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人物> 正文

童门弟子忆业师

www.jyb.cn 2015年06月1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童庆炳和学生们在一起。 资料图片

  文艺学一代名师童庆炳离开了,其匆忙和突然,让弟子们不能接受。在弟子们的记忆中,业师的烙印太深,故事如潮涌,几件小事也许能浓缩这种似父似友的师生情谊。

  不拘一格提携学生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王一川至今还记得,1988年,在北师大主楼六层中文系文艺理论教研室,先生突然递给他一个红头文件,让他到英国做博士后研究。王一川先是惊喜和感激,这不正是自己想的么!继而犹豫,女儿尚小,家中走不开。他向老师提出,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但童先生却替他想得长远,说将来年轻人都必须出国才有大出息,要尽力安排好家庭的事,抓住宝贵机会走出去,见见世面。他还拿自己这一代没有这样的机缘而抱憾终生来劝导。“尽管我至今未必算有出息,但我永远感激他给予我的那次绝佳出国机会。”王一川说,正是那一年的出国机会,不仅使自己开阔了眼界,也完成了学术上的转变。

  等王一川从牛津回国后,童庆炳受高等教育出版社委托主编一部文学概论新教材,要王一川协助,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可没想到,童先生竟把王一川和与童同辈的外校知名学者李衍柱等一道列为副主编,王一川先是不敢,但先生坚持,说要发挥他的创新作用。于是,王一川毫无保留地建议把自己在国外了解到的、而那时在国内学术及教材界都还是新东西的理论,诸如“语言论转向”以来的“话语”、“文本”、“审美意识形态”和“叙事学”等,尽量纳入编写框架中,以期实现理论创新的愿望。没想到,这些都得到先生一一首肯和采纳。

  这部经过编写组十多位成员协同努力完成的教材,就是后来蜚声学界、全国500多所高校使用、同类教材中销量最多的《文学理论教程》。

  旁人最羡慕他带学生有一套

  童庆炳的“牛学生”多,数名单能数出一长串。继黄药眠先生之后,作为北师大文艺理论第二代掌门人的童庆炳,也带出了独立、有特色的研究团队,去“偷取”他心目中的“维纳斯腰带”——令人神往的诗的奥秘、文学的奥秘。

  “他不要求学生与他观点一致,而是因势利导,有一套成熟的带学生的方法,他的朋友、同事特别羡慕他这一点。”接任童庆炳职位的弟子、北师大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李春青说。

  1984年,北师大招收首届文艺学博士生,第一届有王一川、罗钢、张本楠。童庆炳被指定为副导师,以协助黄药眠先生。同期招进首届硕士生只有13名,有陶东风、李春青、黄卓越、蒋原伦、陶水平、唐晓敏、李珺平、张云鹏、曹凤、金依里、陈向红、周帆和黄子兴。第一届博士生和第一届硕士生,是一群学术个性与禀赋完全不同的学生,他们构成了日后学界所谓的“童门弟子”或“童家军”的基础。目前,他们基本上都成了中国文艺学界的中坚力量。

  童庆炳反复对自己的学生讲,三年期间,最重要的是写出一篇高质量的论文,这是一个研究的过程,也是一个“养气”的过程;做论文与其说是在阐述某一个学术观点,毋宁说是在培养一个人的理论思辨能力,以及掌握学术研究方法的能力。

  农民的儿子

  童庆炳出身底层农村,是“赤脚”走进北师大的,他的身上带着泥土气息。“这不仅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先生的为人,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先生的为学。”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陶东风说。

  也许童年的农村生活给他一生着上了泥土的颜色,无论地位多么高,都不会褪色。陶东风多次跟童庆炳一起出差,给他的一个深刻印象是,先生比他们更容易和基层群众打成一片,更容易走进他们的生活。如果肚子饿了,他可以随便在一个乡村地摊坐下来吃一碗馄饨,绝对不会有城里人的那种矫情和娇气。

  基层的出身也成了童庆炳判断社会问题、文化问题的基本尺度。陶东风记得,在一次有关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讨论中,童庆炳反复申述的一句话是“我们要站在8亿农民的立场上”。“在后现代学术泡沫泛滥的当下,底层的经验有助于我们保持清醒的知识和道德立场。”陶东风说。(记者 赵秀红)

    《中国教育报》2015年6月19日第5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周玲玲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