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著名数学家谷超豪谈兴趣、教育、创新(图)

www.jyb.cn 2010年01月12日  来源:新闻晨报

  这几年,年逾八旬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数学研究所名誉所长谷超豪可谓收获连连:2008年,他被授予“上海教育功臣”荣誉称号;2009年,紫金山天文台以他的名字命名一颗小行星;昨天(11日),他从胡锦涛总书记手中接过了中国科技界的最高桂冠——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荣誉面前,谷老既激动又平静,他说:“我希望再做一些事情。”

  每次“转向”都能“占领”至高点

  微分几何、偏微分方程和数学物理是当今核心数学最活跃的三个分支。谷超豪先后涉足这些领域,并且在这三个方向及其交汇点上获得了国际认可的突破性成果。因此,在不少学界同仁看来,谷老此次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真可谓是“实至名归”。

  对于谷老的几次“转向”,学生洪家兴院士打过一个形象的比方:“他带着大家探索、开路,而在找到了一条通往金矿之路后,他就把金矿让给跟随他的年轻人去继续挖掘,自己则带着另一批年轻人去寻找另一个金矿。”

  其实,国家、社会的需要才是谷超豪“转向”的核心因素。1956年国家制定“10年科学规划”,提出希望在计算数学、概率论、偏微分方程等方面有所突破,同时苏联人造卫星上天也给谷老很大的震动。因此,他在1957年起的留苏进修中,有意识地学习空气动力学方面的课程,而空气动力学不少问题的原理正需要用偏微分方程来计算求证。因此,他在归国后即主攻偏微分方程这一有着很强实际应用背景的新方向。比转向更不容易的,是谷超豪每次都能在新领域中迅速占领制高点。

  “培养学生是最开心的事”

  洪家兴院士曾经是谷超豪的研究生。在他的印象当中,谷老和一般的导师不一样,对学生不仅关心、而且尊重。洪家兴院士回忆说,“有一次在教师大会上,谷先生公开反对学生叫导师为‘老板’。他认为师生之间并不是雇佣关系,他是希望学生能更快地成长。”

  在指导学生论文时,谷超豪常会提出一些创造性的构想,但除非他个人的研究占科研成果的一半以上,或者做了非常实质性的工作,否则他是决不署名的。他说,老师应该充分尊重学生的学术成果,不能剥夺学生的“所有权”。“培养学生是最开心的事情,学生的成就是我工作的成果之一,学生的成绩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对话谷超豪]

  记者:您小时候的愿望是当数学家吗?

  谷超豪:小时候对新事物感兴趣。比如循环小数,1和3除不尽,要动一动脑筋才能明白。数学要有无限的想象。这一点使我对数学感兴趣,就是从无限概念开始的。

  记者:您小时候对许多事物有好奇心,您的家长和老师对这种好奇心采取什么态度?

  谷超豪:老师非常鼓励我有好奇心。比如,当时老师问我一个图形,四边长都是1,面积是不是1?我说不一定,因为可以组成菱形,可以压得很扁,面积就是0了。老师很赞许我的想法。

  记者:您觉得我们应该怎样培养学生对数学的兴趣,较早接触奥数好不好?

  谷超豪:学有余力的学生可以学一点奥数,但并不是每一个学生都要学奥数,也不能以奥数作为升学的条件,搞得人人都学,好像不学就不行。

  记者:现在教育界议论很广泛的一个问题是中学过早文理分科,您怎么看?

  谷超豪:我想不应该太早就分开,应该至少到高中的高年级才可以分。中学学的东西都是基础,都应该学好。

  记者:您怎么看待创新?

  谷超豪:研究的精神就是创新,就是要有新的发现,发现包括前人还没有的发现,你找出来了,还有新的应用,就是理论已经有了,找到新的应用,也是有价值的。 (晨报记者 林颖颖陈 杰 通讯员 柳成荫)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杨楠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