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武大教授病床上被宣布终止聘用事件调查追踪

www.jyb.cn 2009年11月18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灵魂困在身体,身体困在病房

  这是一间阴暗的病房,黄色的墙裙已经斑驳脱落,仅有的一扇窗外,是堵黑褐色的墙壁,阳光绝无可能从那窄小的缝隙中洒进。

  “嘶——嘶——”,病房里常常静得只剩下这一种声音,听起来像是轻微而黯淡的叹息。但很少有人能猜出,那是被放大的呼吸声。

  张在元患上了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病。不能说话,也不能进食,甚至无法呼吸。于是几根白色的塑料管从蓝色的呼吸机里伸出来,高高地吊起,插进开胸后的气管,成为支持他呼吸的唯一方式。

  远离阳光的日子已经很久了。这位国际知名的建筑师只能一直躺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病床上,除了眼珠,他无法移动全身的任何一个部位,哪怕只是想抬一抬小拇指。他的一只耳朵也坏掉了,因此,只有站在他的左手边大声喊,才可能让他听清。

  但他会不断地从这具僵硬的躯体上感受到痛、痒、麻、冷、暖。他仍然保持着敏捷的思维,自从失去运动能力后,他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漫长的思考。甚至他会用力对前来探望的学生咧嘴,用一种看上去像是微笑的神态打招呼。

  2009年4月30日,当武汉大学派出4人,站在他的病床前宣读完一份“终止聘任合同证明书”时,全身瘫痪的他失去了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院长、教授的职务。这或许意味着他此后的医疗费用和有偿住房将无法得以保证。

  妻子陈翠梅还记得,听完这份此前全无征兆的证明,张在元“说”出了一句:“谢谢。”

  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说话”,而只是一个口形,因为他早就已经没有发声的能力了。“他只是保持着一个老师的风度。”陈翠梅说。

  读完这份只有120个字的“证明书”,工作人员匆匆离开,其中包括4年前与他同一天到任的院党委书记张龙根。张在元在武大城设学院短暂的生活就这样结束了,泪珠一直从这个59岁的瘫痪男人眼里流出来,“快得都来不及擦,就把头发黏湿了”。

  2007年10月底张在元开始在武汉中医院住院,健康状况每况愈下。2008年初,他住进中南医院,从VIP病房、重症监护病房,直到今年1月住进呼吸内科的普通病房。陈翠梅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武汉大学校方支付了50多万元,结清了张在元住进普通病房前的所有医疗费。

  但是,自从住进普通病房,她已经积攒了一沓厚厚的医院送来的“小白条”。截至11月14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患者费用通知单”上,张在元累积的医疗费用已达434970.73元。

  仅仅就在两年多以前,这个喜欢“在时光倒流中思考城市”的建筑师还无法预想,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被囿于城市最黯淡的一角,即便他在号称中国最美丽的大学校园里设计了一栋最美的楼。

  当时由于双腿僵硬,难以行走,他不得不坐上轮椅去北京看病。正值城市设计学院专业教学大楼翻新,教师们带着设计方案追到北京,张在元就坐在病床上“一笔一笔地改”。他像打造那些令他扬名国际的建筑物一样,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哪怕只是“教室桌椅的尺寸、颜色”,或是“教室门牌的样式”。

  他为整栋建筑设计了一层翠绿色的栅栏,并亲昵地称这栋楼为“绿楼”。有阳光的时候,教室内会投射出疏淡的影子和绿色的光芒,他总是觉得“学建筑的人应该时刻感受到光影变幻”。

  但9个月以来,他的病房里,从没有阳光。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杨楠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