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视点> 正文

“无人监考”能否考出学生诚信?

www.jyb.cn 2014年05月27日  来源:新华网

  福建师范大学大二学生贾倩妮在展示“免监考班级”诚信考试承诺书(4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新华网北京5月27日电(记者 许雪毅 詹婷婷 袁帅)不设监考员,老师只负责试卷分发和回收,考场内依靠学生自律……近年来,全国多地出现“无人监考”考场。在许多考场动用各种高科技手段与作弊学生“斗智斗勇”的背景下,“无人监考”能否考出学生诚信?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无人监考”能走多远? 

  宁要诚信的60分,也不要不诚信的90分 

  今年1月,安徽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创新实验班大三学生常雨薇与其余25位同学在没有监考老师的状态下完成考试。 

  “这是学校首次试行‘无人监考’考试,所以只批准了常雨薇所在的创新实验班。”安徽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党委书记丁金锁说。 

  事实上,“无人监考”并非新鲜事。湖北、福建、甘肃等地高校和宁夏、安徽、青海等地中小学早在几年前已经“试水”。 

  福建师范大学学工处陈今园老师介绍,学校从2007年推出“免监考”,申请班级从第一年的9个增加到第二年的27个,此后基本固定在每年三四十个规模,约占可申请班级总数的10%。“数量逐步增加,说明同学们对‘免监考’的认识不断提高,渐渐认可。” 

  目前大多数“无人监考”采取整班申请模式,但也有例外。“每年400多名新生都可报名,但每班仅有3至5个名额,多为班干部或入党积极分子。”天津理工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学工办主任范昱煜说,学院从2010年起,在大一新生期中考试时设立无人监考的“诚信考场”,每次可容纳不到40名考生,考试性质偏重“入门摸底”。 

  采访时,许多参加“诚信考场”的同学都表示,“宁要诚信的60分,也不要不诚信的90分”。 

  一直以来,有质疑声音认为,“诚信应考”是任何考试的本质要求,不论无人监考,还是有人监考都不能作弊。同时,从技术上讲,由于任何监考措施都不可能绝对监督考生的一举一动,所以“有人监考”其实也是某种程度的“无人监考”。刻意强调“无人监考”可能造成“监督机制缺失”印象。 

  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无人监考”并未诱发更多不诚信问题。天津理工大学2010级学生李建林说,确实有人抱着无人监考易于作弊的目的报名参加,但考试过程中这名同学放弃了作弊行为。一是他做了较好的考前准备;二是他被整体的自律气氛所感染。 

  但仍有很多人对“无人监考”抱着怀疑态度。在安徽一家国企工作的刘宇说:“学校这样‘无人监考’,如何知道有没有人作弊?如果此间有人巡视或有摄像头监视,那又怎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无人’?‘无人监考’只是噱头,根本不可能大规模推广。” 

  “连坐”引发公平争议

  记者采访发现,很多“无人监考”班级采取“连坐”制度,引起一些争议。 

  常雨薇告诉记者,“一开始有同学不愿签承诺书,因为如果一人作弊,全班考试成绩将作废,认为这不公平。” 

  而同为安徽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创新实验班学生的王明强表示,“无人监考”并非一场“考验”,而是最起码的诚信和对自己行为的负责。“我认为‘一人作弊全班成绩作废’并不影响公平,而是从另一层面要求我们自律,不因个人影响集体,同时全班同学相互信任、相互承诺,也团结了班集体。大家拧成一股绳,准备得更充分,考出来的成绩也更好。” 

  “我们从2007年开始就规定‘一人作弊,全班补考’,但运行几年都没人‘犯规’,直到去年底出现了2起作弊现象,‘连坐’制度引起较大‘震荡波’。”陈今园说,福建师范大学为此在今年1月对“免监考班级”管理办法进行完善,取消了“一人作弊,全班补考”条款。 

  “免监考时,教室外有巡视老师,有些教室也有摄像头,但我接触的很多同学说,既然申请了免监考班级,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也为整个班集体负责。”陈今园说,奖励或惩罚都不是目的,最重要的是诚信教育能够深入人心。 

  “免监考班级有评优照顾,还能一次性奖励班费1000元,这是我们一开始申请免监考的‘诱因’,但在讨论和实施免监考过程中,我们渐渐觉得它培养了我们的诚信意识,也增进了大家的互信。”福建师范大学大二学生贾倩妮说,现在学校取消了“连坐”条款,申请“免监考”的班级更多了。 

  “无人监考”意在培养诚信意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无人监考本身是一种鼓励学生培养诚信意识的手段,试图通过给予学生充分信任来约束学生,早年就有实践,但推广很难,主要是当前的国内教育环境,学生的诚信意识尚未得到培养,不能通过自身约束独立完成考试。另外,我国目前教育评价机制多是“唯分数论”,一些学生作弊也是迫于无奈。 

  “无人监考不能防止学生作弊。”北大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目前社会充斥着功利心,特别浮躁。学生在这样的社会中接受教育有其缺陷,最大缺陷就在现行高校评价机制,班级分数排名关乎出国留学、奖学金等等很现实的个人利益。” 

  针对无人监考“形式意义大于内容意义”“作秀”等批评声,天津理工大学学工部部长张继东认为,诚信价值观问题是对学生思想教育工作中的着力点。“面对社会上大量出现的不诚信行为,学校就是要把诚信行为‘秀出来’,抵消学生在校外受到的消极影响。” 

  “不能指望‘无人监考’能改变学生考风,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们希望通过示范作用,在学生中形成自我约束、自我信任的机制。”丁金锁表示,同时,学校不仅该抓考风,也要抓教风和学风,几个方面环环相扣。 

  “在免监考过程中,诚信理念贯穿整个过程,并不只是考场的2个小时。”陈今园说,全班同学集体讨论是否实行免监考,是一种诚信教育;免监考过程中同学们把他律转化为自律,是一种诚信实践;其后学校对免监考进行表彰,是对诚信理念的肯定和强化。(参与采写记者 张建新)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刘继源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