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视点> 正文

为什么不少大学生选择校外租房

www.jyb.cn 2013年11月18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大连:日租房高校市场火爆 地下经营存隐患

为什么不少大学生选择校外租房

  “独门,24小时热水,彩电,日租月租均可”——十几米高的墙上贴满了巴掌大的小纸片,密密麻麻的全是寻租的“牛皮癣”小广告。辽宁大连几乎每个高校周边都有这样的广告墙。

  近年来,日租房蹿红大连高校市场。据记者调查了解,有些学生求租入住是为了准备各类的考试复习,但有些学生则并非出于学习目的。校园周边日租房的安全隐患,也给当前的高校管理提出了新的问题。

  备考族和情侣档是租房主力军

  每年9月开学的时候,大连高校旁边的租房市场就会跟着火一把。离下一年的考研仅有半年不到,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大量的考研同学结伴找房,他们往往结成对子,或者三四个人一起租下一个套间,以方便复习冲刺。大连诸多高校的BBS上也经常放出“求考研租友”的信息。花上50元就能找一个单间,还有基本的家电,对于没有工作收入的考研学生来说,价格相对便宜就可以了,只要有利于学习,条件简陋一些也没关系。

  由于大连部分高校学生宿舍每天23时准时锁门熄灯,每临期中或期末考试,就有一些“小伙伴”们结伴去日租房,“平常不怎么努力看书,临时再不抓紧时间看看就真完蛋了!”为了避免挂科,刘爽常呼朋唤友一起找个日租房,看上一个通宵的书,第二天洗把脸精神抖擞地上考场,“这样至少能保证不挂嘛!”

  大学生情侣档是高校周边租房市场的长期顾客。东北财经大学大四学生王亮和女朋友,从大三下半学期开始就在学校旁边找了个单间住下了,“开始是她要考研,一个人住在外面我挺不放心的,她家里也是”,所以跟两边家长商量过之后,他俩搬出了学校。像王亮这样和女朋友开始校外同居生活的并非个案。据王亮说,长期同居的恋人他认识好几对,以高年级学生为主,“都到了可以对自己行为负责的年龄,在校外同居也未尝不可”。然而,对婚前性行为持反对态度的高明同学说,高校周边日租房的存在,客观上起到了快捷酒店小时房的作用,助长了青年大学生不应出现的性放纵。

  当然,也有部分学生把日租房视为同学聚会的理想场所。张伟是大连某高校一社团组织的负责人,去年过年的时候他带着社团20几名同学订了个三室一厅的房子,大家一起包饺子。他说,“日租房这种聚会形式挺好的,从大一开始我跟着学长们去,到大三了我带着学长学弟们去。能有个空间让大家聚在一起待一会儿,价格也还算比较便宜。让会做饭的给大家做个饭,能唱歌的出个节目,更有家的感觉。”今年大三的李兰同学热爱聚会,“我上次和一帮朋友光棍节那天想出去聚个会,想来想去也只有日租房能够让大家玩儿一个通宵。所以就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大点儿的日租房,打扑克呀打网游呀,一帮年轻人疯玩,声音也挺大的,一晚上房东下来提醒了3次,说周围都是老人,让我们声音小点儿。”李兰不好意思地说。

  旺盛的市场

  仅从“58同城”上获得的数据来看,根据关键词“大连理工大学”检索,就有2570余条日租房信息,价格从30~100元不等,以四五十元的价格档位居多。大多数房源集中来自于几个出现频率较高的电话号码,平均一个号码大约发布100条左右的房源信息。而靠近商业区的大连交通大学、辽宁师范大学主校区大学城附近一带,更能检索出3000多条日租房信息,其中公寓式酒店所占比例上升。

  根据房产中介提供的报价,一个多居室合租房里的单间月租平均价格在1000元左右,如果把房间作为日租房出租,则每月收入可达1500~1800元。这样的利润空间,催旺了高校附近的日租房供给市场。

  “平常我们这就挺紧张的,大概每天下午四五点开始就陆续有人打电话过来订房看房,要是晚上八九点,好一点的房间就差不多都订出去了。”记者在一个工作日的晚上10点拨打了一位房东的电话,得到当日房间已满的消息。

