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人物> 正文

张洪程教授:“扶直”农民的腰

www.jyb.cn 2016年08月0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改变千年来农民弯腰屈背的繁重劳动,我觉得是我做的一件大事情”

张洪程:“扶直”农民的腰

中国工程院院士、扬州大学农学院教授张洪程(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中国工程院院士、扬州大学农学院教授张洪程上小学时正处三年困难时期。至今,张洪程都知道什么样的树皮好吃。他说自己从那个时候起开始知道“粮食就是生命”。“现在种大米、种水稻,就是生命。”他这样描述他的工作。 

  在张洪程与其他三四位同事共用的办公室里,他的座位周围都是码的书和资料,还有一双随时下田用的胶鞋。 

  桌上两侧的书如此之高,如果不恰好坐到他对面,都看不到他的人。从1975年大学毕业留校工作开始,张洪程慢慢积累了这么些家当。 

  与杂乱的桌面相反,从事农业科研,张洪程的第一个研究课题就对准了农业的轻简化。在40多年里的研究生涯里,张洪程将自己的心血全部付诸轻简化耕作栽培技术体系,在水稻轻简化、精确化、机械化栽培理论与技术等方面取得重大成果,为我国粮食持续增产增效做出了突出贡献。 

  “改变千百年来亿万农民弯腰屈背的繁重劳作历史,让农民的腰直起来,我觉得这是我为农民做的一件大事情。”张洪程说。 

  对农民有着与生俱来的深厚情感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中国农民的辛劳从唐诗里穿越千年一路走来,千载不变。 

  “农业太重要了,它是经济的命脉;种田太苦了,却又苦得人无处可逃。”出身农家的张洪程对农业劳作的辛苦有着深切地体会。他常说:“我是农民的儿子,靠父母田间辛勤的劳作,供养我完成学业。今天我从事的又是农业科学研究。我对农民、农业、农村有着与生俱来的深厚情感。” 

  “上大学的时候,学校就对我们这些学农的学生说要爱农。”张洪程说,“栽培研究和应用水平的高低直接关系到国家粮食产量和质量,有重大的政治、社会和民生意义,是关系人类生存基石性的科学。认识到这一点,为全中国十几亿人吃饱饭做一点实实在在的贡献,就是苦一点,这个事业就是有意义的!” 

  从1975年大学毕业留校从事农业科研开始,张洪程就把自己的第一个研究课题对准了农业的轻简化:去解决农民的插秧问题。 

  张洪程说,每年的插秧让农民像猿人一样干活,两只脚、两只手都在地上,还要不停分秧、插秧,“栽秧是在最为炎热的七八月份,地里连水都是烫的。晚上去插秧,田里又都是蚊子,脸上、身上全是泥浆,那是极度的辛苦,不用半天,腰都要断了。” 

  深知农民辛苦的张洪程一下就钻进了课题里。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江苏大地上,分布在大江南北的22个县市几乎同时展示了一幅美丽的田间“天女散花”图:农民沿袭了千百年的弯腰插秧劳作被新型抛秧技术所替代。过去面朝黄土背朝天、一粒汗珠摔八瓣的农民,如今可以“潇洒”地站立在田埂上抛撒秧苗,不仅省时省力,而且秧苗成活快、产量高。 

  “一直有成千上万的人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我是研究比较早、比较系统深刻的一个,做了一点引领性的工作。”张洪程说,自己干了一辈子的农学,这是为农民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让农民的腰直起来。 

  做全国一流的科技工程

  受多因素、多区域的复杂系统影响,水稻栽培的规律很难掌握,应用也受制约。 

  但近10多年,“鱼米之乡”的江苏水稻生产亮点频出:连续多年刷新稻麦两熟条件下的水稻亩产记录;机插稻单产水平和应用面积,都在全国水稻主产省份中居于领先地位……这一系列骄人成绩的背后,倾注了张洪程的巨大心血。 

  1986年,张洪程牵头建立“新型耕作栽培技术的研究与应用”课题组。他与课题组的成员大胆提出以少、免耕为基础的一整套新型栽培技术,以代替传统的精耕细作,实现农业的持续发展。这在当时是石破天惊的想法。 

  少、免耕最早在上世纪40年代由美国学者提出,一直未能在我国普遍推广,其原因在于少、免耕在一些地区造成地力损耗、草害猖獗、作物产量不高不稳。 

  面对少、免耕这三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张洪程带领课题组决意向它发起挑战。 

  这一课题当时也是建国以来江苏省组织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农业科研大会战。省科委组织了全省22个科研单位、500多名技术人员组成了多层次协作攻关队伍,把项目科学地分解为两大课题与几个子课题,由著名农学家凌启鸿教授担任技术顾问。 

