑了很多因素,比如大学生的生育权利、年纪较大的硕、博研究生的实际问题等。由于现在已放开读大学的年龄限制,高校不再禁止在校生结婚,大学生结婚合法,那么生育政策的出台是迟早的事情。

  与官方低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条新闻一连几日都是各大高校校园网新闻主页的重点内容,在校园BBS上更是最热点话题。几大门户网站建立了专题讨论区,跟帖达上千条。高校学者也分成支持和反对两派,展开激辩。

  婚育政策从堵到疏

  在李静和张军被处分后的第三年,即2005年,教育部新的“高校管理规定”中取消了大学生因在校结婚被退学处分的规定,如今则又取消了已婚大学生因生育而被退学的规定。

  李静和张军现在的命运如何?本报记者虽然没能找到他们本人,但从他们当地学校得到的消息是,在2004年夏天,两人再次参加了高考,现在应该就读于某所大学。而重庆邮电大学表示,即使今天《意见》出台,学校也无法撤销当年的处分,因为《意见》从新学期开始执行,而他们的处分是5年前的事情。

  李静和张军的故事,成为我国大学生婚育政策发展史上的一个典型案例。5年中,我国大学生婚育政策正经历一个由堵到疏的巨大变革。

  国际中华性健康研究会理事林艺说,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学生严禁谈恋爱。到了90年代,谈恋爱既然禁止不了,但禁止结婚。到2001年,教育部明确表态,在校大学生是否结婚由学生自己决定,但这还只是教育部的一种态度而没有形成具体规定。2005年9月,教育部颁布新的《高校管理规定》,删除了“在校擅自结婚作退学处理”的规定,标志着把态度落实到了法规上。大学生的婚姻权利由堵到疏,这一步走了将近20年。从2005年到今天,在校生育不再被禁,这一步又走了两年。林艺评价说:“从不许谈恋爱,到现在可以结婚、可以生育,三部委的规定就是让已经形态上正常的事变成法律意识上正常。”

  学位证、准生证和户口

  “既然允许大学生结婚,就会产生结婚后生育的问题。两年前大家就在讨论制定大学生生育政策,现在的这个政策不是该不该出台,而是什么时候出台。大学生生育子女比较大的困难在于子女户口怎么解决,这既是计生部门要解决的,也是高校要解决的,这就反映出相关政策能不能衔接上。”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建顺说。

  博士生刘丽(化名)就吃了“政策尚未衔接”的苦。刘丽和丈夫同为在读博士生,年近30岁的他们在教育部新规定出台后,于2006年办理了结婚登记。婚后不久刘丽怀孕。2006年年底,她初为人母的短暂喜悦瞬间被苦恼取代了——如何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

  刘丽和丈夫都是高校集体户口,按照2006年的规定,刘丽夫妇当时没能申报到准生证。夫妇俩为此找过学校和双方家乡的计生部门,得到的答复都是这件事情不归他们管。因没有准生证,他们的孩子至今没有户口。

 《意见》出台后,刘丽仔细阅读了关于户口部分的规定。已婚学生夫妻双方户口均属高校集体户口的,在校期间所生子女的户口,可以在该子女的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常住户口所在地申报户口。待夫妻一方或者双方毕业并办理户口迁移手续后,再办理该子女投靠父母的落户手续。刘丽觉得,虽然《意见》将自己所属的情况写得很清楚,但她对9月份后去家乡给孩子申报户口还是没有把握,因为孩子毕竟是出生在《意见》出台之前。

    “以前大学生生育问题一直被回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学生生育的子女户口难以解决。”杨建顺教授说。杨教授试图理清大学生生育政策出台之前,在校生生育子女的“糊涂账”。他说,大学生的学籍归高校管理,但大学生如果要生孩子,办理准生证归计生委负责,而小孩报户口,又要归公安户籍部门负责。一个学生因生育产生一系列问题,要跨三个部门来解决。所以问题难协调,学生不能越过学校直接去领准生证,但教育部说准生证不归我管,而没有准生证公安部门又不给上户口。户口上不了,孩子没有合法身份,反过来还要影响大学生完成学业,高校又发不了毕业证、学位证,最后又转回高校管理这里来。

  杨教授认为,《意见》出台之前,高校有高校的管理规定,计生委和公安部都有各自的政策。在三部委不同的政策之间,缺乏一个衔接的政策。《意见》的特殊意义在于,一个政策牵线,三部委联手解决了学位证、准生证、户口这个三角关系,完成了三部委之间相关政策的衔接。

  两地高校态度大相径庭

  这份关于大学生在校期间生育的政策虽然以低调出场,但在它露面之前,一所高校修改校规就已经为它的出场做好了铺垫。苏州大学在新学期开始前,颁布了最新的《苏州大学学生管理规定》,其中颇有前瞻性地提到了在校女生休产假的问题:已婚女学生因生育需要者,由本人填写休学审批表,并提交有关证明,经批准,可办理休学手续。休产假的学生在办理休学手续离校后,学校还会继续保留其学籍,而不像以往那样劝其退学。

