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在校大学生婚育开禁是否太开放 "过来人"如是说

www.jyb.cn 2007年08月14日  来源:北京晚报

 

    缘起


  两年前,《普通高校学生管理规定》经修改后施行,备受关注的“在校大学生结婚就退学”终于在新规定中废除,但是随着在校大学生结婚的“合法化”,与之密切相关的大学在校生生育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禁育令”是否会放开?女生怀孕是否可休婚假产假?在校生育的孩子如何落户?学生夫妻的住宿问题如何解决?……一系列相关问题依然悬而未决。


  两周前,教育部、公安部和人口计生委联合出台《关于高等学校在校学生计划生育问题的意见》,从法规的层面彻底废除了“禁育令”。困扰人们多年的大学生婚育问题虽然最终有了说法,但是新的争议却也由此产生出来:这一最新规定是否太过开放?口子一旦放开,会不会就此打破高校原本平静的学习氛围?


  本期教育周刊,我们把焦点对准大学生婚育问题,通过“过来人”讲故事以及读者调查的方式,试图将观念与现实的交锋呈现给读者,将更多的思考传递给政策的决策者。


  “再拖下去就黄了”


  如今已经毕业一年有余的赵霞(化名)在读研究生二年级的时候就已经率先打破了在校大学生不能结婚的“坚冰”,与相恋四年的男友喜结连理。而在当时,教育部的“禁婚令”尚未废止,可以说,她是冒着被退学的危险“顶风而上”,成了全班乃至整个学校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赵霞和丈夫是北京一所大学的同学,本科毕业之后丈夫进入一家数码公司工作,而赵霞则考入本校的研究生院继续深造。当被问到为什么要选择在校期间结婚,不能等到毕业之后这个问题的时候,赵霞开玩笑似地说:“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就黄了。”虽然是句玩笑话,但也确实是赵霞对于感情问题的一个认真的看法。“感情的事情是很难用理性的思维来定论的,并不是恋爱的时间越长感情就越稳固。当时我们已经谈了四年恋爱了,彼此的感情也已经经历了各方面的考验,当时我也认定了,98%的可能我要跟这个人过一辈子了,所以我觉得当时是我们结婚的最佳时间,这个时间不能错过。”赵霞说当时自己的决心非常坚定,“中国人都有这样的一种思维,到了什么时间点上该干什么事都是有一定规律的,感情也是这样,发展到一定程度了,必然会有结婚这样一个结果。有个成语怎么说来着?”赵霞一时想不起合适的词来形容,坐在一旁的婆婆忍不住接上了她的话茬,“水到渠成!”


  全班“督办”的婚事


  赵霞告诉记者,大学生结婚的案例在她当时上学的时候还鲜有所闻,而她就成了班里唯一一个在读期间就完成婚姻大事的特例。因为她和男友当时已经交往多年,他们的恋情在全班都是“公开的秘密”,俨然已经成为了同学们眼中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在当初决定要结婚的时候,除了她和男友以及双方家人的意愿以外,同学的支持和鼓励也是她敢于率先而行、打破“禁婚令”的动力之一。虽然当时同班的姐妹们很多人都和赵霞一样处于热恋当中,但是像她一样具备良好的经济基础,并且能够获得家人支持,同意他们在校期间结婚的人寥寥无几。在这种情况下,赵霞和男友的婚事似乎就成了大家“督办”的公事,同学们把对校园爱情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二人身上,总是催促他们赶紧完婚,甚至开玩笑地催促他们赶紧生一个小宝宝了。


  背着学校登记


  赵霞结婚的时候,教育部门关于大学生在校期间结婚的政策还没有放开,很多学校的管理制度当中都规定如果在校期间结婚的话将以退学处理。


  对于结婚这件事,赵霞当然并不希望被学校知道,所以她没有张扬,而是悄悄地和男友去婚姻登记处办理了登记手续。因为早就知晓赵霞与男友交往的事情,所以导师尽管知道他们即将结婚的消息也没有表示反对。


