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视点> 正文

创意写作真能“教”出作家?

www.jyb.cn 2016年11月2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一些高校招收创意写作硕士,试图改变“中文系不培养作家”观念——

  创意写作真能“教”出作家?  

  “中文系不是培养作家而是培养学者的”,如今,这一“传统观点”正随着创意写作班的出现而改变。近年来,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纷纷招收创意写作硕士(MFA),还有不少高校正谋划开办。随着一批批毕业生走出校园,创意写作办学中的困境与挑战也随之凸显。

  创意写作对文学生态意味着什么?怎样处理文学的“能教”与“不能教”?如何化解MFA作为一种办学项目的身份尴尬?前不久,同济大学中文系邀请专家、作家等,围绕“大学如何培养作家”举行研讨。

  创意写作是“培养”作家的一条捷径?

  长期以来,一个地方的作家群体往往是自发生成的,在作家集聚的地方,年轻的写作者有更多机会受到熏陶,成为作家群里的新生力量。有专家认为,高校招收创意写作硕士,有可能加速作家的聚集与出现,正在重塑文学生态。

  在南京理工大学教授黄梵看来,一个自发探索的写作者,或许要10年才能写得有点模样,但经过在大学的集中训练,可能两三年就成熟了。

  随着网络的普及、自媒体的日趋发达,写作似乎变得很简单。但从另一方面看,因为写作的人口基数很大,众声喧哗,要写得好、脱颖而出,成为有影响力的作家,困难反而更大了,MFA似乎成为让作家“跳出来”的一条捷径。

  “我曾去美国交流一个月,在那边遇到20个有所成就的作家,除了一人外,都参加过创意写作课程。这个机制正在成为遴选未来作家的中心。”黄梵说。

  “希望每年都涌现出很有名的作家,那是把培养作家想得太简单了。”复旦大学教授王宏图对MFA并不乐观,将其比作“长满虱子的袍子”,只是看上去很美而已。在他看来,复旦大学从2010年开始招收MFA,已经走出几批毕业生,有写作成就的人并不多。不少MFA学生并没有写作激情,只是觉得这个专业好考,并把其当作跳板,拿到学位后找一个好工作。

  “作家写出好东西,可能是一些看不见的机制在起作用,专门教不一定有用。”复旦大学教授郜元宝坦言,自己对MFA的作用也不太看好,“创意写作教学要避免把教育上僵化的东西传给学生、束缚他们。MFA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一定有,可能只是在特殊的历史阶段来那么一下子。”

  文学“能教”还是“不能教”

  在传统的“中文系不是培养作家的”观点中,蕴含着一个“文学不能教”的命题。MFA的设立无疑打破了“中文系不是培养作家的”观点,但怎样处理文学的“能教”与“不能教”问题,仍是写作班举办者和教师无法消除的困惑。

  身为《西湖》杂志主编,吴玄可谓阅稿无数,也对写作深有体会。他认为,写作是一种语言冲动,很大程度上是不能教的。单纯去教技巧,作用不大;当写作者涌起内在的冲动并变成文字时,技巧也就水涨船高了。

  “刘国梁的那个发球,能不能教?”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倪文尖说,以往人们说写作不能教,某种程度上是把写作神圣化、神秘化,是一种垄断和权力。他分析,乒乓球运动员训练的要诀在于分解动作,一天发无数个球,而创意写作教学要得法,适当留“空”,技巧技法可以教,冲动、气质不可教,要尊重这样的规律。

  同济大学教授万燕认为,MFA能够训练写作的技艺,作家完成创作需要心灵的力量、野性的思维,这是很难教的。在文学的世界里走得越远,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对心灵的挑战越大。她建议学员们,不论写小说还是散文,都读读诗,从诗中开启悟性。

  古今中外,文学流派众多,创意写作应从什么教起?对此,复旦大学教授谈瀛洲认为,先锋、后现代不能教,因为后现代剧作家反对被归类为后现代,他们认为后现代是不能定义的;而现实主义是写作的常态,学生首先需要知道常态是什么,然后去打破它,以后向各个方向去发展。

  “现实主义并非现实生活的拷贝,而是一系列情节、因果的链条,由若干技巧集合起来。这些技巧可以通过学习训练逐渐掌握。”谈瀛洲说。

  艺术硕士还是文学硕士?

  MFA在学位归类上属于艺术硕士(创意写作方向),而“教写作”在通常理解下归于中文系,所以MFA自筹划开办之时就存在一种身份尴尬。作为新事物的MFA如何与传统的中文学科融合共处?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丁晓萍介绍,学院希望设立创意写作班,可是现有的体制导致理想的实现困难重重。“中文系当然想把这个班拿下来,可是这里涉及招生名额问题,在当前的格局下,这实际上很难。”

  与会专家认为,创意写作由中文系培养,是题中应有之义,因为中文学科集聚了文学史、文学评论等方面的专业资源,不少人本身就是作家,还与社会上的著名作家有着紧密联系;如果由艺术学科培养,在师资上难免捉襟见肘。

  同济大学中文系主任张生介绍,同济申办MFA时也面临这一问题。当时的操作办法是,由人文学院和艺术与传媒学院联手申请,获得批准后,共同分享招生名额。如今仍然保持这种状态,即一部分学生由人文学院培养,一部分由艺术与传媒学院培养。张生建议,在当前MFA属于艺术学位而非文学学位的格局下,由中文学科与艺术学科联手合办,不失为推进创意写作办学的一种办法。(本报记者 董少校)

  《中国教育报》2016年11月28日第1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杨文怿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