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人物> 正文

缅怀父亲任应秋:能泡好一杯茶,就能做好任何事

www.jyb.cn 2015年06月1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编者按:今年5月,任应秋百年诞辰纪念会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举行。任应秋是我国当代著名中医学家、中医教育家。他在中医文献的整理研究和中医理论的研究方面成绩卓著,有多部论著出版。他还率先创立了“中医各家学说”学科,在《内经》的研究上取得成就,为中医学术理论的提高和中医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任应秋之女任廷革应邀为本报撰文,从侧面勾画一个女儿眼中的中医大家,以飨读者

著名中医学家任应秋诞辰百年之际,其女任廷革撰文缅怀父亲——

能泡好一杯茶,就能做好任何事

 

任廷革与父亲任应秋合影。 图片由作者提供

  2011年以后,我开始和父亲的一些弟子合作整理他的《医学全集》。作为全集的执行主编,我浏览了父亲从20世纪30年代一直到1984年的大量论著,粗略估计在千万字以上。这不仅让我从学术上了解了我的父亲,也从人格上、精神上读懂了我的父亲。

  我在整理父亲的书稿时,令我非常感慨的是,在他几百万字的手稿中,几乎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端庄、秀丽,就连“文革”中的“检查”都写得工工整整。看着这些端端正正的字体,你就不难找到他之所以能做出大学问的答案了。俗话说“字如其人”,在我和父亲相处20多年的记忆中,他从没有睡过一次懒觉,每天晚上他办公室的灯光几乎总是最后一个熄灭,我们家单元的楼梯从来都是他在打扫,办公室旁边的男厕所便池他每天必清。有位老先生曾惊讶地对我说:“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应秋兄会做这些事情,而且是天天如此!”老先生的话让我想到禅宗的一句格言:“能泡好一杯茶的人,就能应付任何事。”

  从父亲的自传中可以得知,从事中医学原本不是他年青时的志向,但当他投身其中时,便义无反顾,并与时俱进,无论在他治中医学53年中的任一时期。邓铁涛先生为父亲的题词中,称他作“振兴中医之功臣”是恰如其分的。

  父亲的学术生涯可以十分清晰地分成两个阶段。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之前,他积极致力于中医学的科学化,并极其重视中医学的临床,从那个时期的论著可以看出,在追求临床疗效方面他下了极大的功夫,他卓越的临床信誉都是在那个时期建立起来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用临床疗效向国内外医学界证明“中医是科学的”。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之后,他的学术目标有了明显的转移,几乎是全身心地致力于中医历史文献的梳理和中医理论体系的研究中,为此发表了许多的论著,并制定了严谨的计划,直至他逝世时也远没有完成。这是因为他意识到中医学传承的迫切性,并始终认为中医学的发展在于其理论的继承和创新。

  就人性来说,即使是个性很强的学者也很难超脱环境的影响而被烙上时代的印记。父亲是个性很强的人,翻阅他一生的文章,如同和他一起从头走过,有的熟悉、有的陌生、有的感慨、有的惊诧、有的赞同、有的质疑。也许是血缘的缘故,我深深地读出了他的个性及其对社会思潮和人格统一的苛求。每当此时,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父亲浮现在眼前,一个时代的社会环境和思潮也呈现出来,可能历史就是要回顾方能更清晰吧。

  有的人在研究任应秋学术思想的时候,发现他自己曾经提倡、主张的东西,后来自己又否定了,于是觉得不好着笔。在我看来,这正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地方,在“否定”中去发现去思考,这本来就是医学发展的规律,去发现其中的社会的、科技的背景,去思考其中的缘由,无论对错都是值得借鉴的。因为就“继承”而言,不论是现实的还是历史的,都不应局限于从正面接受,还应善于从反面省思,这样才可能收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效果,而这也是父亲一直提倡的学术民主。

  我和父亲之间的许多故事,常常萦绕在我的脑际。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有叔叔对我说,你有一个好父亲!但在我上中学之后,尤其是我的入团申请被多次拒之门外后,我开始怀疑这一点。

  那时候,团组织不断地要求我和父亲划清界线,于是我开始和父亲“对着干”。比如,如果父亲西装革履,我一定会穿得补丁摞补丁。有一次,已是知青的我回家探亲,需要父亲帮忙托他在文艺界的朋友买把小号。记得我们在出门前,父亲穿上一件褪了色的中式布衫,显得十分陈旧。我对他说:“您不能换件衣服吗?”父亲突然被我的话惊到了似的,眼里竟闪起了泪光。他兴奋地对母亲说:“她嫌我穿得土气了!”父亲当时的反应让我记忆犹新,一种苦涩和悲哀立刻充满我的心头!

  英国的马伯英教授曾在纪念他的一篇文章中说:“一个人离世几十年,家人逢年过节会为之祭祀缅怀,大家都觉得无足为奇,尽孝也矣。今有一人,离世越久,怀念他的人越多,感激的心情像潮水一样满溢在众人的胸中,这就不能不令人欷歔感叹了。”在和父亲的弟子们接触中,我被这种师生之情深深地感动着。在今天,“一日之师,终生为父”的说教,似乎早已过时了,可是在父亲的那个时代,我真切地体会到他对学生的关爱远远超过了家人。

  在一次和父亲的争执中,我抱怨说:“您是一位好老师、德高望重的学者、济世活人的医生,但您不是一个好父亲。”在陪护重病的父亲期间,有一次他竟向我承认了这一点,当时我热泪盈眶,心情非常复杂。我有多爱我的父亲,父亲又有多疼爱他的孩子,只有我们之间是最清楚的。直到自己也走过人生几十年,我才深切地体会到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完美无缺的,哪怕是我的父亲!(任廷革)

    《中国教育报》2015年6月12日第5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周玲玲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