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人物> 正文

大学教授马瑞芳书写“百家讲坛”的那些人和事

www.jyb.cn 2007年08月16日  来源:人民网

  说完“聊斋”后,山东大学教授马瑞芳近日推出新书《百家讲坛:这张魔鬼的床》,以调侃、风趣、幽默的文笔,书写“百家讲坛”那些人和事。诸如娱乐化的学术还算不算是学术?主讲人被“截短拉长”,是否还张扬个性?易中天、于丹等人是怎样被发现,并被拉上“魔鬼”之床的?阎崇年、王立群、纪连海等人一讲成名,生活和心态都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想不到阎崇年面对“明星”问题,慷慨陈词

  有个传得很广的说法是:“能把学问当评书讲、把历史当故事讲的,阎崇年老师是第一人。”

  阎崇年走上百家讲坛,百家讲坛开始走下神坛。

  近来人们对“明星”学者多有微词。似乎学者成了明星就是不务正业,而明星就不该有学问。这算什么逻辑?难道堂堂大中华提倡“漂亮脸蛋+文盲”和“魔鬼身材+弱智”?

  济南签售前的记者见面会上,有记者问:“阎老师,您怎么看待被称作‘学术明星’?”

  阎崇年笑吟吟地回答:“我很感谢大家称我是‘学术明星’。我认为这是对我工作的一种褒奖,是对我多年研究工作的肯定。体育有明星,唱歌有明星,我们研究几十年学问,做个星还不行吗?老百姓追捧学术明星,总比追麻将强”

  阎崇年还有句名言:“我藏在书斋五十年,出来晒两年太阳,不行吗?”

  阎崇年研究清史五十余年,真是皓首穷经,老了老了,突然红了,成星了,不行吗?几岁娃娃演电视剧能成星,十几岁娃娃当神童作家能成星,七十岁老历史学家凭什么不能成星?

  “文革”后,刚开始拨乱反正,工作组到阎崇年所在单位,让大家讲“文革”的坏处。阎崇年却说:“文革有两大好处。”

  工作组警觉起来:怎么,竟然有人敢顶风而上唱反调?

  阎崇年说:我在“文革”中有两大收获。

  第一个收获是:那时,有人造反,有人保皇,我什么也不是,逍遥。十年时间,外边不管怎么打,怎么闹。我躲在图书馆看书。后来百家讲坛讲经典,阎先生讲《大学》时,还把这件事作为“己和”的例子来讲。

  第二个收获是:那时,没人好好上班,没人管打卡,没人管我到哪儿去。我一直想好好琢磨琢磨大运河这条南北贯通的“大动脉”,可我不是“红卫兵”,不能坐免费火车,就骑个自行车,沿着大运河,从北京一直骑到杭州!一路上考察风土人情,骑自行车反而考察得更细。多少年想考察大运河的愿望,没想到“文革”给成全了。

  工作组的人一听,放心了,原来不是什么“三种人”,只不过是老书呆子的两件小事。

  这两件小事对阎崇年却绝对不是小事。

  别人荒废十年光阴,他白捡十年光阴!

  别人文斗武斗互相斗,他和文史资料斗!

  “文革”一结束,阎崇年把《袁崇焕传》拿出来。

  辛辛苦苦写十年,卖出二百本!二十年后,百家讲坛找上门。

  有一次录制“正说清朝十二帝”,讲坛导演高虹到了,马琳和那尔苏到了,主持人到了,阎崇年到了,原定录制时间也到了。

  现场观众呢?一个也没有!

  怎么回事?那尔苏打电话问组织者,对方“哎呀”一声,太抱歉了,“我把这事给忘了!”

  阎崇年说:“没事儿!就这么录吧。”

  有个人打开门往里瞅。马琳赶快跑过去问:“您做什么?”

  来人回答,他来找什么人,没找到,看看他在不在这儿?

  马琳灵机一动,说:“您给我们当观众吧!”

  那人倒也好说话,当观众就当观众呗!

  就这样,阎崇年给一个观众讲了一场“清十二帝”。

  结果,这一集收视率很高,数以千万计的观众对这集“咸丰(下)”大叫其好。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庄元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