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视点> 正文

【特别报道】一个网帖背后的贫困生认定尴尬

www.jyb.cn 2009年12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贫困生资助名额怎么分配才更公平?

  据郑有良介绍,四川农大资助的贫困学生占在校学生的近30%,略高于四川平均水平。四川农大有近3万名学生,又属于农科类院校,贫困生比例相对偏高,超过44%。郑有良说,贫困生资助经费的数量有限,并不能保证每一个贫困生都会获得现金资助。

  四川农大园艺学院政工干部王均说:“我担任班主任的两个班一共80名学生,贫困生占到一半以上。目前,只有26名学生得到了资助。”王均还通过个人努力,帮助7名贫困学生参与勤工助学、家教等。

  记者从四川一所三本院校学生的口中了解到,他们班上共有50名同学,家庭经济状况都很好,贫困生资助的名额根本就用不完。“我父亲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母亲在超市工作,父母每个月给我的生活费是600元,都算是班里最贫困的了。”

  “不让一位学生因家庭贫困失学”,这是国家对青年一代的庄严承诺。但是,这份承诺的实现,还需要众多身在一线的学校和教师做好纷繁芜杂的细节工作。其中,贫困生的认定便是一件错综复杂的事情。

  贫困生资助指标的分配问题备受关注。目前,很多学校的贫困生资助指标是由学校、院系、专业、班级按学生比例逐级往下分配。但现实的情况是,不同专业贫困生的比例是不一致的,这样就容易导致有些专业指标过剩,另外一些专业则名额不够。比如,农林类专业农村学生较多,指标就远远不够。

  不同班级之间,不同专业之间,不同学院之间,以至于不同院校之间,贫困生的比例是不同的,甚至是差距很大。如果仅仅是按学生比例分配,就明显有失公平了。

  “理论上,应该全校学生按家庭贫困程度排序,但是学生基数过大,实际上难以做到,不具有可操作性。”郑有良说,“目前,四川农大采取贫困补助名额按各学院学生比例进行分配的措施。我们还有一些机动名额,在评比过程中,确实因为补助名额有限导致某个学院特别贫困的学生未获得补助,调查核实后,还可以增加贫困补助名额。”

  相信小班评议,还是相信老师?

  长期以来实行的小班评议制度也备受争议。四川农大的规定是:小班成立以班主任为组长,学生干部、学生代表为成员的评议小组(7—9人),对学生申请进行评议。主要评议申请学生是否属于家庭经济困难,及其相对困难的程度。

  李英伦是四川农大动物医学院的一名教授,也是40名大一新生的班主任,他有着20年的班主任工作经验。他说,有些学生不愿让自己贫困生的身份“浮出水面”,不主动申请,尤其是女学生。另外一些学生则可能由于人际关系不好、不善表达而无法通过评议。这样就可能会导致需要资助的贫困生成为“漏网之鱼”,而另外一些人缘好、能说会道的非贫困生则有可能获得资助。

  四川农大园艺学院观赏园艺专业的学生廖家惠说,她所在的班上就有一位贫困生,不爱和别人沟通,没有主动申请贫困补助。通过班干部的了解和反映,这名同学才得到了一个勤工助学的岗位。

  菲菲(化名)是王均班上的一名学生,爱好打扮,穿着也不错。其实,她的奶奶得了重病,父亲也是刚刚做了手术。她穿的衣服都是亲友送给她的。在进行小班评议的时候,一共23人申请,她排名第20位。结果,王均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帮助她。

  在小班评议难以做到完全公平公正的前提下,我们只能寄希望于班干部和班主任,他们似乎应该有更大的对资助名额的调配权限。

  李英伦说:“对于贫困生的评议工作,班主任的工作可以做得更细。如果学生自闭,不愿说出自己的贫穷,班主任就应该主动关心或是从学生的反映中了解实情,积极寻求解决的办法。”

  但是,班干部和班主任的权力过大,未尝不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班主任责任心不强,就可能导致名额分配的随意性,或者班主任以公谋私,或者学生故意巴结老师。

  无论是相信小班评议,还是相信班主任,成绩不好的“双贫生”似乎都不讨好。因为,社会舆论普遍是主张奖励和同情“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可问题是,成绩不好的贫困生就不值得我们关心和帮助吗?

  李武生表示,四川农大目前正对助学金评定方法和程序进行优化、完善。在助学金发放过程中,将采取“班主任认定+小班评议+知情学生认证”三者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并且延长评审结果的公示期。

  也就是说,到底谁可以获得贫困助学金,小班评议结果仅仅是作为重要参考,并不一定全部按照小班评议结果发放。此外,班主任、辅导员要多方调查,特别是要重视个别知情学生提供的信息。

  “其实我们以前就是这样规定的,在具体操作中,可能有的小班主要是根据小班评议结果来认定助学金发放对象,这对于不善言谈、人缘不好、成绩也不好的双贫生可能不利,下一步我们要继续加强监督。”李武生说。

  富裕的“贫困生”和贫困的“富人”

  贫困生获得资助,需要出示由地方民政部门认定的家庭贫困证明,以及由学生自己填写的家庭情况说明。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将是他们是否贫困的唯一证据。

  “这样的证明很容易开出,绝大多数都没有当地政府对学生家庭境况的详细描述,只是简单的一两句话,没有可信度和可比度。”王均说。

  其实,学生填写家庭年收入也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如果没有诚信作保障,老师和班干部的甄别难度就非常大。

  一位网友在跟帖中说:写贫困资料时,我如实写了我家年收入8000元(3口人)。结果,什么资助也没有得到。后来我才发现,其他同学写的都是3000元到4000元。现在,在家种地年收入也不止这么多吧?我还听说有一个班,一共30个人,29人都交了贫困证明。

  “每个人都说自己很贫困。学生的贫困证明材料,根本无法确定真假。”李英伦说,“大学第一年,大家相互不熟悉,主观因素占的分量大。第二年学生之间熟悉了,老师对学生了解也更深入了,贫困学生的认定就要客观一些了。”

  甚至在学生中存在着一种“比贫困”的现象。王均说,在部分学生看来,国家助学金“不拿白不拿”,而且“我家越贫困得到的资助就越多”。于是,出现极少数“贫困生”在领取了助学金后请客吃饭、购买高档消费品的情况,也就不足为怪了。

  与此同时,真正贫困的学生则不愿意被别人了解,因为种种原因得不到助学金。极端的现象便可能出现:富裕的“贫困生”与贫困的“富人”并存。

  一位网友“自报家丑”说:看到这篇帖子我是脸红的,我也有贫困证明,我家里确实不富裕,但正常的生活能过得下去。在上大学之前,我都在犹豫要不要贫困证明。后来想一想,给家里减轻一些负担也不错。于是,我向学校上交了我的证明。我一直都觉得挺惭愧,我拿了国家给的助学金,那些比我困难的学生有吗?

  李英伦说,应该在学生中大力提倡诚信,对学生进行正面引导和教育。同学们都是兄弟姐妹,大家应该相互帮助。“实际上,我们可以借助贫困生的认定,培养学生为人处世的能力,树立团结和谐的班风,让学生学会如何去爱别人,将来走向社会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颜金花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