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家长和学子呼吁:发烧的大学教育成本何时"降温"

www.jyb.cn 2011年09月15日  来源:工人日报

  随着物价上涨,高校教育收费不断递增。一些高校更是追求收入的最大化、声望的最大化和成本的最大化,大学成本病越来越重。家长和学子们呼吁,学校在收取学费等费用时能不能再“温柔”一些,教育成本能不能低些、再低些——

发烧的大学教育成本何时“降温”?

大学“钱”途之忧 李法明 画 

  ■本报记者李国 实习生肖阳

  随着物价的上涨,大学生的教育成本也在不断增长。就连正在重庆大学读研究生、现在还在享受A级待遇的的逯志浩不无担忧地告诉记者,如果新学年自己降为C级,沉重的学费将使自己喘不过气来。

  逯志浩现为重庆大学研究生二年级学生,河北籍。9月13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所谓A、B、C级就是指学费全免、学费减半和自己全额负担学费。按照规定,C级自己负担的学费一年则要7500元,这还不包括住宿费、生活费等等开销。作为一般家庭来讲,这已是不小的负担了。“幸好我还算努力,享受到了A级待遇,不然,我真的无法想象。”

  “物价涨了,我还得省吃俭用”

  “物价涨了,我还得省吃俭用。”这是四川外语学院国际商学院2008级英语(商务方向)2班学生朱俊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

  朱俊林来自重庆市綦江县郭扶镇,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此外,他还有两个已经工作的姐姐。自从朱俊林考上四川外语学院后,他每月都要从父母和姐姐处得到资助,从几百元到一千元不等。

  据朱俊林介绍,他每年仅仅学费就要5500元,每月生活费还要一千元左右。他说,今年新学年新生学费还要贵,有的专业达到6700元甚至更多。

  没有办法,朱俊林只得去兼职。今年已经大四的他正准备考研。记者采访他时,他正在川外商学院就业办替人值班。

  “生活成本提高了,没有办法,还得主要靠父母和亲戚资助。”他告诉记者,“兼职一方面是改善生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适应社会。”

  其实,郁闷的不仅仅是这些是师兄师弟,就连即将进入象牙塔的新生也鲜有快乐。面对一年12000元的学费(还不包括住宿费、生活费等等),虽然父亲还是新闻从业人员,但是,陈薇还是笑不起来。她即将进入属于二本的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读书。她告诉记者,“自己只得勤工俭学,不想给父母造成太大负担。”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李烨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