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保定学院2000届毕业生新疆且末县执教纪事(上)

www.jyb.cn 2014年05月03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保定学院2000届毕业生新疆且末县执教纪事(上)

2000年7月3日,奔赴且末前,保定学院2000届15位毕业生在母校门前合影。资料照片

  香喷喷的抓饭、自酿的酸奶、甘甜的瓜果……4月16日,跟随侯朝茹、庞胜利夫妇,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新疆且末县琼库勒乡克亚克勒克村的木萨·托合提家做客。

  木萨·托合提是一名维吾尔族牧区兽医,不会讲汉语,当翻译的是他的女儿努尔古丽。努尔古丽在派出所工作,和妹妹阿斯古丽一样也是且末中学教师侯朝茹、庞胜利的学生。现在新疆大学读书的阿斯古丽不久前刚刚入了党。

  当得知同来的有记者时,木萨·托合提一下紧张起来——“两位老师不会离开且末吧?”

  于是,62岁的木萨·托合提不停地叨念起14年来与两位汉族老师的友谊:“教努尔古丽时,两位老师刚来且末,那时候真苦啊,能留下不容易”;“阿斯古丽上高中得了阑尾炎,侯老师一口气就把她背到县医院,等我从牧区赶到时,侯老师把住院费都交上了……”

  看到木萨·托合提误会了,侯朝茹赶忙摆手:不走不走。为了让老人放心,庞胜利更是和木萨·托合提开起了玩笑:“维吾尔语中‘塔克拉玛干’不就是‘进得来出不去的地方’嘛!”

  一句话,对面的维吾尔族父女都笑了。

  即使在新疆,且末县也是最艰苦的地方,县城与塔克拉玛干沙漠只有一河之隔。“在且末别说是工作,就是生活下去也是一种奉献!”这是新疆自治区人民政府一位老领导对且末人民的评价。

  2000年8月,侯朝茹、庞胜利等15名保定学院(原保定师范专科学校——记者注)2000届毕业生来到这里执教。除1人因特殊原因返回内地外,其他14人在且末一干就是14年。如今,14人中有12位中学教师、两位党校教员——全部坚守教育一线。

  这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

  要知道,在紧邻且末县城的沙漠边缘,即便是在滴灌系统的呵护下,红柳、梭梭、骆驼刺的成活率也不足15%。

  一次沙尘暴就能“刮”走几位教师

  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所属的“八县一市”中,地处新疆与西藏交界处的且末最偏远,与巴州州府库尔勒市仅有一条沙漠公路相连。这个全国面积第二大的县,到2012年人口也不过10万余人,其中近73%是维吾尔族同胞。

  由于紧靠塔克拉玛干沙漠,且末的年降水量不足20毫米,气候干燥——曾经全年风沙、扬沙天气高达196天。

  “当时一场沙尘暴就能‘刮’走几位教师!”且末县教育局局长廉春喜在且末二中当过老师,也在民汉合校后的且末中学担任过校长。对于当年且末教育的艰难,他记忆犹新:都说打铺盖卷走人,可为了“逃离”且末,有的新来的教师连铺盖卷都能不要!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且末二中终于盼来一位紧俏的物理专业大学毕业生。学校领导那个高兴啊——安排吃饭住宿、不停嘘寒问暖。

  谁知天公不作美,当天夜里刮起了沙尘暴。第二天一大早,宿舍里铺盖卷余温尚存,新来的大学生已不知所踪。

  且末,这样的不辞而别曾一再上演。

  对于那些被沙尘暴“刮”走的老师,廉春喜虽然觉得遗憾,但从不可惜:对娃娃没感情,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

  2000年春天,到保定学院招聘老师时,且末二中已在“等米下锅”——新学年马上就要开始,初一7个班的班主任有6个还没着落!

  在这次招聘“双选”会上,且末二中的招聘条件只有一个——能吃苦。他们对所有的应聘者只问了两个问题:是否农家子弟?有无兄弟姐妹?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李烨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