  特别是每到新生开学或者过特殊节日的时候,日租房供不应求。“每年开学我们的房源早早就被预订完了,平常40元的房间,开学肯定得上百元。”房屋租赁经纪人常女士透露,“咱们这儿平常还是学生来的最多,你要是预订年末那几天的,或者圣诞节那几天的,那可得抓紧啦。”

  无序的灰色地带

  记者随机走访一些大连高校周边的日租房了解到,这些均价在50元左右的房间往往位于老旧的居民楼。昏暗狭窄的楼道里有不少杂物堆积。打开第一扇铁门,原本三室一厅的房间被改造成4个单间,每个单间都安装有简易的防盗门。随意打开一间,一张简易的双人床和老旧的电视是标准配置,好一点的房间里会带上洗漱间。所见之处没有相应的安全措施和消防设施,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势必会造成救援上的困难。至于基本的干净卫生,只能靠承租人自觉打理。

  在大连理工大学、大连海事大学附近的小区里,有许多住房已被改造成日租房。这些房间的从业者往往没有相应的家庭旅馆营业执照,主要通过小广告和网络散布租房信息,与租房者之间通过电话联络沟通。在收取房费时,不开具收据或者发票等证明。办理入住时只需口头协定当天的住房价格即可,没有“前台”,更不需要身份证的登记,一手交钱,一手拿钥匙,今晚这个房间的使用权就归属于你了。每天大量流动人口的出入,也给小区本身住户的安全带来极大隐患。

  关于日租房的安全问题,大连唐大律师事务所的唐律师告知记者,正规的租房程序,需要签订一个明确的租房协议,协议上需注明租期和租金;明确房屋内的家具设备使用规范,规定双方义务和需履行的权益。唐律师强调,这一点不因租期的长短而发生改变,无论租期是一天还是一年,都需要签订纸质协议。

  校方管理有宽有严

  在大连,对于学生夜不归宿管理最严格的是辽宁师范大学。辽宁师范大学对学生住宿管理有明确规定:学生须按时归寝,如有特殊情况不能按时归寝室,必须向辅导员汇报请假。按照规定晚10点关闭寝室楼门,10点30准时熄灯,但仍有不按规定归寝的学生。

  董玲是辽宁师范大学的大三学生,在她看来,学校管理的力度是从大一到大三逐渐递减的。可能正是因为辽师女生多,所以大一的时候学校管理非常严格,辅导员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查寝,“最主要就是查人数”。

  而到了大二大三,随着学生自理能力和自律能力的逐渐提升,学校来查的频率慢慢就少了,大家心理上都有所放松,经常呼朋唤友地夜晚外出进行聚会和娱乐活动。“跟逃课时担心老师点名的心情一样,每次出去玩儿之前,都会找和老师熟悉的同学先去探探口风,看看老师有没有查寝的意思,也是心存侥幸,还好这两年都没有被查到过。”董玲告诉记者。

  辅导员刘老师说:“即使学校有规定,但毕竟在大学,如果学生一心想要外出,管理上还是有缺陷的。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加大突击检查的频率,尽量给同学以威慑作用,减少违规违纪情况的出现。”

  大连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辅导员秦老师坦言,外院的确存在着学生校外住宿的情况,平常学生不归寝的情况时有发生,但那只是个别现象,在查寝时不常出现。校外长期住宿的同学大多遵守规定,经学生处批准方外出居住。

  从心理上,秦老师能够理解这些学生。他说,现在的管理制度,通常是按性别、系和年级,统一编进各个房间。有的还统一关灯,以示严格管理。于是,不少房间成了小联合国,矛盾多多,人人都认为自己受到不应有的干扰,出路之一就是另找栖身之地。

  他说,“制度是捆绑不住人的,家长和学校的担心也拦不住青年们长了翅膀的心,但我希望他们能够对自己负责,从长远的角度来考虑是否外出,别错乱挥霍了青春。”

  据悉,许多高校对夜不归宿的学生最重的处罚也只是“通报批评”,所以很难阻止大学生对日租房的热情。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大连高校都像辽宁师范大学一样严格管理,许多学校的学生宿舍甚至都没有按时锁门和熄灯。这也难怪像牛皮癣一般的日租房广告,虽然经常被校方安排的人员清理,但很快又能重新爬满校园。(实习生 戴卓 本报记者 宋广辉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周玲玲 }

阅读排行

更多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