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人物> 正文

季洪飞:“隐居”的大伯“艺术家”

www.jyb.cn 2013年12月31日  来源:浙江在线

  在宁波大学,有一条绿荫喜人的樟树林道被称为“天使路”。很多在这条路上走过的人可能没留意,在路侧边的三号教学楼里居然住着一个被学生称为“隐居”的“艺术家”——季大伯。

  楼道里的“艺术家”

  “第一次经过这个楼道的时候,就被震到了”,宁波大学法学院12级学生项晓洁说。在这个楼道的楼梯边墙上贴满了画,有动物,有风景,而且画得很“新清”。“刚开始还以为是哪位美术专业的学生或者老师画的,没想到却是负责楼道安全和卫生的季大伯画的,他真的好有文艺气质啊。”

  宁大外语学院11级学生钱雨露也为季大伯的画感到吃惊,她觉得大伯就像一个“隐居”大楼里的“艺术家”,让三号教学楼瞬间有了艺术气息。“我和同学经过时,都会认真地看这些画。”

  当记者找到季大伯时。他正穿一长幅的外套,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趴在楼梯边的桌子上,认认真真地给纸面上画的一片叶子着色。

  这位一身艺术气息的大伯大名叫季洪飞。2005年他从江苏连云港来到宁大后,一直从事三号教学楼里的卫生和安全工作。

  谈起画画的初衷,农民出身的季大伯说,自己之前从没画过画,来宁大后发现三号教学楼一楼是艺术专业学生的画室。他看学生们在画画后,觉得好玩就开始画,没想到就此喜欢上了。画好后,他把画贴在楼道里自己欣赏。也没想到却得到了学生和老师的喜欢。“每天不少同学经过时,我常看到他们拿着手机在拍。”谈起这些画,季大伯一脸的高兴。

  对于画什么内容,季大伯说自己没有什么主题,“随便画,山水画常画,看到校园里的柳树、动物觉得喜欢就画,有时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画面觉得好,我就把它画下来。”

  季大伯的画受到了师生们夸赞,有学生经常问他,“大伯,您以前一定当过美术老师吧?”也有同学说大伯“或者是美术学院毕业的”。

  “曾有学生忙起来一时忘了作业,还找我救过急。”季大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有些画,学生要画一天,我可能三个小时就画好了。”

  宁大艺术学院张玉新老师对季大伯的画给予了好评,“大伯的画很有特点,画的线条、勾勒很有农民画家的味道,他是自学成才,真不容易。”

  许雯老师常在三号教学楼里给学生上艺术设计课,在她眼中,“大伯是手边有什么就画什么,在专业上叫临摹、写生,他的画的线条特别好。大伯除了贴在墙上的画,还有好几个画集本呢。”在三号楼上课时,许老师特别喜欢和大伯聊天,“他是很好的人,大伯身体不好,曾动过大手术,但依旧对画很执着,从他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其实,季大伯不仅仅喜欢画,他拿手的还有三弦琴。偶尔,碰到学生不上课时,季大伯会拨动它,清雅的音乐便在三号教学楼里漫溢,十分动人。

  除了这些,今年季大伯还应一位老师的邀请在宁大学生拍摄的浙江省大学生多媒体设计竞赛作品《再青春—记夕阳下的青春路》里担任角色。“听说要拿一等奖了。”季大伯乐呵呵地说。“据说还刻了碟片,有老师见了我还打趣说我上电视了。”

  学生的“知心大伯”

  季大伯告诉记者,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目前他和爱人在宁大三号楼工作,两个儿子都在宁波,他们各自都有了事业,“他们每年的收入都不低,我们其实并不差钱。愿意在宁大工作是因为我们喜欢这里的环境,喜欢这帮孩子。”

  三号教学楼设有宁大的考研教室,每天很多刻苦学习的学生进进出出。季大伯夫妇和很多在这栋楼里上课的老师和学生都成了“亲人”。

  “经常在楼里上课的许老师还给我买了一身衬衣呢。”季大伯扯着身上的一件衣服说道。他也怀念那些毕业离开的学生,“他们毕业后,还经常给我打电话,寄东西。”

  有一位来自甘肃叫张宗涛的国防生,让季大伯夫妇念念不忘。据季大伯介绍,张宗涛因为家里贫穷几年没有回家,假期也在宁波打工,有一次为了给家里寄东西,舍不得去邮局买纸箱,就向季大伯拿。相熟了之后,他们夫妇俩觉得这孩子很不容易,也就一直尽量帮助他。“张宗涛这孩子的女朋友还是我们介绍的呢。”季大伯说,“现在他在海南当兵,据说已经当了领导的秘书了,这孩子很不错,经常和我们联系。”

  有一次,季大伯听到一个女生在三号楼外哭。他便拿了一个苹果出去递给她,询问之后了解到是因为失恋,便不断开导她。他们从此成了“知心朋友”,“现在这个女孩已经毕业生小孩了,我们还有联系呢。”季大伯说。

  宁大研究生毕业后在绍兴一所中学教书的龚燕飞曾在三号教学楼里复习功课,她和季大伯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在电话里她告诉记者,毕业离校时季大伯夫妇还做饭请她,“季大伯夫妇对我就像家人、亲人一样。”

  除了三号楼里的卫生和安全,三号楼旁的自行车棚也是季大伯的“辖区”。季大伯把车棚管理得整整齐齐。“保卫处的老师都夸我管得最好了。”季大伯说。每次看到学生匆匆忙忙上课,把车子随便乱丢,季大伯都会出去把它摆放整齐。一些学生粗心大意忘了上锁,季大伯就自己拿锁把它锁上。“这样就安全多了。”

  明年,季大伯就要“退休”了。但对于宁大、对于“这帮孩子”,他恋恋不舍,即便离开,他与宁大的故事也永远没有结束。(记者 王旭燕 通讯员 游玉增)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张贵勇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