  作为江苏省“七五”攻关课题最年轻的主持人,只有35岁的张洪程责任重大。他在全省各个农区做了大量试验,测定的数据资料放满了20多箱,分类装订成55卷。多年的开拓、耕耘、苦战,换来了重大突破。该研究率先在江苏不同农区建立了以少耕为主体,少免交替、定期耕翻的轮耕新体制,创建了简化省力、高产高效的配套栽培技术。1993年,该技术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世纪末,超级稻问世。张洪程又创建了以“三控”标准化育秧、“三因”精确化机插、“三早”模式化调控为核心的超级稻机械化栽培技术体系,攻克了稳定高产难题。该技术与当时技术先进的日本一年一熟机插稻相比,亩增150公斤以上,使江苏水稻单产位居全国主产省第一。该技术也被列为全国主推技术,2014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得益于此,目前,江苏机插水稻的产量水平、技术水平、应用面积与应用效果均居于全国领先地位。 

  2002年至2004年,国家连续3年粮食出现总面积、总产、单产滑坡。2004年,科技部、农业部、财政部、国家粮食局联合组织12个粮食主产省,立足东北、华北、长江中下游3大平原,围绕水稻、小麦、玉米3大粮食作物高产高效目标,启动实施了国家粮食丰产科技工程。 

  张洪程承担了该项工程的江苏水稻项目。作为主持人,他带领同事们从项目顶层设计到总体实施方案、重点试验设计等一整套计划的制定,再到关键技术的攻关突破,不知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 

  他把水稻丰产高效研究作为项目实施的龙头,亲自在兴化、姜堰、高邮、如东等不同生态区实施百亩攻关试验。他和同事们不断在实践中探索水稻高产生育规律、肥水高效利用机理与定量化管理,以这些关键创新为基础,创建形成了水稻丰产定量化栽培技术体系。项目组提出的“精苗稳前、控蘖优中、大穗强后”超高产精确定量栽培模式,在姜堰、兴化先后创造了稻麦两熟制水稻亩产903.8公斤、937.0公斤的超高产纪录。该技术被农业部确定为全国水稻生产主推技术,在全国20多个省市示范推广。2011年,该技术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农学是个苦行当

  种田苦,从事农业科研更苦,得常年下地。有段时期,农学不被人重视。很多人觉得,“种田还有什么学问?都是看天收”。即使在农学内部,与遗传育种等“显学”不同,张洪程从事的农业栽培技术领域,也是个“苦行当”。 

  “农业从事栽培要懂得天文地理,还要懂得作物生长,懂得经营,知识面要很宽,每一个方面要钻得很深,有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张洪程说,农业栽培是个综合复杂的系统,要懂得与农业生产的各种要素的关系,还要懂得作物本身生长的规律,特别是其中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比如土壤特性,盐土、沙土、黏土等,还有人类的活动与投入,都会影响生产。 

  要从这么错综复杂的因素里摸出一条条规律来,不看得多怎么能行呢?因此,40年来,张洪程没有休息过一个节假日,常年累月奔走在乡间田头。而且农业生产既有全年的活动,又有关键的时期,“就那么几天,必须到现场去看苗、看地,分析下一步实验怎么做。” 

  对张洪程来说,苦其实没什么。从小家里就对他说“要勤奋,才能成家立业”。生于江苏南通的张洪程,家乡原来是绵区,家家户户纺纱织布,他父亲从种棉花到纺纱织布都亲手操持,大年初一都在纺纱。而张洪程从小学开始,回家就要弄羊草、猪草,无论学习还是干农活,勤奋就在这过程中养成了。 

  这勤奋的习惯,像信条一样贯穿着张洪程的人生。每年一到5月育秧、6月移栽、7月搁田施穗肥等关键时节,张洪程都要到分布长三角各地的几十个县市基地指导,又要做好重点专题攻关试验示范。每到这些时期,张洪程都在和时间抢跑。夏种秋收,寒来暑往,一跑就是40年。 

  位于江苏泰州兴化市的一个基地,距离扬州150公里。张洪程常常在清晨4点就起床往那里赶。到了6点半农民下地时,他已和蹲点师生在田里忙活了。张洪程每下一次田,汗水都湿透衣服一次,挤得出水。有一次张洪程中暑在田头,树荫下休息半小时后,又坚持赶往下一个基地,当地农民直心疼:“张老师太辛苦了!” 

