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人物> 正文

追记孟瑞鹏:三本笔记书写一身正气

www.jyb.cn 2015年07月05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三本笔记书写一身正气

——追记当代青年大学生学习的好榜样孟瑞鹏

  在河南省濮阳市清丰县韩村乡孟焦夫村北,4棵柏树护卫着一座新的坟茔,为救两名落水儿童而献身的孟瑞鹏长眠于此。今年2月26日下午,这名未满24岁的大学生不幸牺牲。 

  牺牲后,孟瑞鹏生前所在的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派专人整理了他的遗物。其中,多年来写下的3本笔记,描绘了孟瑞鹏的内心世界和理想抱负。笔记里,他毫不掩饰自己对英雄的崇敬和向往。“英雄,一个说不尽的话题。英雄是驰骋疆场、叱咤风云的;是智勇双全、有情有义的;是战无不胜、功勋卓著的;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透过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其奋不顾身跳水救人的行为并非偶然,也绝非一时的激情和冲动。 

  6月16日,英雄孟瑞鹏的雕像在事发地清丰县韩村乡西赵楼村莲花池旁落成。立雕像的村民说,竖立雕像是要永远纪念这位见义勇为的大学生,也提醒世人要做敢于担当、诚实的人。 

  喜欢武术,崇拜英雄 

  1991年12月25日,孟瑞鹏出生在韩村乡孟焦夫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虽是家中独子,孟瑞鹏身上却没有独生子的娇惯和任性。8岁时,他就会踩着小板凳在灶台旁做饭、蒸馒头,然后等父母干活回来一起吃。大一些后,一到农忙时节,他就帮助父母做农活。有一年收完麦子后,他还在QQ空间里自我调侃道:“麦子终于弄完了,把哥累的!弄了一身泥,整个一泥猴。” 

  孟瑞鹏家中有武学渊源,他的爷爷曾在乡里做过武师。孟瑞鹏从小就喜欢跟着爷爷耍枪弄棒,学点功夫。爸爸平素喜欢看武侠小说,孟瑞鹏也跟着看这类书籍,他一直喜欢武术,崇拜英雄。 

  2011年,因为高考数学没考好,他选择了复读。在笔记里,他宣誓:“我想上大学!我想上大学!命运的压抑、压抑;一个人的抗争、抗争!命运,我不服!”“高四”的生活枯燥紧张,孟瑞鹏激励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哭着也要走完!我没得选择!”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孟瑞鹏鼓励自己:“我要强大到任何事物都无法破坏我内心的平和!” 

  “世人称吾‘孟子’吾实有愧” 

  复读1年后,孟瑞鹏考入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国教学院法语专业学习。新生入学典礼暨军训阅兵式上的武术表演,点燃了他的英雄情结。那天晚上,他在笔记中写下:“中原大地自古多侠士,气贯长虹而今英雄!” 

  得知学校开设有武术课,孟瑞鹏欣喜若狂。他除了上课苦练,还常常晚上跑到嵩山脚下、早上来到寺庙里练上一会儿。他在笔记里“自我表扬”道:“我顶着夜晚莫大的山风,雄姿英发玉树临风地站在那块大石头上,向远方眺望……孟教头风雪大街头,一鼓作气夜闯大塔沟!” 

  不少同学称呼班长孟瑞鹏“孟子”,他在笔记里这样审视自己:“世人称吾‘孟子’吾实有愧,自谓才疏学浅,形短目陋,五音不全,六艺不长,何能承如此之誉,奈何局势已定,欲改已是不能,惟学而奋进,展雄志于天地,以报众友抬举之恩。”他还用打工挣来的600元为班里买了“班车”——一辆二手的电动摩托车,同学有了急事都可以骑。 

  2014年暑假,孟瑞鹏发现家乡村西头河水被污染,臭气熏天。他便直接去找排污的化工厂的厂长交涉,对方一听他是个学生,就不理不睬,交涉没有结果。那天晚上,他在笔记本里写道:“当你非常沮丧、情绪低落的时候,去看看北京城里夜晚闪烁的灯火吧。看着那些暖暖的灯,你会告诉自己:总有一天,那里面会有一盏灯是我的!” 

  “你是我梦想成熟的‘凌云鸟'” 

  孟瑞鹏的笔记透露着他“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情怀。“当城市竞相奉献着对娘娘腔的崇拜,当软弱成为一种时尚,当苟且成为一种潮流,这个时代的青少年变得脆弱。如何找回青年的激情、青年的霸气、青年的壮志成了难题。” 

  他在笔记本里写道:这个世界需要“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气概,也需要“唯愿孩儿愚且鲁”的愤慨;需要“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深沉哀婉,也需要有一个“拣尽寒枝不肯栖”的超然旷达。 

  关于“侠”的理解,孟瑞鹏写道:“‘侠’是一种灵魂。‘侠’懂得为了天下和平而行侠仗义,‘侠’尊重自己的爱也尊重别人的爱。‘侠’宽容,所以才有仰天一笑的潇洒;‘侠’博爱,所以才有了顶天立地的英雄。” 

  对于生命的解读和赞美,他写下了这样的理解:“死亡是生命的最后盛典,此后它便化为回声轰响在活人的心里。” 

  “不是任何情况都允许你暂时逃避与停止,面对紧急情况,必须立即武装,立即反应,主动出击!最困苦的时候,没有时间去流泪;最危急的时候,没有时间去迟疑。”当年孟瑞鹏抄写在笔记本扉页上的话,无疑是他后来舍己救人、光荣牺牲举动的生动写照和人生注解。 

  2013年9月16日,在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教室里,国际教育学院党委书记荣四海和同学们畅谈中国梦,这激发了孟瑞鹏的梦想。那天晚上,他在宿舍里开始书写未来与梦想:“Hi,孟瑞鹏:你好,我是另一个你。现在的我还是一只‘菜鸟’,你是我梦想成熟的‘凌云鸟’。我还在为了梦想不停地奔波,梦想着有朝一日实现‘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的夙愿……” 

  这是孟瑞鹏当时写给3年后的自己的一封信。只是,他再也看不到这封信了。(张玉甫 记者 潘志贤)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刘继源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