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贫困硕士病倒前还在当义工 生日当天确诊尿毒症

www.jyb.cn 2009年12月23日  来源:钱江晚报

  本周五手术,父亲要给女儿一个肾

  本报记者 王蕊

  23岁的丽水贫困女硕士生曹萍,今天住进了浙一肾移植中心,本周五,她将和父亲一起被推入手术室,父亲要给女儿一个肾,贫寒的一家人用亲情在祈祷:一切都会好起来。

  视力模糊是因为尿毒症

  曹萍是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的硕士研究生,上个月23日是她生日。“那天,我过生日,给哥哥打了个电话,说最近视力下降得很厉害,走路都看不清楚了。哥哥让我去医院看看,没想到我就被医生留下了。”

  医生一查,视力下降的原因是恶性高血压,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血压最高值达到220毫米汞柱,比有常年高血压的人还高出一大截。

  家人开始以为她是心血管方面的毛病,后来进一步检查,医生诊断,病根是尿毒症。“你这么年轻,长期做血液透析不仅降低生活质量,远期来看对身体也不好,建议尽快做肾移植手术。”医生的一句话,让一家人懵了。

  换肾,手术费需要十几万元,虽说现在肾移植技术比较成熟,但以后常年要吃抗排异药物。曹萍的父母都是农民,哥哥兰州大学硕士刚毕业,还没找好工作。曹萍刚读研二,没有收入。这些钱从哪里来?

  曾到安徽山区义务教学

  在浙医一院肾移植中心,曹萍和父亲配型成功,父亲决定把自己的一个肾脏移植给女儿。父母的几万元积蓄,加上哥哥暑假兼职赚的一万多元,没几天就花去了近一半。要在短短十几天时间里再筹齐10多万元的移植费用,一家人发愁了。

  这时,校网上一个小小的帖子引来了大家的捐款。帖子上说:“她是学院研究生会的副主席,曾是义工活动的骨干,她获得过爱心奖,是个开朗的女孩……但她现在生了尿毒症,父亲捐肾给他,但需要十几万元的手术费……”

  昨日(22日)下午,曹萍所在的浙江师范大学发起了捐款,负责学生工作的陈彩云老师说,没想到平时开朗的曹萍一下子就病倒了,曹萍是学院研究生会的副主席,也是青年志愿者,经常参加公益活动,就在她生病前两天,还在学校策划研究生会的系列讲座活动,做主持人。

  “她还参加过义工团队,去年去安徽山区的贫困学校做了半个多月义工。现在,这个组织也在为她筹钱。”曹萍的同学说。

  硕士生哥哥还没找到工作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曹萍,她刚刚去浙医一院配药回来。曹萍说,家里一直靠父母培育菌菇维持生活,他们兄妹俩先后读了研究生,生活费都是自己赚的。“我在蛋糕店打工,一个月400多元,学校补助200多元就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如果迟2年生病,我和哥哥都工作了,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了。”

  虽然说的是自己的苦,但曹萍连连说感谢。“我生病以后,医药费花得像流水,幸亏我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帮我筹钱。父母积蓄不多,哥哥暑假做兼职赚了一万多元都给我了,还有他朋友也给我捐钱,真的很感谢!”

  自强,最让人动容

  近日,武汉“暴走妈妈”陈玉蓉割肝救子的故事感动中国;

  在辽宁鞍山,退休女工那雪莲为了割肾救女,不但每天暴走5公里,还兼打3份工筹集手术费。

  那雪莲的女儿刘玉娇,在沈阳读大学二年级,2008年11月确诊为肾功能衰竭。2009年5月,那雪莲通过各项检查,除了自己有脂肪肝,她和女儿配型成功,可以捐肾。为了给女儿一个健康的肾脏,那雪莲每天暴走5公里。为了给女儿筹备手术费,她每天兼打3份钟点工。6个多月下来,那雪莲体重从68公斤减至60公斤。经检查,她的脂肪肝没有了。

  “暴走妈妈”坚持暴走、打工,割肾救女的消息传开后,社会上掀起爱心暖流。不少网友多说,要帮,就要帮自强的人。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杨楠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