  熟悉他的师生们都说,除了上课,他不是在试验田里,就是在赶往试验田的路上。他的足迹遍布全国水稻主产区10多个省市。一到水稻生长期,他就要携带资料与普及读物,乐此不疲地奔波于各省基地现场指导、授课辅导。一位在江苏最北端的连云港的农业基地工作的博士生告诉记者,到了临近秋收的时节,有时候甚至在早晨七八点钟,张洪程就到了基地门口打电话喊大家起床,“他得几点从扬州出发,可想而知”。 

  在张洪程的车上,备着一条用了几十年的晴纶薄被。实在困了、累了,他就在回途上见缝插针,抓紧时间打个盹、眯一会儿。第二天一早,他的身影又出现在其他地方的试验田或办公室。 

  “不多跑,就不可能有更面广的、大一点的成果。区域性的规律,必须要到当地去寻找,去当地做实验。”张洪程说,农业有本身的规律,有强烈的地域性,必须在区域性的地方做“接地气”的研究,“在扬州搞,只能代表扬州。所以整个长江中下游、安徽、浙江,都要有点。农业栽培技术不但要有高度和深度,还要有覆盖面、要有广度,在此基础上再上升为技术、力量”。 

  要有百分之一百零一的付出

  1.01的365次方=37.78,而0.99的365次方=0.0255。 

  张洪程的学生基本上都能把这个公式背下来。每年新生入学,他都要为他们演算这个算式。他经常告诉大家:这是每天努力一点和每天偷懒一点的区别。每个人要作百分之一百零一的付出,累积起来,必有大成。 

  身先垂范,他又和学生们约法三章:既然立志学农,就要全身心投入、全天候付出。扬州大学的师生们都知道,张洪程对学生严,也对学生好。在生活中,他特别注意关心学生的冷暖。他特地在实验室内为家庭贫困的学生设立了助研岗位,让学生获得一些收入。硕士生王亚江和孟天瑶曾分别因身体原因住院治疗,他在繁忙的教学和科研中抽出时间前往看望,嘘寒问暖,让孤身在外求学的学生感受到贴心的关怀。平时田间试验的时候,学生们早出晚归,难免有赶不上饭点的情况,他总是提前订好工作餐,生怕亏待了他们的身体。为了鼓励弟子们科技创新,他还在自己的课题组设立科技创新奖,用来奖励在学术上有较大创新和取得突出成绩的学生。 

  作为扬州大学作物栽培学与耕作学学科国家级重点学科带头人,张洪程还身体力行地投入到教学第一线,从学科培养方案、精品课程建设到教学、科研、推广一线人才培养目标等,他都亲自进行顶层设计、具体规划和细致编订,并承担本硕博各阶段的课程教学,不断进行教学改革的探索和实践。 

  2003—2008年,针对教材中部分不适应现代高效、持续农业及产业化的需求,课程教学重理论轻实践等状况,他对教学体系进行整体性改革与优化,逐步形成了理论与实践教学并重、在传授内容与时间上二者分段又互为衔接、有机结合的“三段教学模式”。2008年,他承担的《作物栽培学》入选国家特色精品课程。他参与主编的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作物栽培学各论》南方本获中华农业科教基金会优秀教材奖,编著的《农业标准原理与方法》是我国第一本系统论述农业标准理论的专著,主编的高校国家规划教材《农业标准化概论》是我国农业标准化方面的第一本高校教材,获江苏省教学成果二等奖。 

  农业科研人员的实验室在农田、教室也在农田。多年来,张洪程先后培养了100多位研究生。他每年都安排学生在苏、皖、赣等基地蹲点,师生们齐心协力,把论文写在广袤的大地上。他培养的学生既基础理论扎实又吃苦耐劳,动手能力强,毕业后分布在国家各级农业管理部门和科研院所,不少人已成为科研、管理的骨干或领军人才。 

  一年年奔走在田间垄上,张洪程最期待的就是秋收时节。每年金秋,来到自己的实验基地,站在长风浩荡的田野上,被大片大片金黄饱满的稻田和一个个青春年华的学生簇拥着,张洪程脸上总会不由自主地漾起微笑,犹如眼前随风摇曳的穗弯。(本报记者 缪志聪 通讯员 吴锡平 沙爱红 张睿)

  《中国教育报》2016年8月7日第3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刘继源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