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人物> 正文

首批博士李尚志的故事:比梦更美好

www.jyb.cn 2009年08月15日  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网站

  李尚志教授1947年6月29日出生于四川内江市。1981年12月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数学系基础数学专业研究生毕业,1982年5月获理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一直在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任教。1989年评为教授。
  1992年任博士生导师。1992年10月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83-1990期间担任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第六届委员会委员。1991年受国家教委表彰为"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1999年获"宝钢教授基金优秀教师特等奖。"1998.11-2001.11期间担任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主任。现任教育部高等学校数学与统计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非数学类专业数学基础课程教学分委员会副主任。
  自1980年以来一直从事代数学领域、特别是群论方向的科学研究。在典型群的子群结构研究中取得了受到国际同行瞩目的成果,在国内外第一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40余篇,其中在《J.Algebra》等国外重要学术刊物发表11篇。主持的科研项目"关于李型单群子群体系的研究"于1985年获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奖二等奖。1998年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并收入现代数学丛书的科研专著《典型群的子群结构》,集中了李教授多年来在典型群的子群结构方面的研究成果。
  从1982年在中国科研大学任教至今,始终坚持在教学第一线教书育人。在培养研究生的同时,每学期都为本科生讲授基础课,深受学生欢迎。他主持的教学改革项目"数学建模和数学教学改革"和"数学实验课程建设"分别在1997年和2001年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由他主持编写的教材《数学实验》在引导学生借助计算机学习与探索数学方面独具特色,曾应邀到近40所高校和一些中学讲学并介绍经验,产生了很大影响。该课程教材由高等教育出版社作为教育部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出版,于2002年获教育部优秀教材奖二等奖,并引起国外教育界的注意,已由世界科学出版社出版英文版。

好梦成真

  1982年6月17日清晨,一阵紧急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有人在喊:"博土,快起来听广播!"我在前一天刚刚挤硬座车来到北京,临时住在一间实验室里。手边没有收音机。匆匆起来打开门;才知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已经广播了我们6个人获得博士学位的消息。这是新闻媒介首次宣布我国已经培养出了自己的博士,在全国各地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后来我知道,在我的家乡四川内江,以及我工作了八年的四川万源,这一消息在播送时都引起了轰动。而我本人却在睡梦中漏听了这条新闻。

  当然,这条新闻的内容我早已知道。我在5月15日就已通过了博士答辩,中国科大学位委员会在5月25日批准授予我博士学位,我从那时起就应当算是博士了。但是,国家对首批博士特别强调质量,特别慎重,我们这几名博士还要经过中科院以至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仔细审查。因此,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毕竟,在我以前的人生道路上有过太多的美梦破灭的体验。这次会不会又是一场梦,已经戴上的博士桂冠会不会突然飞掉呢?

  我大学毕业后在大巴山区当教员或农村工作队员的时候,曾经做过许多的美梦。那还是四人帮横行的时期;解放以来的教育战线都被说成是"修正主义黑线",教师全都成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那时心里很苦闷,盼望着改变这种状况。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常常梦见自己又回到了大学学习,梦见国家又重视教育和科技了。但酣梦醒来;发现自己仍然躺在深山小屋之中,窗外黑黝黝的巨大的山影将满天的繁星遮去了大半,桌上仍摆着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学习材料。美好的梦境在心中留下的是深深的惆怅。到后来,每当这样的梦境出现的时候,我就凭经验知道这又是在做梦了,希望自己不要马上醒来。但那时从来没有做过博士梦,没有梦见过自己当上博士。中国没有学位制度,我怎么可能无端地梦见当博士呢?

  四人帮垮台的消息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兴奋和希望。这不再是梦了!那时我还在农村工作队里。那一段时间常常与周围一伙知青通宵达旦地议论,津津有味地反复咀嚼着从各种渠道得来的大道消息和小道消息,凭自己的感情和理智判断着这些消息的真伪。好消息来了,总希望它是真的,又老是担心它是假的,是一场梦。好消息确实在一个个出现,一次次被证实。但我们的心情太急迫了,老是嫌它来得太慢,来得太少。

  虽说是好事多磨,但好事毕竟一个一个实现了。教育战线不再是"修正主义黑线"。教师也不再是"资产阶级"。大学开始招收研究生。我考回自己的母校当了研究生。全国人大通过了在中国实行学位制度,中国人第一次有了可能在自己国土上成为博士。但我仍然没有做博士梦。我是1965年进大学的,只读了一年书就遇上了文化大革命。1978年好不容易有了重新学习的机会,回到母校仿佛有隔世之感,一心想的是怎样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至于最后能得到什么结果,才没功夫去想它呢,想了又有什么用呢?直到1980年,写出了自己的第一篇论文,有的专家认为已经达到了博士水平。研究生同学们羡慕我已有了毕业论文可以交差,可以松一口气了。但我盼了这么多年盼来的重新学习的机会,难道只是为了交差吗?中国的博士学位怎么授予,领导层还在讨论、研究;我们当研究生的没有资格去参与。但我认定自己有一件事情可做:将自己的论文做的好些,再好些;多些,再多些;获得博士学位的可能性就一定会大些,更大些。仍然无缘做博士梦。但在梦中却常常在做数学题,常常在梦中"攻克"了做论文中的难关。醒来一回忆,梦中想出来的解题高招大多是荒唐的,不免有些失望。但也真有几次发现梦中的思路还颇有启发性,沿着这思路走下去果真攻克了难关。就这样,趁着领导层在讨论研究授予博士学位的具体办法、而许多研究生在焦急地等待上层研究的结果的时候,我抓紧时间拼命做论文,要抢在学位授予工作具体实施之前多做出几篇论文来,将自己获得博士学位的保险系数加大,再加大,不要在美梦即将成真时功败垂成。到我终于被批准举行博士学位论文答辩时,已经写出了六篇论文,被答辩委员会的专家评论一致认为做出了系统的、完整的、富有创造性的工作。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出的电波向全世界宣告了中国博士的诞生,我有幸名列其中,这不再是梦了。全国各大报纸也作了报导,刊登了专访,这不是梦。大约一年之后,1983年5月27日,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了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大会。我作为中国自己培养的首批18名博士的一员,站在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上;从严济慈校长手中接过博士学位证书,这不是梦。手捧着紫红色封面的博士证书站在那里,面对全会场人们的祝贺,置身于音乐声和掌声之中,虽然明知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但无论如何也驱散不了这是在做梦的感觉。这太美好了,比以前做过的所有的美梦更美好,会不会又是一场梦呢?会不会又从梦中醒来,重新躺在那深山里的小屋里,在起床之后去参加对"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批判会呢?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颜金花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