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新闻> 正文

天津大学:18人技术经纪人团队帮科技成果变产品

www.jyb.cn 2015年06月04日  来源:人民日报

  最近,天津大学机械学院的王树新教授终于卸下了一桩心头重担。他领导研发的微创手术机器人系统“妙手”,终于走出实验室,站上了量产的起跑线。

  起步不晚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就建立了第一批技术转移服务机构,但发展缓慢

  2005年,王树新带领团队研发出了微创手术机器人系统“妙手”,填补了国内这个领域的空白。10年来,“妙手”更新换代,到2014年已经进阶到“妙手S”版本,甚至可媲美国际顶尖的“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价格还更便宜。

  这项既可以让手术操作更精准,又可以减轻医生劳动强度的成果,按说应该有市场,但王树新团队却犯了难。“要实现量产和后续研发,团队现有的财力和人力根本无法胜任。”王树新希望有企业帮一把。

  毕竟,科研人员擅长的是科研,让他们自己闯市场还真不行。10年来,王树新团队只接触过五六家有意向的公司,谈判的次数倒是不少,但由于对技术价值认定有分歧,最后都谈崩了。

  2013年6月,天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成立。这既是天津大学自2010年底开始承担“产学研深度合作机制”改革试点的成果,也因为学校希望将实验室里的科技成果,拿到市场上试一试。

  严格来说,技术转移中心算不得新鲜事物,我国自上世纪80年代,就建立了第一批技术转移服务机构。今年年初,科技部还公布了第六批84家国家技术转移示范机构名单。

  “以前,我们国家的技术转移机构,大多是高校的行政部门,计划经济色彩较浓,对市场敏感度差。近些年,越来越多独立公司加入进来,行业步伐明显加快。”杨明海是技术转移中心走马上任的第一位主任,在他手里,中心拉起了18人的专职技术经纪人队伍,逐步完善了技术需求和科技成果两个数据库,组建了总额30亿元的科技投资基金,还在定州、张家口、南通、东营、大理等地建立了16个技术转移分中心。

  “18个经纪人里,最年长的是1971年生人,最小的也就二十七八岁,平均年龄30出头。他们中有天津大学留校的学生,也有从科技企业里跳槽过来的。”杨明海对员工要求很高,一要知识面广,二要接受新事物快,三要勤奋。“技术经纪人,得在科研院所和企业间牵线搭桥,要具有技术、市场、法律、金融等方面的综合能力,不然会‘哑火’。”

  转移中心成立后,便掘起天津大学这座“富矿”。发资料“扫楼”、登门拜访学科带头人,是每位技术经纪人的家常便饭。没过多久,技术转移中心便盯上了王树新团队的“妙手”系统。

  任务不轻

  除了沟通、协调,发掘需求、市场定价,技术经纪人都得给出专业意见

  在杨明海眼里,“妙手”系统是目前天津大学最便于转化的科技成果,“沉淀了10年,技术已经很成熟了,而且市场需求旺盛。”这样的项目,很适合用来做范本。杨明海带着两三位技术经纪人先把“妙手”系统吃透,再根据科技成果特点筛选与之匹配的企业。

  “他们至少给我推荐过三四家企业,先看企业材料,合适的再面谈。”王树新回忆,在一年多时间里,经过技术经纪人多次沟通、协调,终于让王树新团队与山东威高医疗装备集团坐在了谈判桌两边。

  在杨明海看来,“科研人员大多专注于基础研究、前沿研究,哪些科技成果能转化成什么样子,往往并不清楚。”杨明海举例,一种新材料,用来造飞机,还是做医疗设备,这就需要技术经纪人对技术和市场都有深刻认识。

  王树新回忆,好几次绊住“妙手”的,都是与企业在价格上谈不拢。“老板常常哭穷,自己一年利润才几百万,怎么可能拿10%来买科技成果;教授常常心里也没数,这个研发了两个月,那给两万吧,那个研发历时10年,得卖100万。这都不是科技成果正确的定价方式,这就需要技术经纪人根据市场行情,给出合理建议。”杨明海说。

  在技术转移方式和价格谈判上,王树新团队与山东威高医疗装备集团不能说一帆风顺。“最开始有两种技术转移方案,一种是企业投资,让王树新成立公司;另一种是高校直接把技术全部转让给企业,科研人员不用再管。我们经过反复讨论,最后采取了折中的方法,成立联合研究中心,既保留原来的研发力量,同时借助企业的支持,保证后续的研发和量产。”这一解决方案,最终让双方都点头签字。

  今年2月,山东威高医疗装备集团与天津大学共建“微创手术机器人联合研究中心”。王树新团队的相关发明专利,以1000万元技术转让的方式独家许可威高使用,并获得3000万元研发经费。

  签订合同后,技术转移中心还根据国家、地方政策帮助申请减免技术转让费税收,促成天津大学制定相关政策,达成了技术转让费学校与王树新团队二八分成的约定。技术转让中心也拿到了技术转让费的1%,作为服务一年多的回报。

  前景不错

  企业技术消化能力渐强,风险投资日益发达,技术经纪人机会越来越多

  “技术转移涉及技术、市场、法律方方面面,千头万绪,一般科研人员很难独立完成,有技术经纪人方便多了。”王树新感慨,“‘妙手’系统是我们团队第一例技术转移,我们还有多个技术成果可以试试。”

  杨明海掰着指头一算,自天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成立以来,已调研需求3000多项,获取真实需求670余项,整理可产业化的技术近300项。通过技术许可、技术转让等方式推动了78项技术成果落地。“王树新团队的案例是一头儿已经固定,只用找企业。但大多数案例,是两头儿都得技术经纪人发掘。”杨明海说。

  天津市科委基础研究处处长高宁认为,目前,我国的科技转移工作缺乏有效的信息来源和数据挖掘。

  杨明海分析,国内企业自身的技术研发能力不足,企业技术团队对技术转移的承接能力太弱,也制约了技术转移的步伐。

  杨明海对未来很有信心,“近年来,一方面风险投资等金融业快速发展,另一方面,企业技术消化能力也在提升,这些都为科技成果转化提供了可能,也让技术经纪人的机会多了起来。”杨明海希望,《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尽快修订完成,高校、科研院所转化科技成果便更有底气了。

  “技术、图纸都已经交给企业了,现在已经完成技术转移,预计3年后就能通过国家认证,到时候就真正实现科技成果转化啦。”王树新介绍了“微创手术机器人联合研究中心”的最新进展,这位学术达人笑着说:“3年其实也挺快的。”(记者 朱少军 巩育华)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周玲玲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