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学生工”遭遇“黑代理” 连辛苦钱都拿不到

www.jyb.cn 2009年12月18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累得昏天黑地却连辛苦钱都拿不到

  通讯员 卢军 金露露 本报记者 陈强

  “我去年9月的酬金到现在还没发下来都没抱怨,你有什么好抱怨的!”当厦门大学管理学院的小李同学向自己的学姐、大三学生小苏抱怨应得的酬金拖了三个月还没有发下来时,小苏的回答比他还要无奈。

  小李说的酬金,是今年开学时向新生推销手机卡的提成。9月,他成为校园中几千名拿着各种各样的手机卡、宽带卡、IC卡向新生推销的学生中的一员。每张卡提成15元,小李总共销售了8张。可是直到今天,连一分钱的提成都没有拿到。

  “学生代理跟移动、联通、电信等公司直接联系,把卡拿到手。普通同学不用本钱、不用押金,就可以从代理手里拿到卡。卖一张手机卡能赚15元钱,空手套白狼,何乐而不为?”类似这样的想法是很多学生在开学初蜂拥加入学生代理大军的主要原因。

  然而,三个月之后,连提成的影子都不见,学生代理更是绝口不提发提成的事。于是,“拖了这么久了还不给钱”、“代理克扣工钱”、“代理相互推脱不发工资”之类的抱怨声在同学之间流传。

  “同学间都这么不可信,将来到了社会,还能相信谁?”

  校园代理普遍存在于各高校,尤其是在新生刚入校那几天,推销生活日用品、手机卡、宽带卡等必需品的代理团队在大学校园中非常活跃。代理等级分明,一级代理直接跟相关公司联系,有货源,是整个代理链中的老大。一级代理下面又有二级甚至三级代理。代理的下面是推销员,他们从代理手中拿货推销,并把销售额全部交给代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代理再把提成发放给推销员。每级代理都从推销员的销售额中获得提成收入。

  当代理也是有风险的。厦大经济学院的张同学是一个二级代理,但他不仅没有拿到提成,反而倒贴了600多元钱。原来,他的上一级代理小刘所负责的代理团队丢了几千元钱的宽带卡,却找不出责任人,最后把钱摊派到了最底层的推销员的头上。“碍于下面同学的压力,自己先贴钱把他们的提成发了,否则还得背上‘黑心代理’的骂名啊。”考虑到自己的信誉,小张只好花钱消灾。

  像小张这样为了信誉宁可自己搭钱的代理毕竟是少数。该校人文学院大三学生小于每每提起二年级时做校园代理的事,心里就闷得慌。“至今还欠着几个同学的酬金,见了面都不好意思打招呼。但也只能等上级代理把钱发下来的时候再发给下面的推销员了。”可是,小于的钱已经拖了一年多了,她自己都不相信还能要回来。“以后没有白纸黑字的合同我不可能再信任任何代理,哪怕他是我的同班同学。这也算是大学生活给我步入社会提前上了一堂课。”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杨楠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