  登记的手续非常简单,因为双方都是北京户口,所以省去了向学校申请取出集体户口卡办理登记的麻烦。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过多询问,一切都非常顺利,与其他社会人员办理结婚手续没有任何区别。这样一来,可以说他们结婚的事是背着学校进行的,学校一方毫不知情。而对于更多的原籍不在北京、取得的是学校集体户口的外地大学生来说,户籍卡存放在学校的户籍部门,而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必须要暂借户籍卡,这就必定会引起学校管理部门的注意,所以从这方面来说,赵霞和丈夫钻了一个政策的空子。不过赵霞也介绍,其实户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当时也曾经听说有人以各种理由借出过户籍卡登记结婚,比如以在京买房为由等,学校一般都会很配合地出借户籍卡。


  学业重于家庭


  因为丈夫从事IT行业,收入颇为丰厚,再加上双方父母的支持,赵霞和丈夫早在结婚前一年就已经在回龙观购置了房子,所以对于他们来说,社会所普遍关注的在校生结婚以后的住宿问题并没有表现出来。


  尽管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是赵霞毕竟还是一名在校生,结婚的时候刚刚升入研究生二年级,还有很多的课程没有完成,而且丈夫也是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正是钻研业务、开拓事业的重要时期,所以两人相约要以各自的学业和工作为重,不能因为家庭生活牵扯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结婚之后,赵霞还保留着学校的宿舍,大部分时间仍然会和姐妹们住在一起,过着“教室——食堂——图书馆”这样三点一线的日子。而丈夫也和她一样,平时一个人住在单位的宿舍里,只有周末或是节假日的时候小两口才会回家享受一下短暂的相聚时光。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多,直到赵霞研究生毕业,他们才终于结束了聚少离多的日子。


  “婚育开禁利于就业”


  听说了记者介绍的教育部门新出台的关于大学生在校期间婚育的政策,赵霞表示非常赞同,现在已经工作一年多的她更多地是从事业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赵霞现在从事的是网络编辑的工作,而丈夫从事IT行业,都是业务繁忙、竞争激烈的岗位。她坦言,双方的工作压力都很大,每天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是家常便饭,而且在这样的行业,老板对员工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苛刻,员工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淘汰率很高,所以一旦因为生育休假,几个月之后再回来工作,原来的岗位很可能会被取而代之,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结婚已经几年的赵霞,至今也不敢考虑生育问题。


  对于校园生育的开禁,赵霞认为这是大势所趋,体现了对学生权利的尊重和保护,尤其是在当今日益严峻的就业形势下,对于大学生日后的工作也会起到一定的影响作用。相比紧张忙碌的工作环境,学校的生活要自由轻松得多,读书学习是脑力劳动,女性即使在怀孕期间也可以照常上课学习,不会对学习产生太大影响。她认为,就读期间完成生育,在今后的工作当中就省去了很大的一个麻烦。如果当初她结婚的时候国家已经出台这样一个政策的话,那她肯定会选在就读期间完成生育。 (代丽丽)  
  
  链接


  大学生情感问题解禁历程


  1990年原国家教委发布的《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30条规定,对于“在校学习期间擅自结婚而未办理退学手续的学生,作退学处理”;


  2001年12月,武汉大学最先开禁,允许在校本科生结婚;


  2004年5月1日,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广告专业三年级的学生王洋和天津大学在学博士研究生刘航在天津结婚,成为国内首对在校大学生夫妻;


  2005年9月1日,新的《普通高校学生管理规定》正式施行,备受关注的“在校大学生结婚就退学”终于在新规定中废除;


  2007年8月3日,人口计生委、教育部和公安部联合发文,对在校已婚女大学生生育问题进行规定。

    

(责任编辑:颜金花) 

 

在校大学生婚育开禁是否太开放 "过来人"如是说

 

大学生婚育政策从堵到疏 众高校态度大相径庭

 

中国保障已婚在校大学生合法生育权益

 

三部委出台关于高校在校生计划生育问题意见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张国华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