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人物> 正文

洋教授的“歌唱课堂”

www.jyb.cn 2016年09月1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课堂上英兰老师出题让学生自由辩论。吴雅兰 供图

  随着韵律十足的音乐,英兰和着拍子,唱起了歌,身后的屏幕上弹出一串串英文单词和示意图符号。什么是蒸发,什么是冷凝,几句歌词就把与农学相关的水循环问题“唱”清楚了。

  英兰(Imran Haidy)是巴基斯坦人,2012年开始在浙江大学农学院当老师。在近日结束的全国青年教师教学技能竞赛决赛上,他凭借极具创意的教学设计、生动幽默的课堂风格和中英文对照的双语教学,获得大赛工科组的一等奖,这也是第一位参加这项全国竞赛的外籍教师。

  英兰认为,学习应该是快乐的,课堂是要用来享受的。

  音乐教学中快乐学习

  2002年,英兰来浙江大学攻读植物学专业博士,师从浙大“求是”特聘教授张国平。在浙大学习的几年里,他发现中国教育和西方教育有很大的区别,“巴基斯坦、英国和加拿大学习的经历,让我了解他们的教学方式。在我的印象中学习应该是很开心的事,但中国学生却总是紧绷着脸,很辛苦的样子”。英兰说。他咨询了几位老师之后才知道在中国学生压力很大,从小学就开始应付各种考试和培训班。“中国有句话叫‘学海无涯苦作舟’,但我认为,在轻松的氛围下学习效果会更好。”

  在浙大做了两期博士后研究工作后英兰选择留下当老师,用自己熟悉的西式教学方法融合到中国的课堂上。但是如何改变中国学生紧绷的精神状态,让学生可以在轻松的环境中学到知识呢?

  他想到了唱歌。“虽然不一定每个人都擅长唱歌,但我想大部分人都喜欢唱歌。”他上网搜集了一些农学科普类的歌曲视频,旋律简单容易上口的,把歌词改编得更贴近课程内容,再做一些图片说明、动态示意图,将植物生理生态学概论课改编成通俗易懂的歌词,把歌练熟后再传授给学生。

  一开始英兰也会有点担心,怕学生不接受这种方式,所以每次下课后他都会主动找学生交流,询问他们的意见。“一开始选课的时候看到课程介绍是双语的,老师是外国人,就想到了上课可能会不一样,但没想到,会这么有趣,‘我们喜欢听你唱歌’”。学生说。

  用辩论引导学生自主思考

  放松下来,是为了更好地学习。

  英兰从朋友那里学了一句中国古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很喜欢这句话,也一直拿这句话来作为自己的准则。老师不应该只告诉学生哪里是考试重点,哪个要背出来。而是要让学生学会思考,自己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在每堂课的最后,英兰会抛出四五个问题,让学生回去后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思考,下节课来回答。比如,在讲到植物生长与氮的关系的时候,英兰给出的问题是:“氮素吸收取决于植物的生长速率还是植物的生长速率取决于氮素吸收?”

  显然,这样的问题是需要辩证思考的。英兰不会给出自己的答案,而是让学生用一条条的理由来“说服”他。有时英兰会将学生分成小组进行辩论,他站在一旁暗暗观察每位学生的状态,哪些学生是认真思考过的,哪些学生的思路还没有完全打开,哪些学生的话比较少。

  “现在的学生多是90后、95后,他们独立性较强,敢说,敢做,敢于展示自己,思维活跃,也更易于接受新鲜事物。辩论是年轻人比较喜欢的互动方式,这样学起来学生也会学得更深入。”英兰说,如果不进行认真的全面的思考,观点很容易被驳倒,或者对方提出一个问题,会回答不出来。“为了能赢,学生都会做好充分准备,而且辩论的时候,说的人在不停转脑子,听的人也在思考,整个班级的学生都会十分投入。”除了辩论,英兰也会鼓励学生上台用英文解说他们的PPT,并让其他学生提建议,使学生在讲解时能认真地进行自我检验、纠正,锻炼学生的台风和心理素质。

  丰富的课堂互动、生动的教学阐述、乃至通过自己创作的歌曲解释知识……浙江大学的很多学生都对英兰精彩的讲课方式有着深刻印象。“英兰老师有很多引导我们主动思考的点子。比如,讲植物与水的关系的时候,他就搬来了两盆植物,让我们自己观察分辨哪盆是缺水的,哪盆是不缺水的,使我们更深刻地理解知识点,并且知道是如何应用的。”英兰第一届的学生韦荔全说,至今他仍记得第一堂课英兰让他们思考的问题,“植物有感情吗?”

  做学生言传身教的朋友

  英兰一直强调师生平等,他总是对学生说:“中国学生都很尊重老师,我想说,老师也很尊重你们。我之前也是坐在你们的位置上听课,而将来,说不定你们中就会有几位站到我今天这个讲台上来。”

  他要求学生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每次上课前,英兰都会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当着学生的面关机。“上课就是师生共处的时间,我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们。老师关机了,同样也希望你们关机,好好听课。”听老师这么一说,“低头族”也默默地收起了手机。

  英兰把学生比作彩虹,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颜色,都需要尊重和认真对待。在讲课的时候,他也会努力照顾到每一位学生。因为选课的学生多,教室比较大,每节课英兰都会在教室来来回回地走,互动的时候,也会特地多叫最后一排或者最边上的学生,让他们感受到老师的关注、课堂的氛围。轻松、易懂、平等,英兰的课受到了很多学生的欢迎。课堂规模也从最初的70多人增加到了如今的100多人。

  外藉教师的母校情

  虽然执教时间只有4年,英兰却已拿了不少奖。2012年8月底刚入职的时候,他就在学校新教师始业教育培训课堂教学技能展示大组竞赛中获得了优秀奖。2015年他从学院比赛开始就连续夺冠,一路走到了全国决赛,每次比赛对英兰来说都是一次锻炼和提高。在准备全国赛的时候,他3个月没有休息,不断修改教学设计,有时候半夜还会爬起来写PPT。

  英兰的导师张国平对他的执教有很深的影响,让他学习到很多授课的经验。每次谈及自己的博士生导师张国平,英兰一脸的崇拜感。“张教授是我的偶像,是他让我爱上了老师这个职业。”英兰读博士的时候,张国平带着他去课堂。每天来到教室,都会发现张国平已经在做课前准备了,“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提前15分钟到。从张教授身上,我学到了准时、负责和奉献。”让英兰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请张国平去他的玻璃实验房看大豆的生长情况。“我记得天很热,张教授就挽着袖子跟我一起拔土里的杂草。他那时已经是副院长,却像带小朋友一样手把手地教我。”张教授的认真负责的态度让英兰决定要像导师那样做一名好老师。

  “能留在母校当老师,是我认为最幸福的事。”在浙大完成了两期博士后的研究工作后,英兰以其丰富的研究履历、开阔的学术视野和良好的敬业精神,成功通过了母校的面试,并在2015年晋升为副教授。他说,浙江大学对他的研究工作给予了充分的支持。他和各国同事在农业科学研究中取得的成果,也在农业生产中大量推广,取得了显著效益。(通讯员 吴雅兰)

  《中国教育报》2016年9月19日第8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项佳楚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