  由于是率先对女生休产假做出正面回应的高校,苏州大学的这条校规很快引起关注。《意见》出台之后,苏州大学副校长殷爱荪教授解释说,教育部今年对在校大学生结婚不作限制性规定,如果不反对在校大学生结婚,随之而来的就是可能出现的女大学生的生育问题。苏大做出这样的规定,一是完善管理,对可能出现的情况早作规定;二是保障女大学生的身心健康和权益。

  但在与苏州相隔不远的上海,一些高校对于《意见》的反应却大相径庭。复旦大学学工部部长夏科家表示,如果真遇到学生怀孕的情况,原则上也允许学生休学,但复旦目前处于公示阶段的相关规定中没有提及在校生生育的内容。

  上海另一所高校的校长更明确表态,不会将《意见》中提及的相关内容写入校规。因为校规对于在校大学生结婚、生育的问题是回避的,不说允许,只是说不再处罚,这样操作是为了表明学校的态度,并不鼓励学生早早结婚生育,读书期间还要以学业为重。

  这样的态度与教育部官员的态度不谋而合。孙霄兵和王旭明都公开说过,在校大学生既然选择了接受高等教育,应充分考虑到学习是对自己的特殊要求。虽然根据政策规定,在校大学生可以结婚育子,但在校期间,学习更重要。

  高校对于《意见》的反应,恰好表现出高校在这个问题上的尴尬。杨建顺教授说:“高校既要尊重大学生的婚育权利,还要引导学生平衡好学习和婚育的关系,同时也给高校的实际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以前要管学生吃住读书就业,现在还要管他们结婚生育。”

 《意见》与校规的矛盾

 有人在高校论坛上调侃,《意见》出台后,最令人尴尬的是一些校规。

  “如果将在校生育和禁止校外租房同时写入校规,那不是矛盾吗?难道学生结婚、生育了,还能和其他同学住同一宿舍吗?”这是一所高校校领导的疑问。

  对于教育部提出的“原则上禁止大学生在外租房”和允许在校生生育如何平衡,本报记者致电教育部时,工作人员依旧引用发言人王旭明的说法,“所以大学生要充分考虑到育子的条件”。

  林艺说,三部委的《意见》是对高校以往的管理纠偏,但新政策还产生新的问题,比如户口问题。根据教育部的规定,大学生毕业后没有就业的,其户口可以在学校保留两年。即使学生户口迁走了,但孩子的户口不迁走怎么办?任何人不得强制干预户口的迁移,如果学生不主动办理,这样就给高校造成很大的压力。

  此外,按照《意见》的规定,高校今后要对在校生建立更立体的管理。各高校要建立在校学生婚姻状况登记备案制度,及时掌握在校学生结婚情况。对于已婚学生的生育费用,其中计划生育技术服务属于国家规定的免费项目的,其费用由高校统筹解决。已婚女学生妊娠检查、分娩等费用按学校有关规定执行。此外,高校学生在校期间违法生育的,所在高校可视其情节轻重给予处分。

   对此,孙霄兵主任说,新的规定会给学校的管理带来一些新的问题,但从长远看,随着中国各种社会公共管理职能的逐步健全,学校现有的许多社会功能必然要逐步从学校中分离出去。按照这样的改革思路,很多问题是很容易得到理解和逐步解决的。

 

  原载:民主与法制时报 

(责任编辑:颜金花) 

 

三部委出台新政:大学生合法生育学校不得退学

 

  本报讯(记者 赵秀红)据人口计生委官方网站日前发布的消息称,人口计生委、教育部、公安部三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高等学校在校学生计划生育问题的意见》,意见提出,为保障母婴健康,保持学校正常教学科研秩序,建议已婚女学生生育期间办理休学手续。对于已婚学生合法的生育,学校不得以其生育为由予以退学>>>详细

 

三部委出台关于高校在校生计划生育问题意见

 

  据人口计生委网站消息,为进一步明确各有关部门、各高校在校学生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的职责,妥善解决在校学生实行计划生育的有关问题,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人口计生委、教育部和公安部日前联合出台了关于高等学校在校学生计划生育问题的意见。意见全文>>>详细

 

上海高校表示教育部近期的新规定难以写入校规

 

  今年7月以来,教育部连续就在校大学生的管理问题下发通知。一则通知称:从现在起,高校须建立计划生育办公室,对于已婚学生合法的生育,学校不得以其生育为由予以退学。另一则通知说:原则上不允许学生自行在校外租房居住,2007级新生及以后的新生要保证按班级住宿>>>详细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颜金花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