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视点> 正文

【特别报道】一个网帖背后的贫困生认定尴尬

www.jyb.cn 2009年12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缘起 

  含泪写给校长的信

  我是一个学院的政工老师。之所以写这封信给您,是因为我一直想向您说一件事情。这些天来,我所承受着的压力,已经让我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一直惶恐不安。

  事情起源于10月的清欠学分行动。根据教务处的安排,10月底开始,对那些欠学分的同学进行一些处理,比如提醒学生,比如通知家长,甚至降级或是退学处理。这是学校长久以来形成的惯例。

  而这一次,却让我万分悔恨——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也许亲手毁掉了一个已经风雨飘摇的家庭。

  一位大三同学,欠学分20多分。按照制度,我们给他家人打了电话。他的父亲在电话里表示不信——他说他的儿子一直没对他们说过,还说家里条件差(他家没有电话,我们拨打的电话号码,是他的邻居家的),儿子从大二起就没问家里要过学费和生活费——而我只好肯定地告诉他了这一切,他沉默地挂掉了电话。

  随后,我们立即查询了这位同学的学费缴纳情况。确实,除了大一学年,他再未缴纳任何学费。我随后打电话通知他来我的办公室了解情况。第二天下午,他来到了办公室,一脸清瘦,面色带有一点营养不良的蜡黄色。

  一开始他一直不说话。于是我起身带他一起出去走走,他答应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他来自甘孜的农村,家中有奶奶、父亲、母亲,还有两个妹妹,都在读初中。奶奶和母亲身体都不好,父亲是唯一的劳动力。

  我问,为什么没有申请贫困认定?

  他红着眼睛说,我不善表达,班上的人际关系不太好。小班评议的时候,我的认定通不过。我也没什么办法,我拿不到助学金,甚至专业奖学金都从来没拿到过。每年饭卡上打钱的时候,我都希望饭卡上会有钱,但从来没有(我们了解到,未缴纳学费会暂扣专业奖学金,并没有把专业奖学金直接抵扣到学费里面。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可你为什么不努力学习?很多奖学金嘛!我又问。

  “因为没缴纳学费,我的教务管理账号都被锁定了。没法看到考试的安排,没法看见自己的课表,没法选课,没法报名参加补考,没法参加各种等级考试报名。我即便再努力学习,也不能满足每个学期的基本学分需求。

  你没从家里拿生活费,你怎么过的?

  “我不想让家里人担心。我一边上课一边做兼职,偶尔还寄点钱给妹妹。我基本上中午吃顿饭,晚饭就馒头加白开水。食堂素菜才一块多,米饭管饱。但现在米饭也要要钱了。”

  我鼻子一酸。他说的是实话,我去查了他在食堂的刷卡记录,几乎每天只有中午的数据,几乎都是两块多——可见他的节约已经到了怎样的境地!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些拥有高档手机、电脑却依旧拿着助学金去请客吃饭的学生,而这在学院的学生群体中,十分普遍。我也习以为常。

  他现在有个手机,没有电脑。“我用的神州行的卡,没有月租。有人打电话过来,我就用电话卡回拨回去。我的电话就是一呼机。”他说。

  也许你应该早点跟我们老师商量的。我说。

  “我已经多次找到你们,每一次你们都冷冰冰的。记得上次我来找你的时候你朝我发了一通火,说我无理取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尊,我家里是穷,但我不想生活在你们的脸色里。更何况已经很多次了。”

  我无话可说。其实之前面对这样的事情,我们确实冷漠地面对过。我问他今后的打算,却终于刺伤了我的心。

  “我是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但我得回去了。昨天你们给阿爸打了电话,他今天病倒了。阿妈说阿爸的高血压犯了,在住院呢。都是我不好,干什么不是生活,非要读什么大学哪!”他的泪水划过清瘦的脸庞,让人心头一阵疼过一阵。

  我随后给他家人通了电话,确定了他父亲住院的消息。而他也在第二天收拾行李离开了学校。临走了他发消息告诉我:“我欠学校两年的学费,我会努力去还的。我现在是家里的男子汉,我会努力的。”我不知道说点什么,我不能劝他留下来,因为他确实是家里的男子汉了,尽管我不知道他回去会面对什么。我只是回了短短的两个字:“加油!”

  我真是一个罪人——我亲手毁灭了一个家庭的希望,甚至毁灭了整个家庭。或许,我在给他家打电话前早点与他沟通,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剧吧!但又好像不完全是这样。

  郑校长,这就是这些天我一直寝食难安的所在。也许您难以体会到我的心情,我渐渐觉得自己偏离了一名“为人师表,厚德明礼”的方向,而是成为了一名摧毁梦想的刽子手。

  无独有偶,在与其他学院老师交流的时候,我发现这不是个案,每个学院至少有七八名这样的学生,甚至不乏在其他方面很优秀的学生。我们称之为“双贫生”,即家庭经济困难,学习成绩落后的群体。他们成为极为特殊的群体,也成为了心理高危人群。

  为此,我沉思良久。谨以我这么多年的学生工作经验向校长呼吁,关注“双贫生”,别让我们老师为难,更别让学生和家长为难。作为老师,我也很有责任,这点我已经意识到了。

一名老师

11.9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颜金花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